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冬铁】恐雪症(二)

Steve和Bucky沉默着听完Wanda的叙述,关于Tony恐惧的变化,以及他的恐雪症到底有多么严重。
Steve从来都不知道,因为Tony也没有跟他们提起过。
所以他终于知道那个时候,Tony到底看到了什么,以及他为什么要制造出奥创。
Tony那时用玩笑掩过了虫洞里他看到的东西,后来又用自负的言论隐藏了他真正的忧虑。
可是更让他自责的,是Tony恐惧的变化以及因此而诱发的恐雪症。
他的星盾举起来的时候,Tony挡住的是自己的头和脖子。
他一定是以为自己要杀了他吧?
要多么绝望,多么大的精神刺激,才会患上这种病症。

Bucky看到身边的Steve因为Wanda的话脸色变得愈发阴沉自责。
他不清楚Wanda所说的第一个恐惧,但是他可以看出来,Tony有多么珍惜这些人。
而现在,Tony最大的恐惧他再清楚不过,因为他就是始作俑者。
Steve告诉他,他不是。
但是他清楚,那种压得他喘不过气的负罪感。
他甚至午夜梦回的时候,都能听到他的拳头挥在自己老友脸上时的撞击声,还有捏断Tony母亲脖子时骨头碎裂的脆响。
是他让Steve把他一个人抛在西伯利亚冰冷的雪原上。
是他把他推进了那一场终年不散的风雪里。

他回想自己断断续续的七十年。
除了杀戮,什么都没有。
Bucky痛苦得不能自已。
为什么Tony Stark会拥抱他呢?为什么他会笑着调侃,还要帮自己装上机械臂呢?
为什么我狠狠地伤害了你,你还要不计前嫌地提供无私的帮助呢?

Steve拍了拍Bucky的肩膀,让他稍稍从无尽的自责里拔出来一点。
看着他晦暗不明的灰蓝色眼眸,Steve叹了口气,“Bucky,虽然这话我没资格说,但是Tony应该已经原谅你了。”他目光真挚的看着自己的好友,“Tony是个真性情的人,他不会拥抱自己的仇敌,也不会向他讨厌的人提供帮助。”Steve苦笑了一下,“也正是因为我以前没有坚信这一点,才会造成今天这个样子不是吗?”
“Captain,我想现在他最需要的不是道歉,而是信任与支持。”Wanda开口说道,“这也是为什么我来跟你们谈,因为你们参与了整个那件事。”Wanda声音甚至开始有些哽咽,“帮帮他吧Captain,我用魔法试着感受了一点点他的那种恐惧,我没办法承受,那实在是……太痛苦了。”
“对不起……”Bucky轻轻地摇着头,“对不起……”
 
 
晚饭的时候Tony开心地吃着草莓甜甜圈,“看在这个甜甜圈的份儿上,我得送你一打箭头Clint,天知道自从我冬天不能出门了之后多久没吃过它了。”
“哟~铁罐,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贿赂你的好方法?”Clint啃着小甜饼含糊地说着。
“没错肥鸟,两袋甜甜圈换一罐小甜饼怎么样?”Tony挑眉问对方。
“这不公平!不应该一换一吗?”Clint大喊着。
“嘿,多出来的一袋是贿赂,而且公平交易有损我奸商的美好形象。”Tony舔着手指上粘的糖霜,“那可是Stark家的特制小甜饼,你不亏好吧?”
“善良的我看在你不能出门的份儿上,贿赂就贿赂吧,不过别忘了我的箭头。我漫长的办理退休期应该还用得着它们。”Clint把空了的小甜饼罐子放在桌子上,打了个饱嗝。
“啧啧,这思想觉悟,肥鸟,我对你刮目相看。”Tony说着起身离席,“Daddy要去开发机械臂了,Barnes,吃饱了到我实验室来一趟,不认识路的话抬头问Friday。”向Bucky招呼了一声,Tony迈步去往他的实验室。

Bucky看了Steve一眼,对方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于是Bucky放下餐具,离开餐桌快步追向Tony。
“嗨,你真的吃饱了?这就迫不及待了?要我说你们老冰棍怎么都没个耐心。刚见面的时候Cap还试图跟我打一架……”Tony喋喋不休地跟Bucky说着话。

