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冬铁】爱罗妮与巴尔莎的魔法奇缘(5)

例行前言:

这篇文是 @有虞陶唐 姑娘的点梗,稍作修改,童话背景,取材于睡美人的公主爱罗拉和冰雪奇缘女王艾尔莎。
【警告】吐槽向,慎入,OOC且丧病,设定修改什么的,当然是我说了算(๑乛v乛๑)
【背景设定】无内战,Bucky加入复仇者联盟,两人在联盟一场大战中因为魔法,灵魂误入了童话世界。
   
——————————
  
让Tony和Bucky都没想到的是,他们根本找不到坏法师卡西利亚斯。
他们找遍了所有有可能的地方,甚至求助于史蒂芬法师,但都没有用。
是啊,还有些时日就到公主的十八岁生日,很明显公主还没有找到真爱,诅咒马上可以实现了,为什么要冒险出来?
所以说,最让人挫败的不是无法打败对手,而是你根本找不到必须打败的那个对手在哪里。
Tony想不通,就像绿野仙踪里的多萝西,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爱丽丝,童话的主角们面对的反派就算不亲自出现,也会派手下来骚扰阻挠的,可是这个坏法师没有这么做。
这样的话根本连找到对方的线索都没有。

Tony和Bucky坚持到了公主生日前的最后一天,不幸的是依旧一无所获。
再次回到史塔克国,他们发现举国上下一派沉重。
国民们其实都挺喜欢这个爱搞发明的古怪公主的,特别是公主的很多发明还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和乐趣。
公主的真爱直到如今都没有出现,全国上下都明白了他们必须接受那个残酷的事实。
公主将在十八岁生日之后永远沉睡。

“你回去吧Barnes。”Tony努力给了对方一个笑容,“你我都尽力了,你再待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让我安静的睡在这里好了。”
“不,我留下。”Bucky轻轻捏了捏对方的肩膀,“你不会一直睡在这里的Stark,Steve他们都会想办法的。”
“他们肯定会想办法,但是能不能想出办法又是另一回事。”Tony摇了摇头,“不是所有事都有答案Barnes,有些事情就像那些难解的数论定理一样,几百年都不一定能找到证明它们的答案。”
“无论如何,Stark,我坚持。”Bucky拉着对方走进史塔克国的城堡,“毕竟在这个世界我们除了依靠彼此别无选择。”
 
 
这段日子里Tony和身边的人相处得很不错,特别是国王,毕竟他跟自己老爸真的很像,虽然没有老头子那么聪明,但是都是用那种别扭的方式表达亲情,所以他不想再搞砸。
其他的侍女啊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他的撩妹技能就没失败过,虽然他现在是公主,但这个技能依旧大有用处。
连艾尔莎的妹妹安娜都闻讯来到了史塔克国。

但这一刻,Tony谢绝了一切想要提供安慰的人,只留下了Bucky陪他。
“Friday,我还有多长时间?”Tony平静地问眼前的金发姑娘。
“诅咒说到日落为止。”金发姑娘眼眶红红的,声音有些哽咽,“公主殿下……”
“叫我Boss,记得吗好姑娘?”Tony笑着轻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也就是一会儿的事了对吗?”他看到对方艰难地点了点头。
“那就让我和……艾尔莎安静的待一会儿好吗?让大家都不要为这即将到来的一切过于伤心。”Tony抬手拂去对方没忍住的泪水,“你会安慰好大家的对吗?”
“是的Boss,Friday一定不会让您失望。”金发少女啜泣着走出去,关上公主卧房的门。
终于安静了,Tony想。
他知道,Bucky说的没错,就算有再像原本世界的人存在,就算他们是再好的人,他都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除了Bucky。

