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冬铁】最强的堡垒都是从内部攻克的(一)

美队3产物。
被美队3炸成了冬铁党。
开始因为我铁而哭的不行,最后看着各种人撕逼,还是心软的心疼了所有人。
中短,HE
——————————
[铁人篇]

被美国队长留在九头蛇旧基地只剩孤身一人的时候,钢铁侠没有说话。
他就默默地看着,对方搀扶着自己的好朋友,好兄弟Bucky走远。
身前只剩下那个被队长扔下的盾,他父亲给那人做的。
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傻,低三下四地认完错,乐颠颠地跑过来帮忙,落了个如此下场。

他一直以为,美国队长拿他当真朋友对待,至少他自己是这么做的。
他一直都没有什么朋友,组建联盟之前,他只有Rhodey,Pepper和Jarvis,而组建联盟之后,他觉得自己有了更多和他志同道合的人。
他的孤独感在那一刻得到了拯救,就像久旱不雨的沙漠突然变成了海洋,而他,是沙漠里一尾就要干渴而死的鱼。

他很高兴自己能及时明白过来,然后赶过来帮助自己的挚友。
他甚至盘算好了回去如何巧舌如簧地打那堆老头子的脸,然后把关在监狱里的队友救出来。
直到,他看到了他的母亲如何被杀,而那之前,先被杀死的,是祈求着凶手不要杀死他母亲的,他的父亲。
凶手的拳头招呼在他父亲的脸上,他母亲的脖子被对方单手捏断。
他颤抖着问队长是不是知道,然后对方撒了谎。
美国队长是不善于说谎的,那双蓝眼睛不敢与他完全对视,那张正直的脸表情淡然,完全没有刚刚得知真相的人该有的震惊,所以他的谎言轻易就被他识破了。
他再一次的追问,当队长说出来那个表示肯定的单词时,他永远理智的科学家的大脑全线崩溃。
原来我一直是蒙在鼓里的那一个。

背叛,真相,仇恨,去他妈的理智,去他妈的道义!!
他知道冬兵不是自愿的,那时,他只不过是被九头蛇洗脑了的杀戮机器。
但他已经不在乎了。
他的怒火需要出口,冬兵就是出口。
他一炮打向冬兵,不揍他一顿他真的觉得说不过去。
可是身边的队长不由分说地加入了进来。
他终于完全失控了。
他终于起了杀心,他要手刃仇人,即使他其实是被控制的,并不算真正的仇人。

他是我的朋友,美国队长这么说着。
我曾经也是,他这么回答。
我真的是吗?还是单方面的自作多情?
他渴望和每个联盟成员成为朋友,他的朋友真的太少了,如果不这样做他的孤独没办法解救。
直到现在,他发现他错了。
孤独,是他心灵的钢铁战衣。
孤独是他的堡垒,没有了孤独,他就没有任何防御了。

美国队长卸下他装甲面罩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完了。
你看,你想报仇,对方却更胜一筹,被反杀了吧?
该死的超级士兵血清!
看到美国队长举起盾牌,他下意识护住头颈。
拜托,我好歹不想死得那么难看。
盾牌插入了他的反应堆。
哦,还好,起码死不了了。
 
 
现在,他坐在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冻土上,西伯利亚的寒风好似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他,他坐在那里望着那两个人离开的方向,任装甲快速地被周围气温同化。
Friday自动联系了Pepper安排人来救他。
多此一举啊Friday,让他这么冻死在这里算了。
不过想想,Friday做得还是对的。
他是Tony Stark,应该体面的死在自家的豪华大厦里,在安享人生之后,而不是像蠢蛋老爸一样,死在故友手里不说,还搭上了他最爱的母亲的生命。
他得比背叛他的人过得精彩不是?
他还得照顾好那些真正爱他的人们不是?
他不能把公司就这么丢给Pepper,他不能不管已经站不起来的Rhodey,如果他走了,还是老贾那样的AI心智的Vision怎么办?
他在一片死寂中静静等待。

Pepper见到他时,上来就是一巴掌。
他脸上火辣辣的疼,可还是调笑着说,“嘿,亲爱的,不要用这么大力气啊,我脸上刚结的痂都要重新裂开了。”
Pepper没说话,一把抱住他轻轻哭泣。
他摸着怀里女人的头发,安抚地拍拍她的背,痞痞地说“哦天,我还真是个成功的前男友。现在都被投怀送抱。”
Pepper轻轻捶了下他的胸膛,她想笑,可是看到那张伤痕累累的脸却怎么都笑不出来。
最终,她只能摇摇头,搀扶着Tony登上救援飞机。

回到大厦,空旷让他感到心里也跟着空荡荡的。
Vision还是以前的样子,只是最近开始更加频繁的研究菜谱。
“研究数据显示,美食可以提升人体多巴胺的水平。”他一边拿捏着调料的“少许”,一边向Tony解释着。
他甚至在有些时候,会叫Tony“Sir”,“毕竟Mr.Stark您曾经向我抱怨之前注入我身体的AI都是这样称呼您。”Vision一脸正经,仿佛在谈论螺丝该怎么拧才能更紧实。

