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冬铁】Science of War(12)

【设定】二战AU,ABO
【私设】ABO的性别歧视并非主流。另,因客观存在的生理优势,军队这种暴力部门人数以Alpha为多,Beta居中,Omega较少。
【备注】由于设定,人物年龄、关系和身份会有所不同。

【作者的话唠Part】
来自 @Lu。 姑娘的点梗。
欢迎收看母胎solo七夕激情码文~
因为时差,我这里还是七夕,于是抓紧更文~~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致冬铁。
   
——————————————
  
第十二章
 
 
Steve从那天开始,就有预感,自己会再见到Bucky。
“我想起来了,Steve。”
这是他的好兄弟阔别十年恢复记忆后,见到他说的第一句话。
他突然感觉眼眶有点热,走上前给了对方一个久违的拥抱,“回来就好。”

“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开口。”Steve在那个拥抱结束后说,“你去见过Tony了吗?”
“我还不能去见他。”Bucky摇摇头,“他们洗脑了我,Steve,这也是为什么我十年来都不记得过去的事,这个症状还没有完全解除,我不能就这么去见他。”
“天呐Bucky,你都经历了什么?”他的问话让Bucky露出了一丝苦笑,于是Steve没有继续感时伤怀,他想了一会儿对策,“洗脑的事情,我去问问Fury能不能帮忙。”他觉得这个相当可行,“那Tony那边……是要帮你瞒着,还是……”他明显犹豫了。

“那就……麻烦你告诉他吧Steve。”Bucky平静地注视着自己的老友。
“可是……你了解Tony,如果告诉他,他一定会不顾一切来看你。”Steve有些为难。
“那就跟他说清楚。”
“可是……”
“Steve,我不想让他遭受再多哪怕一天的痛苦,而我可以确定,知道我还活着对他有多大的意义。”他的眼神里有着Steve读不懂的东西,“告诉他,我会去找他的,按我们当年约定的那样,一定会。”
“……我明白了。”Steve沉默片刻回应道。

将Bucky送到Fury那里之后,Steve长舒了一口气。
对方有办法,这对Bucky来说是个相当好的消息,这意味着,这十年的创伤终于可以有个结束,而无论Bucky还是Tony,都可以再有个新的开始。
不过就现在,对他而言,最艰巨的任务是怎么跟Tony说,就直接跟对方说Bucky还活着,他不确定对方是会立时冲出去,还是觉得他疯了。
思前想后没个结果的Steve决心单刀直入。他找到了Pepper,对方先是震惊了好一会儿,反应过来之后立马表示她会尽全力安排。

在办公室等待Tony的时间是漫长的,Steve不禁开始自我安慰。
最坏不就是被Tony的新式武器打死吗,他都没在怕的。
等等,他是把Tony想得多暴力,他摇摇头。
应该说,最坏,是看到那个坚强到逞强的科学家崩溃吧?
他觉得自己不是能应对这个场面的人。

Bruce说过他看到的Tony这十年究竟是怎么过来的,然后他就彻彻底底明白了,他们的友谊从来都没能替代过Bucky的离去。
可是Bucky突然出现了,他不知道,这对Tony而言意味着什么,就像他不明白,拜托他告诉Tony时,Bucky眼中的神色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忽然觉得,自己能做的太少了。
回头算下来,这十年过去,他认识Tony的时间,好像都能和他跟Bucky相处过的时间等长了。
时间,命运,真是十足的捉弄人啊。
 
 
Tony在见到Steve的时候开口调侃,“稀客啊大兵,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里来了?”他拍了拍Steve结实的手臂,“跟Peggy吵架了?不是吧?”
Steve在紧张的心情之下咽了咽口水,努力挤出一个微笑,“当然不是,Peggy温柔得很呐。”
Tony察觉出了对方的坐立不安,“怎么了?”他坐在办公椅上,“遇到什么难事了?”
“是这样的Tony,我有个事要跟你说,不过你保证你别激动行吗?”Steve小心拿捏着措辞。
“什么事情能把你紧张成这样?”Tony觉得对方莫名其妙,“行,我保证,你说吧。”
“Bucky回来了。”Steve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Steve,你再说一遍?”Steve看到Tony刚刚灵动的表情变得虚无,让他无法判断对方的情绪。
“Bucky回来了。”他咬着牙又说了一遍。