“还记得你第一次来到Stark大厦的时候吗大兵?”Tony窝在沙发里,望着窗外暖融融的阳光。
“你指的是,你说到底有多少支老冰棍那次?”Bucky表情柔和的看着对方,他知道,Tony不想让这段时间在沉默中变得难熬。
“我发现你很记仇士兵。”Tony轻笑一声,“其实我那时候想说的不是这个。”
“哦?愿闻其详。”Bucky看向那双蜜色的眼睛,阳光落在其中,让此情此景变得分外柔和,就好像那个之前浑身尖刺的Tony收起了所有防备和伪装。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你其实挺辣的?”Tony笑了笑,带着些许戏谑和调笑,“当时我觉得不能让这个身材火辣、不苟言笑的小子抢了我万人迷的位置。”
“不苟言笑?你认真的?难道每次我们两个打嘴仗的时候,我用的都是手语吗?”Bucky挑挑眉。
“那是后来,我那个时候怎么知道你这么讨人厌?!”Tony翻了个标准的Stark白眼。
“我那是刚从九头蛇那破贼窝里出来,脑子还不清楚好吧?”Bucky努力争辩。
“破贼窝?啧啧啧,作为九头蛇首席男模,你这样说那个红色老骷髅会伤心的。”Tony坏笑着。
“哦,那可真是令人愉悦的画面,我应该回去录一段,然后接进九头蛇广播系统循环播放。”Bucky的眼神中带着快意和狡黠。
 
 
“说真的Barnes,你后悔过吗?”温润的短暂沉默后,Tony问对方,“后悔那个时候冲过来救我,不然你也不会到这里来。”
“我现在后悔了。”Bucky轻轻摇了摇头,“如果我那时候是推开你,至少你不会被那个该死的绿色光束照到。”
“这算什么回答,你又不知道的。”Tony轻笑了一声,稍稍思索了一下开口,“虽然艾尔莎是个美人,我还是想看看你原本的样子,Barnes,就看一眼。毕竟要是实现了,那很可能会是我关于我们那个世界的最后记忆,我希望那能是我熟悉的人和事。”Tony目光柔和,“真希望有一天你可以回去。”
“说真的,我没想到我会死在这里,这种地方,童话世界哈?挺不符合我设定的。你要回去了,记得告诉别人我在这儿,哪里也没去。”Tony笑了笑,冲对方眨了眨眼,“要能帮我宣传宣传写个故事什么的就更好了。”
“你不会死,Stark,不会的。”Bucky起身,跪坐在对方面前,双手覆上对方交叠在膝上的手,然后他抬头望向对方的眼睛,“会有个爱你的人愿意为你披荆斩棘,吻醒你的。”
“公主也好,我也好,我们这样的人怎么会呢?”Tony喃喃低语着摇了摇头。
“当然会,一定会的。”
 
 
他们温存地聊着天,等待着那个时刻的降临。
晚钟响起的时候,他们都知道那避无可避的结局到来了。

Bucky等待着那人再说些什么刻薄的毒舌的话语,这样大概他可以好受一些,可是Tony没有。
西边的残阳马上就要滑进地平线,Tony忽然起身,但力量极快地从他身体里抽离,他又力不从心地倒下,Bucky慌忙起身扶住Tony。
他们一同跪坐在地,Bucky让对方靠在自己怀里。
“我想大概是时候了对吧?”Tony脸色苍白,Bucky望向那双眼睛,已经分不清自己怀里的是这位美丽的公主,还是那个倔强的男人,他只知道,那是Tony Stark的灵魂。
“要是能再跟你说说话就好了。”他努力拉起嘴角给了对方一个微笑,“Barnes我可能……”
Tony不再言语,像是有很多话要说,却又深感力不从心。
“对不起……”
他用尽了最后一丝气力,陷入沉睡。

