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亚梅】国王与巫师(校园AU)

【注】沙雕的校园AU,七夕贺文,短篇一发完(鉴于时差,我这里还是七夕~~~)
来自 @\(//∇//)\ 姑娘的五百粉点梗
鉴于最近沉迷足球加布总本人喜欢足球,加了不少足球元素。
亚瑟校足球队队长,梅林校报主编兼文学社社长
以上。

————————————

“话说,我们为什么每次都要像特务组织接头一样?”高汶在亚瑟开口前抱怨道。
“行了行了,你办事不利我说什么了吗?没有。”亚瑟白了他一眼。

卡梅洛特大学校足球队队长,有着亚瑟王称号的球队三戟叉核心——亚瑟 · 潘德拉贡先生最近状况异常,常常神游八级,莫名脸红,或与死党窃窃私语,神色难测,究其原因,我们可以简单概括为——恋爱。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球队队副兼球队三戟叉之一高汶先生表示,他被拉去帮忙完全是威逼利诱之下的无奈之举,他摸着自己的良心发誓,他绝对不想把自己的另一个好竹马梅林推入火坑,也不想看到自家猪拱了自家水灵灵大白菜的惨剧。
而毫不在乎透露姓名的钢铁后卫帕西瓦尔先生表示,高汶的良心早就被梅林家的基哈拉吃得渣都不剩了。
主动透露姓名的中场骑士伊兰先生表示,啥啥啥??队长要追梅林?可是我姐说他俩早就在一起了啊??
赶来救女友加女友老弟的球队三戟叉之二兰斯洛特先生捂住伊兰先生的嘴表示,不,队长,格温没说过这话,并附上官方微笑一枚。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中场魔术师莫德雷德先生一边吃瓜一边表示,队长,都8102年了你还没搞定我们社长,到底行不行啊?再晚点我们天使一样的社长就要被门口那些追求者抢走了好不好?
正在跟心上人伊索尔德发短信的中场铁腰特里斯坦先生表示,关老子屁事,别打扰我给我家甜心发短信。
一脸状况外的球队门神莱昂先生表示,什么玩意儿,亚瑟你在追梅林?门将就没人权了吗?为什么我又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对于自己的一票猪队友,黄金前锋亚瑟先生内心是拒绝的。但是,鉴于想不出任何其他更好的办法,他不得不求助可能还有点用的现场观众,也就是他和梅林共同的竹马——高汶先生,于是,便有了最开始那场对话。
 
 
“你让我给你当僚机是真的很难做啊队长大人,我的那些技巧都是拿来撩妹的,从小到大梅林看过多少次了,他吃那一套才怪好吗?”高汶吐槽着自家队长,“要我说这事儿,你直接跟他挑明了不行吗?成与不成不就一句话的事儿,一个大老爷们儿这么磨磨唧唧的,拿出点儿射门时侯的干脆行不行?”
“我要是能跟梅林挑明了,我还找你干嘛?说得怪轻巧的,那梅林要是没那个意思,我们以后可就朋友都当不成了,将近20年的友谊毁于一旦,我可受不了!”
“行行行,我错了行了吧?”高汶内心一片翻涌。
从小学把欺负梅林的小胖子打出心理阴影,到初中天天骑单车载梅林上下学,到高中给梅林送考前营养餐,到大学身为高校足球联盟里媒体最难请到的明星足球队队长,隔三差五给梅林送独家专访,高汶表示,这种事儿我能说三天三夜不带重样的,呵,对了,这还不包括幼儿园亚瑟在被盖乌斯老师问到最喜欢哪个小朋友时,小胖手伸过去毫不犹豫地揽过梅林,气宇轩昂地说长大后要娶梅林这种光辉事迹。
还20年的友谊,您那友谊多少年前就升华了?真当我们都瞎呢?
  
  
那么,说到我们的水灵灵大白菜,啊不,是被追求的对象,校报主编兼文学社社长,才华横溢,文思奇绝,有着文字巫师之称的梅林 · 艾莫瑞斯先生,最近也有个烦恼。
他发现,自己两个竹马最近走得特别近。
不是说他俩不能走得近,就是,跟以前走得近的感觉很不一样。

首先,放在以前,亚瑟和高汶从来不刻意回避他,但是最近,他俩总是神神秘秘的,还明显减少了跟他一起走的次数,就像有什么生怕他知道一样。
还有,他们两个的举止从未如此亲密,勾肩搭背,窃窃耳语的现象愈发频繁,还时不时看向他,好像生怕他凑近听到什么。
不止如此,亚瑟在跟高汶说话时,表情起伏不是一般的大,甚至还会脸红,而高汶每每这时就会笑着凑上去跟亚瑟说话。
简直像是……简直像是自己的两个竹马在背着他谈恋爱!!!
加上作为从小到大一直在一起的竹马,眼看着亚瑟和高汶两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逆天大帅逼至今没有女朋友,顿觉原因真真是细思恐极的未来文豪梅林先生已经脑补了一出大戏,他觉得稍加润色,自己已经可以出一本小说了,比如,禁区之恋,绝杀之爱,爱在绿茵场,简直分分钟会被抢到脱销。
 
