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冬铁】爱罗妮与巴尔莎的魔法奇缘(4)

例行前言:

这篇文是 @有虞陶唐 姑娘的点梗,稍作修改,童话背景,取材于睡美人的公主爱罗拉和冰雪奇缘女王艾尔莎。
【警告】吐槽向,慎入,OOC且丧病,设定修改什么的,当然是我说了算(๑乛v乛๑)
【背景设定】无内战,Bucky加入复仇者联盟,两人在联盟一场大战中因为魔法,灵魂误入了童话世界。
   
——————————
  
Bucky总结了一个童话故事通用定律,反派一定会在主角们通往正义圆满的道路上设置重重阻碍。
这完美解释了为什么说好了碰面去找史蒂芬法师的Stark到现在还没出现,别的不说,Stark不是个会在正事上迟到的人,更何况是他自己的事。
“姐,史塔克国公主的侍女有急事来求助。”安娜的声音传来。
我就说吧?Bucky打心底里对这个童话世界充满无语。
“安娜,让克里斯托弗帮我备好马车,我跟她走一趟。”

Bucky赶到现场的时候,Tony的马车被魔法藤蔓缠了个结实。
“Boss您还好吗?”Friday焦急询问。
“我很好,你叫来了Bar……艾尔莎吗?”
“是的Boss,女王陛下就在这里。”Friday稍稍松了一口气,给走上前的Bucky让开了路。
“往里躲躲,Stark……公主。”以为自己差点跟Stark一样口误的Bucky稍稍庆幸了一下对方的姓氏没有变,然后用艾尔莎的冰魔法护住左手。
虽然魔法很好用,但这种时候还是自己的铁臂更能派上用场啊,Bucky暗自腹诽,手握成拳干脆利落地砸进门里,一把扯下了马车的门和纠缠其上的藤蔓。
 
“姐,你什么时候力气这么大了?!”安娜从旁惊呼,自家老姐虽然很强大,但大多数时间都是矜持内敛的,从来没有过这么凌厉的气势。
“只是冰魔法让门和植物变得不堪一击了而已,安娜。”Bucky笑着解释。
虽然变成女人力量减了3成,但配合着魔法足以应付这个世界了,Bucky暗自握了握拳头。
 
不过这个解释虽然成功骗过了安娜,但对Tony显然没什么用。
“Barnes你都是个女人了,还是这么美丽的女士,就别做手撕车门这种事了好吗?不求你淑女,但是能先被定义成妹子吗?”待劝走不放心的安娜和Friday后,Tony扶额叹息,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Stark,淑女这时候是不可能把你从那个该死的车厢里拉出来的。”Bucky嗤之以鼻,冷哼一声,表示对对方毫无感激话语的不满。
“Wow,撕车门的汉子你威武雄壮。”Tony坏笑着的向Bucky竖起了大拇指。
“你走开!”Bucky白了对方一眼,“你有跟我在这儿打嘴仗的不如赶紧上路,公主殿下。”
他刻意加重最后的称呼,成功挑起又一场二人间的常规战争。
  
  
凭着Tony对童话故事套路的熟知以及Bucky仍旧逆天的武力值,两人没费太大力气就找到了密林中的史蒂芬法师。
为了保证顺利,他们两人将灵魂交换的事也告诉了法师。
“虽然你不是原来的公主,但都一样,到时候你一样会陷入沉睡。”史蒂芬法师翻着魔法书头也不抬,“这本来就是一个加诸身体的诅咒,就算你们干掉卡西利亚斯那家伙也无法解除。”他合上书摇了摇头,“诅咒魔法就是这样,不会随着施术者的死亡而消失,这不是能靠其他魔法解开的咒语,对此我无能为力。我能提供的唯一解决办法在公主受诅咒的时候就已经设下了,那就是找到真爱才能破解咒语,二位。”
“为什么必须是真爱之吻?不是别的?这有什么联系?!”Tony每次看童话故事,对这个鬼扯无异的设定一向抓狂。
“这不是我设置的,公主殿下,这是基于魔法本身的必然结果。”史蒂芬法师把书放回书架,看着抓狂的公主,心里暗自腹诽着这人真的不是爱罗拉么,这小暴脾气一模一样啊喂……
 