Tony胸前的魔法石不再发光,黑暗一瞬间放肆地笼罩着这个房间,Bucky在一片黑暗中,用力抱紧了怀里的人。
在现实世界里,Tony一直都被诅咒缠绕着,只属于Tony Stark的诅咒,他一直都知道。
他的负罪感,他的不安,他的孤独,他的无助。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为什么要道歉?
我喜欢你,我爱你,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
我一直不敢说,到最后也没说,明明应该我道歉。
他看着对方苍白的脸突然想痛骂这个世界。
Bucky觉得他自己特别像暗恋中的小学生,打死不说喜欢对方,只会拼命跟对方打嘴仗掐架。
胆小到不行,只会把自己藏在壳子里。
Bucky感到自己甚至没有姑娘们那么勇敢,每次看到复仇者们出现在公共场合时那些大喊着我爱你什么的姑娘们,Bucky都觉得21世纪的姑娘们真的太豪放开朗,活泼可爱了。
 
 
Bucky把Tony抱到床上,盖了一条薄被,就像对方只是累了所以睡着了。
然后他打开门,看向不远处等待的人们。
国王带着王后和公主的侍女们掠过他身边,表情悲切,走向自己的女儿。
只有他知道,那里沉睡的,是Tony Stark的灵魂。

在这个可以称得上虚妄的童话世界里,他们真实得无可言说又无可辩驳,他们只能依靠彼此,无法伪装,避无可避。
喂,Stark,我们在这个世界孤立无援,告诉我,现在只有我了,我该怎么办?
 
 
他忽然想起那一年西伯利亚的寒冬,风雪像刀子一样雕刻着茫茫雪原。
提着狙击步枪跋涉在风雪里的他跟一匹孤狼结结实实打了个照面儿。
一人一狼就这么对望着,然后,那匹狼抖了抖身体甩掉毛发上的积雪,向他小跑而来。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迟迟没有端起手中的枪,因为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抱着那匹狼温暖的身体摸着它头上的毛了。
然后一人一狼可怜兮兮的在附近山洞抱团取暖了一夜。

第二天风雪停歇后,他用狙击步枪射杀了过往鹿群里的一头麋鹿,权当作分享热量的谢礼和自己的口粮。
填饱肚子,一人一狼各自消失在属于自己的路上。
Bucky唯一记得的后续,大概就是那匹孤狼的长嗥和又开始纷扬的大雪。

他叹了一口气,大概还有一件事,恐怕就是那天的温度。
真他妈的冷啊。

如果可以,他想跟那生灵说,拜托陪我走完这一程。
如果可以,他想跟Stark说,拜托陪我走完这一生。
因为这漫长人生啊……太冷了。
 
 
一阵声光电效果俱佳的绿雾打断了他的思绪,他看着从绿雾里得意洋洋地走出来的坏法师卡西利亚斯。
“得来全不费工夫哈哈!”卡西利亚斯心情大好地放声大笑,“这就是忽略我的下场,国王陛下。喔,还有一直帮忙的女王陛下。”

Bucky没有理会这个疯狂的法师。
他想,他或许知道了可以破解这一切的办法。
真爱也好,爱情也好,这种事本身就不是复杂难懂的东西。
是因为人们之间不能心意相通,因为自以为是的自尊和固执,因为世俗的束缚和偏见,才让这种原本简单美好的事复杂起来。
而他们恰恰是在童话世界,只有纯粹的善恶,所以一切,就循着那条最简单的路走下去试试吧。
就当是为了Stark。

Bucky点点头又摇了摇头,心里暗骂一碰上Tony的事就优柔寡断自己。
他妈的,Barnes你还不行动是要当诗人吗?
废什么话,不要怂就是干!

他看着那个高声狂笑的法师,一股躁动在心底流窜。
因为没被邀请去宴会就让别人的孩子18岁沉睡不醒一辈子?
什么他妈的狗屁逻辑?
你这种反派在老子的世界里都他妈活不过一集。

“我一直觉得我有个优点挺值得一提。”Bucky周身散发着冰魔法的寒气,眼神仿佛染上了寒霜,“我从来不让找死的人失望。”
 
 
——TBC——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