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冬铁】Science of War(9)

【设定】二战AU,ABO
【私设】ABO的性别歧视并非主流。另,因客观存在的生理优势,军队这种暴力部门人数以Alpha为多,Beta居中,Omega较少。
【备注】由于设定,人物年龄、关系和身份会有所不同。

【作者的话唠Part】
来自  @Lu。 姑娘的点梗。
这一个月为了出国的各种事到处跑,有点忙得无所适从,生了场病才真正停下脚步把这篇文写一写。
说实话,最近生活有些不知所措,有点丧,可能是马上就要进入陌生环境的焦虑所致,希望一切都好吧。
   
——————————————
  
Tony回去不久就接到了一个秘密通知。他被安排进了一个研究小组,并遇见了自己的老友Bruce Banner,天才核物理学家。
然后他得知了原子弹,这就是他们的目的,他从未想过,这么快,原子能这一能量巨大的存在就要被纳入武器制造行列,而他,将成为投弹手——设计投弹飞机。

事实上,他的公司已经设计并投产了不少强有力的战斗机型,而从一年前接手“超级轰炸机”项目以来,他在轰炸机的设计上已经着实费了不少心思,对Tony而言,他只需要在原有基础上发展出一种更加强大的机型。
当然,对于科学家来说,“只需要”意味着投入时间,概念总是简短,步骤总是看似寥寥,但做起来就没那么简单了。

因为各自秘密的身份,他与Bucky之间的联系全靠不知何时往返于欧洲和美国的Steve亲自送达。他们不敢发电报或者通电话,怕谈话内容涉及的什么会暴露,只能纸笔传情,用几页纸传达对彼此的思念,并且不知道何时才能收到对方的回信。

他们也会在信中告诉对方一些消息。Bucky告诉Tony,身临其境才能看到,仅仅在美国报道中的欧洲战场局势,完全不能真正体现一切已经糟糕到什么地步。同时,法西斯的野心也在膨胀,他们已经不仅仅满足于在欧亚非的战争,将法西斯扩展到全世界才是终极的目标。
「绝望,是我在战场上看到的一切。」Bucky在信中写道,「Tony,他们跟我们是不一样的。他们在自己的土地上战斗,无路可退。」
「但我可以感觉到希望就在前方,有什么即将发生,而你参与的项目,将带来前所未有的力量,我猜,那足以震慑世界。」Tony几乎可以看到他的爱人笑着写道,「你的,你们的,战争的科学。」
而Tony则在回信中写道,「不,不止,亲爱的,它将改变人类的历史。」
 
  
  
事态很快如Bucky所预感得那样。
1941年12月7日。
珍珠港。
奔向全面世界性战争的浪潮再也无法挽回,即使太平洋也无法将它阻隔。
美国,正式参战。
 
 
远在欧洲战场的Bucky带领的队伍终于可以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
上级至少将取名的权利给了他们自己。
欧洲正直冬季,一如世界的凛冬已经来临了。不如就叫Winter。
They are Winter Soldiers.

Tony对这消息感到欣慰,他们终于不再是一支无名的队伍,也终于可以做一直以来自己想做的事。同时,他也在回信中告诉Bucky,「说实话,我觉得一开始,政府很多人可能觉得这项目没什么搞头,不过,珍珠港的灾难之后,他们意识到了严重性,所以研究项目被加大了投入,推进将更加顺利。Banner跟我说,他们那群超级大脑正在黑白日夜地搞研究。我猜,在不久的将来,你就可以看到成品了,亲爱的。相信我,它绝对会超乎你的想象,超乎所有人,包括我们这些研究人员在内的所有人的想象。」

「据我们这边最近的调查显示,德国人也研发到了一定阶段,我不知道你们进展如何。不过我相信,我们会比那些德国佬更快,胜利的天平终将会倾向我们这边。」Bucky想了想又笑着补充道,「除开这些,我还要说,这群小伙子们迫不及待地要给你讲各种见闻故事,虽然他们所见所闻丰富多彩,但作为你的男朋友,我有义务阻拦他们,并亲自向你讲述这一切。」

“我觉得我就像传情飞鸟。”Steve调侃着自己的老友,“说真的,写信的时候,你们两个脸上的表情几乎一模一样。”
“当然,我们的结合触及灵魂。”Bucky把信纸仔细塞进信封里。
“就此打住,你的情话去讲给Tony听,我可不想再听见一点点。”Steve揶揄道。
“跟你的Bucky哥哥学一学,Peggy会更爱你的,Steven~”Bucky故意说得语气粘腻,惹得Steve一阵恶寒地带着信离开了营帐。
 
 
Tony知道Bucky他们正在从事的活动有多么危险,他们有很多研究情报来自于Bucky的小队,而那些,都是绝顶机密,非出生入死不可得的东西。
随着各自任务变得越来越难,他们之间的通信变得少了起来。有时是Bucky带领队员连续作战无暇他顾,有时是Tony实验攻坚无法抽身,但他们都从心里觉得自己在跟对方一同战斗,这份强烈的连接甚至比过一页页传递爱意的信件。
 
 
 
时光飞逝,转眼便到了1945年4月,原子弹的攻坚战已经接近尾声,而Tony的轰炸机早已在上一年的年底交付军方,正在被轰炸机飞行员们训练使用。
战争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欧洲轴心国的战斗一派颓势,东亚的日本也不好过,胜利就在眼前。

所以当Rhodey点名让他去指挥中心的时候,Tony并不知道还有什么需要他参与。
然后,他听到了George的声音,他记得那个小伙子,总是开朗爱笑,充满了求知欲。
“报告,敌人已经全部消灭,Winter连队摧毁全部重水厂的任务已完成!”Tony听到电流声都无法掩盖的死寂,“Barnes上尉……上尉为保我方胜利与敌机坠崖,同归于尽,我方军士为保任务成功……已全部阵亡……”Rhodey将手按在Tony的肩膀上,而Tony则感到此刻大脑一片空白,直到另一端轻微的枪械上膛声,和一声几不可闻的哽咽,将他又拉回了现实,“报告长官,Winter小队,现将……无一幸存者……”
“等等,等等!!George!!”Tony大吼着冲过去抢过前面通讯官的通讯器,“我知道你要干什么,把枪放下!!!你不能就这么一死了之!!!”
“Tony……”年轻人的声音终于染上了哭腔,“对不起……上尉他……”
“为了他们,活下去,你明白吗?活下去!!”
“George上士,Winter小队任务到所有生还者返回总部为止,请立刻返回总部报到。”Rhode接过了Tony手中的通讯器,因为他的老友泪流满面,已经再也无法继续通话。
“……是,长官。”
George的回复让Tony心中感到好似挽回了一点点什么,就好像他终于保住了一点点与Bucky有关的东西,他甚至向Rhodey露出了一丝几不可察的微笑,而他的老友一把将他搂进怀中。

在Tony一瞬间变得撕心裂肺的哭声中,Rhode闭上了眼睛。
冬天不是已经过去,它只是来得晚了一些。
Tony的冬天,才刚刚开始啊……
 
 
——TBC——
 
 

评论(2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