Tony转身默默地走向落地窗,他们现在身处Stark大厦最顶层,Tony看向远方一动不动地伫立在那里,长久的寂静快把Steve逼疯了,他宁愿对方跟他预想得一样歇斯底里,可是Tony没有,他的沉默更让他无所适从。
“怎么可能呢?”终于又有了声音,他听到了Tony的喃喃自语,像在问他,又像在问自己。
“他……他被德国的纳粹余孽救了,但是又遭到了洗脑,失去了记忆,被当成了杀人工具。”Steve艰难地述说着Bucky的遭遇,“我和Nat出任务的时候遇到了他……”他犹豫了一下,“我们提到了你。”

“他想起来了,Tony。”
Steve听到了一声哽咽,他停了下来。
“那他为什么不回家呢?”他听到了科学家隐约的哭腔。
“不是的,他的洗脑还没有完全解除,所以我送他去了Fury那里,他会回来的Tony,他让我告诉你,他记得你们的约定,他一定,一定会回来找你。”Steve急切地说。

“谢谢你,Steve。”Steve发誓他听到了眼泪落地的声音,可是Tony还是没有回头看他,“我还有些公事处理,就不送你了。”
“没关系。”Steve慌忙起身,“别介意,我也是从军队里溜出来的,我先走了。”
他在阖上门扉的那一刻,看到了滑坐在地的Tony,而后他听到了那个坚强的人撕心裂肺的哭声。
Steve逃也似地离开了。
他头一次,痛恨什么。
他痛恨命运和时光。
 
 
 
Bucky结束治疗离开神盾局的那天,阳光很耀眼。
Fury在他走之前邀请他加入神盾局,他给的答复是,等他做完该做的事。
他眯了眯眼睛,看到Steve倚着一辆摩托车在门口等他,便大步走了过去。
“你的军装。”Steve把衣服递给Bucky,“上来,我送你一程。”
“谢谢伙计。”他笑得开心,望向远处那座最高的建筑,“Steve,我要回家了。”
Steve望着自己好兄弟这么多年之后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脸愣了愣神,而后他的表情和语气也变得温柔起来,“是啊,恭喜你。”他轻声说道。
 
 
Tony觉得这一日没有什么不同,Pepper又说有重要的文件要给他,于是他便一边看新的设计图,一边等着对方。
他听到了敲门声,疑惑着为何Pepper见他还要敲门,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开口道,“进来……”
他没来得及喊出Pepper的名字,因为来人不是Pepper。
而是,他阔别十年的爱人。

Bucky穿着军装,就像他走的时候穿的那件一样。
就像什么都没有变。
就像他们中间,不过隔了一个十年那么长的噩梦。

Bucky望着Tony一步步走向他,而他亦然,空气中带着冰雪气息的烈酒味与苦咖啡和巧克力的香气对撞融合在一起,芬芳,甜蜜,苦涩,辛辣,像极了逝去的旧时光。
他们都没有说话,Tony在等着Bucky,等他开启下一个十年。
而Bucky,他明白Tony的意思,他在等他亲手推开回家的大门。

我还有资格这么做吗?
我的双手还能拥抱你吗?
他想他应该说对不起,应该为自己缺席的十年道歉,为抛下Tony的十年道歉。
可是,对方的眼神与表情不是这么说的,那双眼平静得像无风的平湖一般,让他心颤。
“我爱你。”他选择了他最想说的。
平湖终于起了波澜,“我们结婚吧,Barnes。”
“这正是……我最想要的。”Bucky吻住了爱人的唇瓣,又吻去了那默默流淌的泪水。

Tony觉得,自己内心缺失的那一块,终于回归了原位,他不再是一个带着空洞的人。
战争的洪流究竟带走了多少本应美好的东西?
我们失去了什么呢Bucky,太多太多了,快乐相伴的时光,互诉衷肠的夜晚,耳鬓厮磨的约会。
可是我们没失去爱,从来都没有。

如此感激,我没有失去你。
如此幸运,我没有忘记你。
 
 
——TBC——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