这些天以来,他陪着他的Rhodey进行着复健。
Rhodey很坚强,他劝自己不要太累,并且郑重地说他会一直都在,好像失去了双腿的是他Stark而不是Rhodey。
他甚至还和自己开着快递老爷子叫错名字的玩笑。

他空荡荡的心又开始被放进了些什么东西。
Tony Stark,看看吧,为了这些人,你不振作起来简直就是个混蛋,他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
他终于也承认,高傲自负的天才富豪Tony Stark的心灵不像他的肉体一样喜欢冷冰冰的钢铁战衣。
也许,温暖的毛衣或者羽绒服更好一些?

快递老爷子送来的是一封来自美国队长的信,和一部老式手机。
美国队长向他表示抱歉,并承认自己的自私。
还说他需要的时候,只要一个电话,所有人都会出现。
虽然信里有些话也比较混账,考虑到老冰棍不会说话,我那时候也失控了,我勉强原谅你了。
但是目前也就仅此而已了。
友谊?我还没想到再怎么开始。

Ross发来求救信号,但是他并不想接。
他知道,那个人去救他们了。
正好,省得自己再去跟政府官员们斡旋,费心费力,到时候被救出来的人,比如那只肥鸟,都没有个好脸色给他。
但是,他后来想想,觉得至少有一点,也许队长是对的。
他不可能,拯救所有人。
他们不出手,那些人一样会因为恐怖组织的阴谋和袭击死掉。
而不去阻止,也许死的就远不止这些人了,比如被叉骨差点抢走的那个生化武器。
而他们,只能是能救一个算一个。

火车开上铁轨,分叉的路口,一头有一个人绑在铁轨上,另一头有五个人,他是扳道工。
他要如何选择?让一个人死还是让五个人死?
原本就是个死局。
人类的力量就是这么渺小,无论他的队友是和他一样的普通人类,比如Clint和Nat,还是超人类,比如Vision和Wanda,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他不是不愧疚了,冬兵和他都曾经是一把刀,他是军火贩子,冬兵是杀戮机器,他们本意不想杀人,但是挡不住别人用这刀来杀人。
他只是,能够稍微对自己宽容一点点了。
而这一点点,就够他至少一个星期能睡一次安稳觉了。

美国队长要做回Steve Rogers,那他钢铁侠也要做回那个不可一世的Tony Stark。
政府的人就这件事来兴师问罪的时候,他不再如以前那般妥协,反正也没有人需要他用妥协来保护了。
“这很有意思”他对着媒体的话筒和无数闪光灯,“你们在需要我们的时候急迫而充满期待和崇拜,不需要我们的太平日子又想着怎么驾驭我们。”
“我们签署法案是为了让自己的决策更加完善,不签署法案是因为我们相信自己的力量,这两者其实说来也并不矛盾。”
“我只想告诉你们,这场内战对我们每个人而言都不值得,而起因居然是因为在媒体和政府的无能推动下,最终成功的,一个复仇之人的反间计。”
“这样如何?如果下次有类似的事件,只要有人在媒体上高喊不要出现,我们不会出现在现场的,如何?”

他不可一世的言论反而让事端有所平息。
因为没有人敢冒这个险。
纽约大战的一切历历在目,索科维亚的一切仿佛就在眼前。
那不是普通人可以对付得了的东西,外星科技和怪物,超级智慧的机器人,这些都不是普通人组成的特战队和军队能阻止得了的,而他们,又不能拿核弹当常规武器,来一次用一次。
最终,那些指控也只能不了了之。

出了长期任务的Natasha回来了,这是她自内战后跟Tony的第一次见面。
Tony没有告诉政府的那帮老头子是Natasha放走了队长。
什么事都告诉你们,当我是神盾局特工啊?

“我想我得先向你道个歉,说你是双面间谍什么的。”Tony拥抱了一下Nat。
拍了拍Tony的背,Natasha笑得风情万种,“Wow,Tony Stark向我道歉我是不是应该感到万分荣幸。不过你也没说错,双面间谍是我的工作之一。”
“别调侃我了吧,Nat。”Tony笑着说。
“不过,你受采访时说的混账话让我第一次觉得,Tony Stark的自负和自大还挺可爱。”
“你又一次赞同了我,多谢。”转身走向咖啡机,Tony端了两杯咖啡邀请Natasha坐下聊。