 
看吧,说着说着,他们俩就又凑在一起了。梅林撇撇嘴,有点委屈。
他也有自己的秘密。
他喜欢亚瑟。
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意识到这点之后他曾一度惶恐,他不敢想这要是被亚瑟察觉到,他们之间会怎么样,反正绝对不会好。
这直接导致了他跟亚瑟的相处模式都开始转变,他会通过调动自己极强的语言天赋损对方来掩饰自己的好感,他本来以为亚瑟会因此疏远他,可是对方没有。虽然亚瑟也会接茬反怼或者武力压制(具体表现为狂揉他头发,捶他手臂等),但他关心他的行动还是一如既往,这甚至让他有时候会产生一种对方也喜欢他的错觉。
可他从来没想到大学之后亚瑟会跟高汶在一起,而且两个人还都瞒着他。是不是同在足球队所以才这样的呢?他有一种被爱情和友谊双双背叛的感觉,不过也就只是个感觉,他不会因此闹情绪,他可以理解自己的好兄弟们可能只是觉得难以启齿,或者怕他承受不了。
可是没关系啊,我会祝福你们的啊!

高汶的声音打断了梅林再想下去就要哭出来的思绪,“梅林,明天是校际联赛的决赛,一定要来看啊,亚瑟给你留了特等席位哦~”高汶故意把亚瑟的名字咬得很重,并回头看了自家队长一眼,收到了一个“很好,朕很满意”的眼神。
可在梅林眼里就不是这样了,高汶这语气……吃醋了?不想让亚瑟对他有所优待?亚瑟那是……宠溺加安慰的眼神?

梅林决定关爱自身健康,拒绝做电灯泡,“天哪高汶,我很想去的,可是明天有个非常重要的稿子要赶,我实在脱不开身。”他撒谎了。
“有多重要?”亚瑟坐不住了,“梅林,我们不是想耽误你赶稿,可是明天是一场恶战,撒克逊高校难缠得很,这次比赛很重要,大家都希望你能来加油。莫德雷德,就是你们社团超崇拜你的那个小子,可是盼着自己的社长能去看他踢决赛呢。”
“对不起亚瑟。”梅林感到很抱歉,可是他坚持自己不能去,他能感觉到高汶看他的眼神,那里面的探究让他不敢细想,他决不能破坏自己好友的恋情,“是我最崇拜的编辑老师拜托的,我实在不能推脱。”
哦,天哪,亚瑟天空一样的蓝眼睛里,失望都快满溢出来了,就像受了委屈的金毛大狗狗。梅林觉得负罪感简直要压垮他了,不过他为自己能挺过去感到欣慰,能在亚瑟的眼神攻势下坚定不移的人真的没有,他梅林完全是凭借内心的正义感和使命感勉强挺过难关的。
 
 
第二天,梅林就后悔了。
他面对着自己的电脑,一个字都写不出来。
虽然赶稿是撒谎的,但是最近他确实有一篇进展顺利的文章,可是今天,他卡壳了。
一直以来,几乎每场球队重要的比赛他都会去,亚瑟甚至开玩笑说他是足球队吉祥物,因为只要他在,他们就会赢。

不知道比赛怎么样了,他心烦意乱。
胜利一向对亚瑟而言非常重要,尤其是面对撒克逊高校。对方的难缠他当然知道,毕竟大的赛事不止校际联赛,而有好几次,他们都差点让卡梅洛特输掉决赛,而其中一两次,他们确实成功了。
就在他漫无目的地翻看手机时,他收到了一条莫嘉娜的短信:“不管你在干什么,你最好过来一趟。”
他和莫嘉娜一向是球队比赛的常客,虽然莫嘉娜表示自己只是来看弟弟输球的哭脸的,但梅林知道,莫嘉娜是个好姐姐,她只是在用这种别扭的方式关心亚瑟。
“是比赛怎么了吗?”他试探着回了消息。
“如果你想看这小子的哭脸,现在就是最佳时机,我已经准备好拍照片了。”莫嘉娜秒速回复了他。
 
 
梅林冲到比赛场地的时候,比赛已经进行到了下半场最后十分钟。
他怎么忘了,这次是客场作战,撒克逊高校特有的声援方式,已经完全盖过了卡梅洛特高校的加油声。
莫嘉娜告诉他,卡梅洛特虽然有一个亚瑟的进球,但撒克逊更胜一筹,领先一球,这意味着,如果最后十分钟加伤停补时的几分钟卡梅洛特不能进球,撒克逊将终结卡梅洛特一直以来校际联赛连冠的神话。
所以这次要是败北,对亚瑟来说意味着什么,梅林连想都不敢想。
 