推开实验室的门,Tony停止了他的单方面对话,“欢迎来到天才的实验室。”
把Bucky安排在他提前准备好的治疗椅上,Tony开始忙碌。
“Friday,扫描一下连接处神经。”看着扫描图像,Tony皱着眉头,“你没有疼痛感吗士兵?有的神经接口都错位了。”看着Bucky不说话,Tony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等等,是我弄的吗?真是抱歉,我那时候失控了。”Tony有些局促。
“你没有理由跟我道歉,我应得的,如果这样能让你好受一些我反而觉得更好。”Bucky摇摇头,“你不需要对我这么好的,我不值得你……”
“停止你的这种想法士兵。”Tony挥了挥手,“说实在的,我有想过报复你知道吗?我知道你们在瓦坎达,虽然国王陛下很有实力,但Tony Stark也不是吃素的。”Tony双手撑在治疗椅扶手上,居高临下的看着Bucky,“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报复吗?我恨不起来。我们两败俱伤,我轰掉了你的左臂,我们扯平了知道吗?拜托,我老爹临死前都那样了他都没有怪你,我还能怎么样?你也是受害者知道吗?”Tony稍稍倾身向前直视着那对灰蓝色的眸子,“我懂你的感受,被人当枪使。我之前做军火商还是为了钱,可是你都不能控制自己。所以你完全值得这世界对你更好,Barnes中士。”

Bucky望着对方焦糖色的眼眸,瞪大了双眼。
Tony Stark说他理解他?
说他值得世界对他更好?
从尸山血河爬出来的他,带着累累血债无法偿还的他?
那你呢?你也值得这个世界的温柔以待啊。
他看过Tony在媒体前的样子,被人指责质问依旧八面玲珑,每次都用自己的百般话题去转移公众对其他超级英雄的质疑。
他救了那么多人,甚至拯救了这个世界。
这个人到底怎么做到的?让别人那么轻易地忽略抹杀他的付出和成就,独独看到他自负的外壳和犯过的错误。
“你也是。你拯救过那么多人,还有这个世界,我想你比我更值得。”Bucky目光温和下来。

Tony一愣,轻笑了一下,“我可以认为我们达成了某种共识吗?”
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离对方太近,Tony轻咳了两声起身,“扫描基本完成了,我会做一个简单的义肢供你日常使用,你可以选择在这里等,也可以先出去跟其他人聊会儿天。”
“今天就可以做好吗?”
“相信我伙计,不出两个小时。”Tony挑挑眉。
“对不起,我忘了你是天才科学家。”Bucky轻轻微笑。
Tony有些傻眼了。
那个……老冰棍对我笑了?还夸了我一句?
OMG,我有预感,这个老冰棍将会比那个老冰棍有意思。
“你真是懂行甜心。”Tony给了对方一个灿烂的笑容作为回应,回身开始了义肢制作。

Bucky坐在一旁看着Tony忙前忙后,跟AI对话,拍拍叫Dummy的机器人的脑袋,并且征询了他的意见之后打开了吵得不行的音乐。
他觉得这一切很新鲜,而Tony看起来很快乐,纯粹的快乐。
这样认真专注的Tony Stark不知道几个人有幸得见。
他这样想着,帮Tony递过去一个扳手,得到了一句愉悦的感谢。

“果然不出两个小时。”Tony帮Bucky拆卸着肩膀上残存的机械臂,因为Tony动作轻柔,Bucky只能感觉到微小的痛感,这对他而言已经不算什么。
新的机械臂和原来那个很像,“这个怎么说,不是用来战斗的,日常使用为主。当然,它也可以参加战斗。造型我觉得以前那个不错没有再改,反正九头蛇不会来跟我要版权费。”Tony进行着最后的安装调试,“试试看怎么样?”
Bucky活动了一下,协调性出奇的好,而且更加轻巧,“它很好用,比以前那个感觉更好,谢谢。”
“不客气,这些天你先用这个,新的机械臂最晚两周就好。”Tony清洗着手上的机油,“关于你的洗脑问题,我已经联系了我要好的专家们,一周之内应该可以有个治疗方案拿出来,估计用不了一个月就可以彻底解决你的问题。”
“你可以不用这么急。”Bucky同Tony一同走出实验室。
“Cap没有告诉你我是工作狂和认真负责的天才科学家吗?”Tony关上实验室的门。

大家都已经去睡了,与Bucky互道晚安,Tony回到自己的卧室。
自从患上恐雪症出不了门,Pepper坚持他不可以费太多神不让他过多管公司的事,所以他每天有大把时间泡在实验室,最近睡得比以前早得多。
躺在卧室的大床上,Tony第一次感觉自己没有被独处时黑暗里的孤独压得喘不过气。

这一天可真够呛,不过好歹他没有发呆,也没有盯着电视节目放空,或者待在实验室却依旧觉得空虚。
想来,还没有人喜欢待在他实验室,毕竟除了博士没人看得懂他在干嘛,同时那群人都不懂得欣赏他热爱的硬摇滚,Cap那个老冰棍不止一次嫌它们太吵了。
他想起那对灰蓝色的眼眸,在他做机械臂的时候,对方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他不懂那眼神究竟是什么含义,但肯定是友善的。
我想,一切都开始变好了对吗?
他缓缓地闭上眼睛。

——TBC——

(一) (三) (四) (五) (六) (七)

评论(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