“嘿,关于你父母的事,我很抱歉。毕竟我也是知情人之一。”踌躇再三,Natasha还是开启了这个话题,“只是我当时认为,这件事交给Cap处理会更好,对不起。”
这是第一次,她在他面前流露出如此歉意的神色。
“没什么,现在已经什么都改变不了了不是吗?”Tony喝了一大口咖啡,“只是他应该相信我的不是吗?你知道吗Nat,毫无防备的看到那种画面,我当时脑袋都快炸了,然后Cap他居然知道但是不告诉我?我很不值得信任吗?”
“你值得信任,Tony,关于这件事我认为错在Cap。他提前告诉你,好歹你还会有个应对,这是他的不是。”Natasha握住对方的手安抚着。
“我也是人,我也会愤怒,我也会有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要知道,我的蠢蛋老爹不止一千次的提到他和Barnes,最后还死在了Barnes手里,虽然他是被洗脑的,我知道。我到最后,都已经不生Barnes的气了,但是Cap呢?我说了他不配拥有那个盾牌,所以他就这么把盾扔给了我?”Tony眼圈有点泛红,“他到底当自己是什么人了?他知不知道自己还是美国队长,看啊Natasha,一个丢掉盾牌的美国队长,不守护也不担当,而我还要收拾他留下的烂摊子。哪怕一次,Nat,哪怕一次,他过来找我说清楚事实,都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他说,他从来都没有融入过我们,他一直都是一个人,复仇者联盟是我一个人的,他把它还给我。这是什么混账话?我和你们对他而言这么不重要吗?”Tony情绪有些激动。
这些话他早就想说,但是他不能对留下的其他人说,除了Nat。
这些天他实在是憋得难受。

“Tony,他也很后悔。”Natasha握着他的手。
“他说他不想把我一个人留在空荡荡的大厦里,可是你看看现在。”
“有的话他是无心的,他给我说了他写的信,个中不妥他回想起来也觉得很抱歉,他已经不敢面对你了。”
“你见过他?什么时候?”Tony有些震惊。
“这些天我也不是全然在做任务,秘密去了一趟瓦坎达。”
“他在那里?我就知道。”
“我这次来除了看你,其实,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Natasha调整了一下呼吸,“冬兵再次被冰冻起来了,他自愿的。”
“自愿的?为什么?好不容易逃出来见到好兄弟,还是从我这个恶人手里逃了出来的,不应该是好好叙叙旧的吗?”Tony语气有些嘲讽。
老天,原谅我的小心眼吧,我真的对他放不下成见,至少现在还不行。

Natasha没有在意Tony语气中的嘲讽,他还在气头上,这也是难免的,“他说九头蛇在他脑子里装的东西还在,他不想再次被控制,又一次的伤害别人。Cap说,他没有Barnes勇敢,毕竟,他没有承认错误的勇气。”
“Barnes说,虽然他被洗脑了,但,是他杀的人,他不可以就这么逃避过去。”

Tony沉默了。
他不了解这个人,毕竟之前只是从老爸那里才能听到,而他,并不想听老爸讲老人家的故事。
“如果我能治好他呢?”他问着,像是在问自己。
“如果我能治好他,他是不是就不用被冻起来了?”他又一次询问,只不过这次问的是Natasha。
“话是这么说,可是你真的想要帮助他吗?要知道没人会因为你不管杀父仇人而怪罪你的,虽然他是被迫的没错。”Natasha有些惊喜,但她不想Tony勉强自己。

队长是希望Tony可以帮忙的,毕竟,他是最棒的天才,几乎没有Tony Stark解决不了的事。
可是他觉得这样的他已经没有资格请求Tony了,他这样告诉Natasha,所以,他只能尊重Bucky的选择。
Natasha希望所有人都过得好,毕竟他们一直都是出生入死的同伴,不应该这样对对方,刀剑相向,唇齿相讥。
只是她没想到Tony会主动提出要帮助Barnes,看来即便是她,也低估了那个人自负的外表下那颗善良的心。

“我没有勉强自己,我是真心的。”
为什么这么做呢?他也不明白。
他只是觉得,这场战争大家都输了,我们都伤害了对方,可是这样也没能让自己好过。
他只是觉得,从他老爹那个时代到现在,也只有这么两个老冰棍了,再冻起来一个怪可惜的。
就当是,为了老爹临走前,那句因为任性没说出口的“I Love You Dad.”
是不是这样,你也会觉得儿子长大了呢?妈妈?

“过两天我有任务,还有机会见到Cap。如果你到时候的决定没有改变,在我走之前告诉我好吗?”Natasha笑得温柔。
“我会的,谢谢你听我说这么多Nat。”Tony放松了下来。
他这些天胸中的郁结终于舒畅了不少。
果然,他在某些方面应该试着改变,比如,多找人谈谈心?
也许是时候让那些人搬回来了,毕竟老在别人家吃喝常住也不太好。
还有,肥鸟,说我背后捅刀是吧?回来不要指望还有小甜饼吃了!
他仿佛听到有什么东西裂开的声音,他不知道是什么。
管他呢?他不在乎。

——TBC——
 

评论(14)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