 
最后2分钟,卡梅洛特拿到了一个任意球机会。
亚瑟伫立在场上,他的金发已经被汗水打湿,表情是不服输的坚毅,他喘着粗气,整场球赛下来,大家的体能都消耗很大,饶是亚瑟也不例外。
看着大屏幕上亚瑟的特写镜头,梅林总觉得对方在等待什么,那份等待被小心翼翼地压制在那份张扬和不服输之下,可是梅林看到了。
亚瑟,他是那么想赢,那么渴望胜利。
他们的王,需要王冠来加冕。

梅林感到浑身的血液在灼烧着他,他冲下了观众席,不顾身后的阻拦,而替补席上的特里斯坦大吼着阻止了试图拦住梅林的安保人员,一把将梅林拉到了替补席前面。
“亚瑟!加油!为了胜利!”他用尽全身力气冲着球场大吼着。

亚瑟惊喜地转头看向替补席,他的眼中迸发出比太阳还要耀眼的光芒,他深深地望向梅林,而后回身深呼吸调整着状态,起脚,打门,动作流畅得像骑士手挽剑花发起冲锋。
足球以刁钻的角度射入了球门。
骑士的佩剑刺入了敌人的胸膛。

卡梅洛特的席位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欢呼声,他们的队长,他们的黄金前锋,在最后时刻绝平了对手,他们还有胜利的希望!
加时赛的卡梅洛特打得势如破竹,亚瑟在莫德雷德的助攻下又进一球完成帽子戏法之后,兰斯洛特也在高汶的配合下拿下一球。
4-2,卡梅洛特大胜撒克逊。
哨声吹响的那一瞬间,亚瑟冲向了替补席,紧紧抱住了站在那里的梅林。
梅林忍不住哭了,他实在是太过激动,他无比后悔自己当初没有答应亚瑟,可是又无比庆幸自己在关键的时刻赶到了现场。
他不知道自己的到场是不是对球队有什么幸运加持,但他愿意这么相信,就像亚瑟他们这样相信着一样。

远远看到跟队友庆祝过后跑过来的高汶,梅林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推了推亚瑟,可是被对方抱得更紧了。
“别动!”他听到对方声音里的紧张和不容异议,“再让我抱一会儿。”
“可是高汶……”梅林犹豫了一下,“你不应该去抱高汶吗?毕竟你们……”
“高汶?为什么我应该抱那小子?”亚瑟放开了梅林,但死死扣住了对方的肩膀,生怕对方逃走一样,“毕竟?毕竟什么?”
“不用瞒我了,没关系的,我察觉到你们最近的状态了,我知道你们是在……”梅林咬了咬牙,还是放弃了挣扎,“……在谈恋爱。”

亚瑟如遭雷击。
我暗恋的竹马觉得我在跟我们共同的竹马谈恋爱,我该怎么解释,急,在线等!!
赢得胜利后肾上腺素依旧在高水平的亚瑟这次没有耐心再求助现场观众,捧住梅林的脸强迫对方看着自己,望着对方蓝得要把自己溺死在里面的眼睛,急切地大吼,“那是因为我想让他帮我追你!!”
梅林愣住了,周围的欢呼声都在离他远去,他的世界只剩下了两个词——
亚瑟……追我?

在高汶的带领下,本来打算跑过来拥抱自家队长和梅林庆祝胜利的队员们,都生生停下了脚步。
好紧张好刺激,队长他终于表白了!
卧槽,亚瑟终于不再磨磨唧唧了!高汶在内心狂吼。
莫德雷德甚至想掏出瓜来啃。

梅林又哭了,他在亚瑟手足无措地放开他时,埋首在了对方颈间,眼泪浸入了亚瑟已经被汗水湿透的球衣。
“我喜欢你。”他在亚瑟准备问什么蠢话之前抢先开口。
他感觉到亚瑟身体一颤。

在周围队友放肆的口哨和起哄声中,亚瑟再次抱住了梅林,他在对方耳边轻轻叹了口气,“你犯规了梅林,红牌。”
他在梅林闻言稍稍离开了他的怀抱,带着不解的眼神望向他时,再次捧住了对方的脸颊,“应该我先说的。”
“我喜欢你,梅林。”绿茵国王倾身吻住了他的文字巫师。
  
 
——FIN——
 
 
彩蛋:

卡梅洛特中场魔术师 · 赶稿赶到怀疑人生 · 莫德雷德有话要说。
自从队长赢球后当众向社长表白,约稿就像雪片一样飞进了文学社和校报编辑部,由于作为社团加校报扛把子的社长是当事人之一,写稿的重任就这样落在了作为二把手的他身上。
冷冷的稿子胡乱的在脸上拍,忙得瓜都顾不上吃的莫德雷德小朋友愤愤不平地打下了标题——
《国王与巫师的倾世之吻——记绿茵场最佳镜头》
 
 
 

评论(1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