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冬铁】Dust to Dust(5)

【注】本文是 @北澄 姑娘的点梗,灵魂伴侣AU。
 
 
第五章 Assemble
 
 
动用了些手段把所有人接回大厦之后,Tony每天露面的时间并不多。
不是他不想,事实上他对其他人接受度还是比较良好的,一来那个破法案确实有问题,二来其他人被Ross那老混蛋关进了海底监狱,同时跟西伯利亚的那件事又没什么关系。
另外,美国队长回来之后表现良好,具体体现在道歉态度诚恳,主动接手Vision的主厨位置(这一条相当加分),不再动不动就对他“Tony No”,没拿Barnes的事烦他,等等。
他没什么理由不出来跟大家见面,他不是什么喜欢耍小性子的人。

只是他还得为即将到来的战争做准备,要知道钢铁军团不是一天建成的。另外,大战在即,大家的装备也都该升级一下了。
哦,还有,为Barnes修好那个该死的机械手臂,尽管他现在对是不是要原谅对方毫无头绪,但大战在即,他才不想自己在外面大战外星人,抛头颅洒热血的时候,那家伙因为手臂的原因坐在大厦里清闲着。
没错,这跟他是不是我的灵魂伴侣一丁点关系都没有。

但是就在跟复仇者们不长的碰面时间里,他已然发现,从瓦坎达回来的其他人对他的态度都不再跟从前一样。不知道这些日子他们这是都经历了什么……莫非队长给他们上思想政治课了?还是他们知道了什么跟他有关的事?

Wanda看他的眼神不再是那种分分钟要把他用魔法弄上天的感觉,反倒是带着少女的好奇心和窥探……
所以那个该死的士兵也知道了那个破印记的事,并告诉了所有人!
很好,士兵,你成功引起了我借着修手臂的名义一掌心炮轰了你的欲望。

猎鹰以前都不跟他多说话的,但这次一回来就向他主动请缨去帮忙照顾Rhodey,考虑到自己最近确实忙不过来,为了保证Rhodey的复健效果,他还是拜托给了对方。
然后他絮絮叨叨给对方讲了一大堆注意事项,看着对方掏出个小本本记录的样子,Tony觉得军队的老兵们也还是有些优点的。

Scott不再嚷嚷Stark家都是坏人什么的,他挺感谢Tony在他被抓和逃亡期间去看他的女儿,还编故事骗小姑娘说他爸爸是去做复仇者的英雄任务去了,一定要保密。
但Tony表示,是因为看小姑娘可爱我才帮你的。还有别的都好说,拜托别用那种想道歉道谢又碍于面子不愿意说的扭曲表情看着我好吗?首先没什么好道歉的,道谢也不必了;再一个,也是最重要的,表情管理到位一点啊!太吓人了也!

而Clint,每次一等他出现,就拿眼巴巴且欲言又止的眼神看着他,最后他实在忍不了对方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给了肥啾一罐小甜饼让他离自己远一点。
然后Stark先生成功获得了一枚肥啾挂件,并且该挂件还大声喊着“我就知道铁罐你还是爱我的,哈哈哈~”
“对,我是爱你的,麻烦你下去,有家有室的Barton特工。”要不是腾不出手他一定会扶额叹息,就算是灵魂伴侣,我也真想不出Laura是怎么看上你小子的。
“草莓甜甜圈奖励你的爱~”Clint从不知道哪个放零食的异次元口袋拿出来一袋草莓甜甜圈塞给Tony,蹦哒着去吃小甜饼了。
我记得Pepper说我跟小屁孩一样来着?她真应该过来看看肥啾。
好吧,还是有某只肥鸟跟以前一样的,Tony啃着甜甜圈想。

虽然这群讨厌的家伙们把咖啡渣倒在水池里,每天让大厦吵吵闹闹,老是不注意控制战损,他一研发新技术就拿看高功能反社会科学家的眼神看他,balabala,我还可以一直数下去。
但都回来也没那么坏。
而且最近,虽然他们还不能在外界露面,但这些家伙貌似都在改正坏毛病,毕竟他有限的几次出来倒咖啡,水池都里干净得很。
 
 
然后,Barnes。
是了,Barnes,于他而言,这个人不属于任何一个行列,队友,朋友,家人,他都不是。
他只是突然出现的,他的仇敌,他的梦魇。
他的灵魂伴侣。

自从这个人来到大厦以后,Tony努力拿他当空气对待。而Barnes似乎察觉到了这一点,但这个大兵对他并不采取逃避的态度。
Barnes按部就班地过着自己的生活,即使他从实验室出来的时候与他正面相遇,Barnes也只是巧妙地利用自己的特种兵特长,不着痕迹地给他让路,不妨碍他做任何事。

但是Tony一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再次见到Barnes的以后格外平静,没有一丁点杀了他的念头。
不应该的,明明那时候恨不能揪着他的衣领揍到他下地狱。
Tony觉得大概是因为对方来到大厦之后什么废话都没说,没逃避没推脱没辩解,更没婆婆妈妈地道歉。
如果道歉有用,那时候他们打不起来。

虽然他一直避免跟对方有所交流,但该来的还是要来,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选在跟Ross、跟政府谈判的前一天见Barnes,给他装上机械臂,不早不晚。
自从得知对方是自己的灵魂伴侣,看到对方的历史资料之后,他总是弄不明白自己对这个人到底抱有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他只能肯定自己不是为了寻求和谐而妥协,他已经放弃了这个解决方式,事实一再证明一味妥协无法解决任何问题。

他就是莫名烦躁,一想到自己拿出一副咄咄逼人的气势通知对方跟他去实验室装机械臂的时候,那个人都写在脸上了的不可置信,他就想翻白眼。
天天顶着一张面瘫脸,我一说装机械臂就有表情了?
怎么怎么?我做好人好事这么吓人么?
他努力说服自己,他脑子一抽要帮对方修机械臂,一定只是因为不愿看到一个左臂残缺的二战老兵在他的客厅里晃来晃去,显得自己不爱护老弱病残。
他觉得这个解释相当行得通。

他因为那股烦躁故意粗暴地给对方安装机械臂,就像以前发泄愤怒的时候在实验室胡乱摆弄机器一样。
可是对方没有任何反应,真的就像一台机器,不会生气,没有感觉。
“啧,你都不会痛吗?”他小声嘟囔着。
“会。”片刻沉默后,他得到Bucky一个相当简短的回答。
这让他有些诧异,好吧,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有所交谈,他稍稍停下手里的工作,“那你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习惯了。”依旧是淡淡的简短回答。
Tony张了张嘴,但最后什么也没说。
他依旧一脸不爽地给对方安装着机械臂,但只有他们知道,Tony往后的动作变得多么小心翼翼。
而Bucky的手臂,再也不痛了。

——TBC——
 
 

评论(14)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