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冬铁】Dust to Dust(15)

【注】本文是 @北澄 姑娘的点梗,灵魂伴侣AU。
 
 
第十五章  Party
  
  
营救Bucky的任务结束之后,肩膀受伤的Tony在医院待了两个星期,并被所有人勒令休养生息了一个多月。
虽然很不高兴被禁足,但是在这期间完成了解除Bucky洗脑的后续治疗让Tony倍感欣慰。而且虽然因为Natasha负伤,Bucky得去出任务,但他的大兵一有时间就在医院和大厦陪着他,这一点让他很是受用。
不过一码归一码,彻底憋坏了的Tony伤一好马上宣布要开Party。

饶是复仇者们,也有要休息的时候,更何况最近一年来发生的事也太多了,暂停一下喘口气儿也是不可或缺的。
更何况,事实一再证明,钢铁侠的Party只管去就可以了,最讨厌Party的人都不会失望。

“不担心?”Steve端着酒杯走到自己好兄弟身边,对方正边喝酒边专注地看着跟不少美丽的女士们谈笑风生的Tony,当然,还有Clint和Scott在旁边闹。
“得了Steve,我对Tony有信心。”Bucky轻啜一口杯中的威士忌,“我对自己的吸引力也很有信心。”
“恕我直言,你变了Bucky。”Steve笑了笑,手肘撞了一下自己的好兄弟,“变回以前不着调的样子了。”
“少调侃我了,关于失去时间和变化,我可有自己的个人经验,伙计。”Bucky抬手喝了一口酒,“说实在的,恢复记忆的第一时间看到你,得知并非一切都改变了,我很高兴。但最开始让我不安的是,你也是在变化的Steve,你一直都是,特别是跟他们在一起之后。”
“事实上因循守旧从来不是我的风格,虽然别人都觉得是。”Steve耸了耸肩,“而且没错,他们让我变得更好,更完整。”他目光温柔地看着不远处笑闹着的复仇者们,“那么你呢?现在感觉如何?”
“从未如此好过。”Bucky跟Steve碰了一杯,将杯中酒液饮尽。

“刚来那会儿,我想我得跟上你的步伐,跟从前一样。但缺席了七十年之后,我实在没什么办法跟上来。”Bucky望向不远处的Tony,目光温柔缱绻,“是Tony让我有了勇气和信心,他给了我方向,Steve。”
“我很高兴听到这些,鉴于你那时候总是跟我说灵魂伴侣对你而言是累赘。”Steve调侃地笑了笑。
“那是因为我还没遇见他。”Bucky笑着为自己争辩了一句,“你得知道,我这几十年的操蛋人生,在他说他也爱我的那一刻都变成了必须付出的赌资,那种为了赢得最好的奖品必须下的筹码。就像我拿全部筹码赌了盘大的,还万分幸运的赢了最大的奖。”
“没错,赌王先生。”Steve打趣了一句,礼貌地从路过的服务生那里拿了两杯酒。

“谢了伙计。”Bucky拿过Steve递给他的酒杯,“不管你是否认同,我得说,我从来都是武器一样的存在,Steve。在咆哮突击队和九头蛇,甚至现在在联盟里都是。当然,我不是说我跟武器一样没有感情,只是,指哪儿打哪儿,服从命令,是我习惯了的事,我不是狙击手,我是狙击手拿着的那把枪,无论在厮杀的战场上,还是在人生的战场上。”Steve拍了拍自己老友的肩膀,Bucky冲对方笑了笑以示无碍,“但是现在不一样的是,我也成为了使用武器的一员,我终于可以为自己扣动扳机。更重要的是,我找到了扣动扳机的理由。”Bucky目光温柔地追随着Tony的身影,“回家的感觉真的很好,Steve。”
“谁说不是呢兄弟。”Steve笑着将酒杯碰上去饮尽,四倍视力让他轻易捕捉到了音乐响起的时候Tony越过人群望向Bucky的视线,而他好兄弟的视线与对方的隔空相遇。
于是他笑着推了推自己的老友,“快去请他跳支舞吧Bucky。”
 
 
Party进行到了很晚,每个人都难得玩得如此尽兴。
当然,自从营救完Bucky之后,一个多月的变化足以让联盟所有人知道这对多磨多难的灵魂伴侣终于在一起了。
所以此时对于两人的亲密举动大家表示接受度优秀。

Tony双臂搂着Bucky的脖子,温热的气息轻轻扑打在对方脸上,“劳驾送我回房间,大兵。”
“看来Stark先生喝醉了Vision。”还没回房间的Wanda小声说。
刚想回答不是的Vision感觉到了旁边Natasha的视线,对方冲他眨了眨眼。
于是,他一反常态,一向平稳的声线仿佛带着些许柔和的东西,模棱两可的回了一句,“I don't wanna say.”

而Bucky,Bucky发誓,要是听错Tony那句话背后的意思,他在布鲁克林的那段光辉岁月纯粹就是狗屎一样的瞎混。
将“喝醉了”的Stark先生打横抱起走向卧室,他悄声在对方耳边笑言,“你可没醉,天才先生。”
“我确实没喝醉。”Tony露出一个迷人的笑,“我猜你也没醉。”
“这点我跟Steve一样,喝不醉。”
“一般Party上我都会大醉而归,但今天我清醒得很,Pepper不让我碰酒精饮料,Nat明显跟她是一条战线。”Tony露出一个无奈的小表情,“当然,因为负伤我也不能碰你,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已经跟对方说我爱你将近一个月了,却还停留在二垒。”
“我猜,这是对我们花花公子头衔的一大挑战。”Bucky语气中带着些玩味。
“嗯哼。”大天才给了一个肯定的回答。
“很高兴我终于可以纠正这个错误。”Bucky用当年在布鲁克林时最迷人的那种微笑回应了对方。
而Tony,很不愿意承认自己因为那个笑容有些脸红心跳。

“我看到你脸红了Tony。”打开门的一刻Bucky相当“不客气”的指出了这一点。
哦,四倍视力。Tony将搂着对方脖颈的手臂收紧了一点,埋首在对方颈间轻轻笑着,“噢,那是因为室温太高,你太辣,亲爱的。”
 
 
——TBC——
 
 

评论(8)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