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冬铁】Dust to Dust(11)

【注】本文是 @北澄 姑娘的点梗,灵魂伴侣AU。
 
 
第十一章  Grief
 
  
Tony经过这些时日的努力终于完成了医疗纳米机器人的研发。
这对Bucky而言意义重大。九头蛇的东西不光是造成了Bucky生理上的创伤,更是心理上的,那是他的心中的症结所在,解开了这个,他才能在真正意义上重新开始。
可喜悦是短暂的,因为Tony突然意识到,如果Bucky能因为这个重新开始,那么他呢?这之后他又能靠什么来重新开始?还是就这样继续困守原地?
那份喜悦就这样被无助取代,然后心烦意乱的他来到了这里,他父母的墓前。

当你的所爱被从身边夺走时,你就想知道真相。
Tony曾经以为车祸就是真相,甚至因此而直接进入了哀伤的第二阶段*——愤怒,他放浪形骸,用各种方式发泄自己的怒火,对失去和死亡的怒火。
直到进入哀伤的三四阶段,他妥协迷茫,他沮丧消沉,度过了人生中可以说最为黑暗的时光,比在阿富汗那次还要黑暗。
最后他只能进入最后一个阶段——接受,只有接受,用媒体的话说他浪子回头,肩负起集团的重任。
再后来他还成为了钢铁侠,做着当年Howard做的事,用科技和头脑守护这个世界。

可是,最终的真相把他以为的那些撕成了碎片,把他又拉回了哀伤的起点,那些独自痛哭独自彷徨的日子,他又硬生生地再经历了一遍,否认,愤怒,妥协,沮丧,他跟Steve和Bucky在西伯利亚大打出手,独自一人的深夜他呆坐在落地窗前看着万家灯火里没有属于他的一盏,他望着镜子里的灵魂印记无能为力。
然后他再次接受。

“我最后决定要拯救他,妈妈,我做了我能做的。”Tony望着墓碑上Maria温柔的笑颜,“可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办,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原谅他,我明明可以当作没他这个人,或者恨他,但他经历的那一切和我对他的感觉,这些都……”他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呼吸被凉薄的气温变成了团团白雾,“我没办法放着不管,却也没办法释怀,这对我来说太难了……”
他闭上眼睛,那时所听所看的一切又涌向了他,这让他开始微微颤抖。
“放过我的妻子,放过她……”
“Howard……”

“Tony!”他被一声呼唤从回忆里惊醒。
“Pepper……”看到来人他放松下来,“你怎么来了……”Tony揉了揉眉心,然后冲他的好姑娘露出一个苦涩的微笑。
 
 
事实上,在Steve向Pepper回复跟Bucky的谈话进展后没几天,Pepper就决定找Tony谈谈。
询问Friday之后,她在墓园找到了Tony。

“没想到你在这里,Tony。”Pepper俯身将手里的淡色花束放在墓碑前。
“我也想不到为什么自己会来这里。”Tony低头看着母亲的遗像。
“你找到灵魂伴侣了Tony。”Pepper起身跟Tony并肩注视着墓碑,“而你没有告诉我。”
“我不想让你为这个操心了。”
“你不知道这个消息让我有多高兴。”Pepper摇摇头,“你终于有了灵魂伴侣,我也可以放心一些了。”
Tony转过身来看着Pepper,兀自解释着“你知道我和他之间的事Pepper,西伯利亚的那些事,还有我父母的死。是,我是跟他关系变得好起来了,但我不能……”
“你爱他吗Tony?”Pepper直视着对方的眼睛,这问话让Tony瞬间语塞,他低下头沉默着,而Pepper耐心等待着他。

“我不知道Pepper,我不知道。你是知道我的,我对这个从来都不在行。”Tony叹了口气,神情落寞。

“哦,Tony……”Pepper因为那份落寞上前给了对方一个温柔的拥抱,Tony几乎从未在她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他总是把自己的这些情绪藏起来,“那时候我很生气,我气他们这样对你,我气他们伤害你。你知道的,这种事上我从来都是偏袒你,不问对错。”她笑着摇了摇头,“可是我也明白,在你心里,他们对你很重要,跟我和Rhodey同样重要,你不要否认,我看的出来。”

Pepper知道,以Tony的心性怕是早就原谅了Barnes,但他过不了的是自己心里的障碍,他总是在对与错之中纠结无助,而偏偏爱又是一种无法用对错衡量的感情。
她多希望他能幸福啊,特别是在她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之后,她甚至觉得就算不是灵魂伴侣,只要有个人能守护Tony一辈子,那她也能接受。
他是钢铁侠,总是拼尽全力去守护别人,一个仿佛无坚不摧的英雄。
可她知道Tony的内心有多么柔软,她希望有一个人能在Tony背后,做那个在他坠落的时候接住他的人,那个在他无助的时候守护他的人,那个在他痛苦的时候拥抱他的人。
“我知道那一切对你有多么不容易,但只是,别折磨自己好吗?”她目光怜惜地看着对方。
Tony望着对方的眼睛点了点头,并上前拥抱了他的好Pepper。

结束了那个拥抱后Tony听到一阵低低的哭泣声,他寻声看去,才注意到不远处有一场葬礼正在举行。
看着那一抔抔黄土将棺椁覆盖,他听见牧师吟诵着悼词,“尘归尘,土归土,让长眠者安宁,让在世者重获解脱。”
他突然想到,是啊,长眠者已归尘土,而活着的人才是最痛苦的。所以,当所爱被从身边夺去,无法获知真相让人痛苦,假象让人痛苦,因此人们就想知道真相,来求得解脱。
而真相有时又是那么残酷,它不光使人无比痛苦,那之后它还会使人无力,使人感到空洞无助。
可无论真相是什么,死亡终将把一切盖棺定论,于在世者而言,这大概便是死亡残酷的温柔吧。
那么,妈妈,老爹,你们获得安宁了吗?
我是不是有一天也可以,重获解脱……

Tony突然感到心脏一阵尖锐的刺痛,这让他差点站立不稳,Pepper连忙扶住了他。
然后他听到Friday转接的联盟通讯里,Clint甚至带上了哭腔的声音,“Tony,Bucky出事了……”
   
   
——TBC——
   
   
* 注解:美国心理学家伊丽莎白‧库伯勒-罗丝提出人“哀伤的五个阶段”——否认—愤怒—妥协—沮丧—接受
 

评论(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