“魔法本身?什么意思?”Tony对对方这种说到一半就不说了的解释完全摸不着头脑。
“魔法一定程度上讲是法师们精神力的体现,诅咒这种东西说得通俗一点就是邪恶与仇恨的投射,只有能与之抗衡的正义与真爱才能化解。”史蒂芬法师把玩着手里的小法器,跟面前十万个为什么大百科一样的公主解释着一切,用原来本尊的话说是Bullshit的一切,“我之前所施加的解咒只有在真爱的作用下才能产生效果,它只是给不会解咒魔法的人一个门路,可以把真爱用到与诅咒魔法的对抗中去。”
他叹了口气,希望换了个灵魂的这人不要跟以前的爱罗拉一样,让他努力了那么久才成功接受魔法的存在,毕竟现在剩给爱罗拉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我明白了。”Tony沉默了一会儿回答,“我会回去想办法的。”
他起身,在史蒂芬法师略带惊讶的目光中示意Bucky可以跟他离开了,“多谢你的解答,先生。”
“是法师。”史蒂芬法师纠正着对方的称呼。
“再见,法师。”Bucky接过话头跟对方告别,紧跟着Tony的脚步出了门。
  
  
“你接受得这么快?我还以为你会和之前跟我说话的时候一样又说什么狗屁魔法之类的。”Bucky追上自顾自走着的Tony,凑上前去。
“变成女士也许力量会打点折扣,但是大脑,永远不会。”Tony白了对方一眼。
无视对方的白眼,本着你来大姨妈我不跟你计较的绅士情怀,Bucky接着问道,“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去找邪恶的法师。”Tony思索片刻,“童话里都是王子先战胜邪恶的反派之后,才跟公主终成眷属。真爱显然是不够的,用那个法师的话说,还有正义,不过他可能自己也没意识到这一点。”叹了口气,他继续说,“鉴于我从不相信什么鬼的王子,所以我还是自救比较靠谱。”
 
“也就是说也得找真爱,也得战胜邪恶的法师。”Bucky总结道,“还真是麻烦。”
Bucky感觉自己彻底败给了童话里的逻辑,正义战胜邪恶,真爱化解仇恨什么的。
他跟Stark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又都在那个操蛋的世界摸爬滚打过来,让他遵循这个做事挺难的,所以他真心不明白为什么Stark会接受得这么快。
 
“你是不是有什么疑问Barnes?”Tony瞥见对方犹疑的神情停下了脚步。
“是有点。”Bucky毫不掩饰,“我并不认为你是个很快就能接受魔法的人,Stark,你一直笃信科学。”
“哦?我猜我有说过我们在童话世界对吗?”Tony故作惊讶地说。
“我知道,但你是一个固执的科学家。”Bucky锲而不舍。
“我不否认你对我的评价,但是,爱情最是科学难解,于我而言更是如此,所以我想我碰上了难题。”Tony耸耸肩,“我别无选择大兵。”
 
Bucky没想到Stark会这样回答他,他不认为对方是会示弱或者坦言困难的人。
然后,他察觉到对方微微颤抖的指尖和故作轻松的表情。
 
我知道了,你是在用示弱掩饰恐惧。
你从来不肯把最脆弱的一面展示给任何人,Stark,这一点我从一开始就知道。
你说爱情最是科学难解,那科学家岂不最是孤独?
想也是,如何承受旁人的不解,有时候觉得全世界没人能懂。
 
“说实话,那些乱七八糟的童话元素对我来说更难懂。我是不懂那些公式定理什么的,跟科学沾边儿的东西里我只对武器在行。”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我相信你懂,你对于科学的判断,这就够了。你是天才科学家,不听你的听谁的?
“走一步看一步吧,有我呢。”至于那些随之而来的,或喜或悲的结果,都不是你能左右的。所以,分担给我一点,总好过一个人承担一切。
他悄悄伸出手,把对方颤抖的指尖拢在手心,他感到Tony手指一僵,旋即又放松了下来。
“走吧。”Tony没有看向对方,继续迈步向前。
但洞察力敏锐如Bucky,并没有错过对方脸上泛起的一丝红晕,边走边在心里默默偷笑。
  
  
所以,两个人居然都没有发现他们的手一直牵着呢~
啊,没办法,毕竟事态紧急啊,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对吧: )
  
  
——TBC——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