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冬铁】Science of War(10)

【设定】二战AU,ABO
【私设】ABO的性别歧视并非主流。另,因客观存在的生理优势,军队这种暴力部门人数以Alpha为多,Beta居中,Omega较少。
【备注】由于设定,人物年龄、关系和身份会有所不同。

【作者的话唠Part】
来自  @Lu。 姑娘的点梗。
初来乍到,伦敦,真的是一个有魅力的城市。
解释一下为什么时隔一个月。因为这一个月过去,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如果上届世界杯让我从“对足球无感”到“对足球感兴趣”,那这届就是更上一层楼,让我变成了“球迷”,并成功成为罗总裁迷妹。
看球使我快乐,看总裁踢球使我快乐到质壁分离(不是……)。
人生还真是,处处有惊喜~
   
——————————————
  
第十章
 
 
对Tony来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生命中的最爱不在了,可他的生活却必须要继续下去,不可以停止。
将回国的George安顿到公司之后,他把自己的所有精力都投入到了研究中,夺去Bucky和Winter小队队员生命的战争还没有完,那么他的职责就还没有结束。

直到他研发的轰炸机载着原子弹飞往日本本土,将其顺利投掷到广岛长崎,将一切爆炸范围内的东西化作焦土,他才踏出实验室的方寸土地。
他知道,其实从原子弹爆炸的一刻开始,这场战争便毫无悬念地结束了。

看着前方侦测人员发回来的各类数据,Tony无法形容自己那刻的心情。
具有毁灭性杀伤力的武器被他设计的飞机投掷到大洋彼端的城市,数十万人将因其丧生,数百万人将生活在它们的阴影之下,数代不绝。他们中许多人从很多意义上来说都是无辜的,不过是独裁者的牺牲品和炮灰,是他们用来震慑敌人、迫其投降的筹码。
但他不会说这不应该、不人道,他也不这么认为,即使那些生命的陨落让他叹息,甚至感到悲哀与同情。可是,早该明了的,一旦选择参与战争,就要做好承担一切可怕后果,付出所有身家性命的准备,双方皆是如此。
只是,放在以前,他或许会激动兴奋,他对死者的同情无碍于他为这次伟大的科学的胜利而欢呼。可失去了Bucky的现在,他只感到怅然若失,人生就此方向不再。
他的头脑告诉他,他的人生旅程才刚刚开始,战后他还有许多事情可以去做,必须去做,可是他的心却只想就此停住,在这最辉煌的一刻落幕,随他的爱人而去。

失去了Alpha的他信息素都不再平稳,无法磨灭的悲伤把一切指数弄得紊乱,然后,很多东西渐趋于无。
他不是可以从这样的伤痛中轻易走出的人。他轻易不会去爱,所以能够游刃有余地游戏人间,可是一旦他决定爱了,就一辈子都不会再变。他忘不了Bucky,也无法释怀失去对方的痛苦,他没办法放下他的爱人,去让时间抚平伤痛,再迎接新的伴侣,新的人生。
时间,只能让他的痛苦被研磨,沉淀,拉长,历久弥新。余生太长了,他的人生才过了三分之一,却已经一眼便可望到孤独终老的结局。
但可怕的是,在这件事上,他并不感到后悔,就算在知道结局的情况下再选无数次,他还是会选择那个有着烈酒和冰雪气息的Alpha,愿意将自己与他联系在一起一辈子,即使失去他的痛苦令他破碎如斯。
而之所以说可怕,是因为只有会后悔的人,才有可能放下过去,而他,注定是将过去融入骨血的,这让他没有办法自救,抑或被他人所救。
 
 
 
对将Tony的一切看在眼里的Bruce而言,十年来,一切仿佛如常,却又有所不同。

Bruce在战后依旧从事着他的科研工作,老友Tony的公司战后一直有在资助他所在的大学,他的项目,他知道这不是公司投资,而是Tony个人所为。毕竟战后十年,时间如水而逝,他对Tony的为人再清楚不过了。

Tony依旧跟以前一样,会开一些不正经的玩笑,但跟他探讨起科学话题时又一丝不苟;会对他们这些老朋友露出真诚的,不同于对外时自大自傲的花花公子形象的,真实一面;会对Pepper的话无可奈何,然后乖乖执行;但又对Rhodes耍赖,让对方最终让步妥协。更不用提Nat, Steve这些Tony和Bucky共同的老朋友,而战时认识的Clint特工,更是跟Tony结成了甜党间独有的坚固友谊。
一切如常照旧,按部就班,可Bruce觉得不是这样。也许大家都会觉得他多虑,但Bruce觉得在Tony身上,从Bucky牺牲的那天开始,确确实实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就像是,让他感觉到,Tony总有哪里不完整,有什么空洞在他身上,再也无法修补。像Steve所说的,用友谊和关怀填补Tony失去Bucky的空白,根本不可能实现。
Bruce觉得,Tony这些年像是在用他的科学拼命去修补那个空洞,可又不能撼动其分毫。十年,没人知道Tony Stark已经造出了多少超越时代的东西,他的AI,他的装甲只不过是不为世人所知的惊鸿一瞥。

Bruce曾经跟他聊过这件事。
“你的一些研究不也是放在那里等机会发表吗?”Tony捧着杯咖啡回应他,“Bruce我有时候觉得过于聪明也不是件好事,我们看到太多不属于一个时代的东西了。我们得等着这个世界跟上我们,过早地把我们的发现或发明告诉世人会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
“可那些都应该是属于你的荣誉,至少让他们知道,那他们就会少一些冲动,去揪着你那些我们都知道绝非真相的东西不放。”Bruce依旧有些不赞同。

“那又如何呢,我做这些为了世人,又不为世人。我不在乎那些所谓名誉,而过早公布我的任何一个发明,都会有人变本加厉地把它引向极端,这不是我想见到的。”他越说越有些激动。
是的,这十年来,多少人因为他的武器指责他,因为他的名望构陷他,他在名利场上多看哪个Alpha一眼都会被大书特书,而他从来不辩解。
总好过,让全世界知道他是伟大的战争英雄James Barnes上尉的伴侣,然后让Bucky的名字也被卷入那些言语铸成的刀山。他看不得这一幕,那会让他完全崩溃掉。
他最终望向自己的老友,“这世界如今的模样,是他拿命换来的,我得保护好它,Bruce。”
  
 
 
『我终究在Tony失去Bucky的这十年里看到了什么,让我越发想把这个人从最开始的那个商人、花花公子、百万富翁、武器专家、科学家,从心底书写成英雄?』Bruce在他的日记里写道,『这句话,我对Nat说了,对Steve说了,可今天我还要再将它写下。』
『我看到了,绝望最深的渊薮,痛苦最广的汪洋,』
『还有,爱如科学般,难解又迷人的永不止息。』
  
   
——TBC——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