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冬铁】好物杂谈(六)

6. Rose & Tulip
    布加勒斯特的白蔷薇 阿姆斯特丹的郁金香

对于Tony而言,复仇者联盟的事务并不是他所有工作的全部。
虽然他把公司交给了Pepper,但这不意味着他就可以甩甩手什么都不干。
别的不说,他要真敢这么干,Pepper绝对会带着公司一众董事追杀他到天涯海角。

为了不让他的好Pepper在忙得团团转的同时还要跟他生气,Tony这次毫不犹豫的答应了Pepper去罗马尼亚出差的要求。
“我很感谢你的配合Tony,你知道,最近我快忙死了。”Pepper长舒一口气,不用跟Tony Stark讨价还价让他去开会出差的感觉真好,“要知道,公司虽然我在管,但它还是你的公司,至少在我心里是,鉴于我有生之年都不会有把它改成Potts工业的打算,你多关心它一点总是没错的。”
“我也不是总想惹你生气亲爱的Pepper,更不想让你每天累死累活的。”Tony笑着回应他的好Pepper,“最近James,睡衣宝宝,还有那个会变大变小的Scott加入以后,我的任务量被摊走了不少,所以帮你减轻点工作当然乐意之至。”
“那可真不错,你以前那样我时刻担心你英年早逝。”Pepper感觉这些日子以来Tony身上有些微妙的变化,当然是好的变化,但是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同。

“最近过得还不错?我的大天才。”Pepper微微一笑,“感觉最近遇上了什么好事的样子。”
“哈,没什么,就是发现了个有趣的人。”Tony语气轻快。
听到Tony的答复,Pepper想起之前为了跟Barnes去看演唱会的事,Tony跟她请假翘掉董事会,“让我猜猜,James Barnes,对吗?”
“什么都瞒不住你Pepper。”Tony笑了,“开始我觉得他会跟Steve一样,没想到他可比Steve有趣多了,谢天谢地,要是得面对着两个Steve款老冰棍我觉得我就可以退休了。”
“他跟我一样喜欢摇滚乐你能信吗?跟他还不熟的时候,我觉得他浑身上下都是秘密,可是他愿意跟我说。”Tony眉飞色舞的跟Pepper说着Bucky,“老实说,我觉得他很多地方跟我挺像的,虽然有些时候凑在一起会打嘴仗,但是我们挺谈得来……”
Tony说这些的时候,Pepper一直微笑着。
她觉得有很久没见到Tony说起一个人来这么开心兴奋,而且听他滔滔不绝的描述,这位新来复仇者除了善解人意之外还很会照顾人,虽然我们的大天才不会直说。

Tony之前在西伯利亚的遭遇让她很生气,所以很久一段时间她挺不待见Tony那群队友的。
但是她也明白,这些人在Tony心里的位置是不可替代的,就像她和Rhodey一样的不可替代,所以既然Tony选择了原谅,她也就慢慢释然了。
但是这次跟Tony的会面让她有种预感,可能过不了太久,她就不用再帮Tony记他的社保号了。
当然,事后证明,女人的直觉总是相当准确。
 
 
Tony去罗马尼亚那天,恰逢Bucky有个去荷兰执行的小任务。
于是Tony的私人飞机在阿姆斯特丹经停,约好会合时间,Tony便跟Bucky告别,前往布加勒斯特。

4月份的欧洲已然迎来了春天,花园城市布加勒斯特繁花似锦,四处可见的玫瑰、蔷薇、月季芬芳迷人。
因为复活节快到了,布加勒斯特节日气息渐浓,登博维察河泛着鳞鳞波光,热情好客的罗马尼亚人脸上大都是愉悦快乐的神情。

Tony要在这里开一个为期五天的会议,还有些时间可以在这座城市走走逛逛。
记得Bucky好像在罗马尼亚待过一段时间,“在这里隐居,忽略是在逃亡的话,日子过得不错啊士兵。”他小声嘀咕着。
转过街角,他看到一家精致的花店,店主是位美丽的罗马尼亚姑娘,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正灵巧地包着一束花。

那花瓣白得有些苍凉,但在一派春光中又纯洁耀目,嫩黄的花蕊被透亮的花瓣半遮半掩着。颗颗晶莹的水珠挂在花瓣上,锯齿状的叶缘被水润湿,在透过玻璃照进来的午后阳光下像镀了层金边。
Tony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已经走了进去。
“先生,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他转头,看见刚才的姑娘正笑着问他,手里捧着刚刚包好的花束。
“打扰你了,我只是进来看看。”Tony微笑着回答,“花很漂亮。”
“这是白蔷薇。”姑娘把花束摆放好,“听您不像本地人,不妨跟您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国家的国花。白蔷薇其实挺好养的,耐寒耐旱,对土壤的要求也不高,喜欢阳光,但是阳光不是很充足的时候也能忍受,花的品相又好看,大家都很喜欢它呢。”姑娘边说在散放的花里挑拣着,“复活节快到了,我这小店也快忙起来了。”她熟练地给刚挑出来的一朵开得相当好的白蔷薇包着素雅的装饰纸,“客人有没有心仪的人?”
“有你这么美丽的姑娘存在,我可不敢着急。”Tony眨眨眼。
“客人说笑了。”姑娘脸颊微红,冲他笑了笑。

Tony看着姑娘手里的白蔷薇,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了远在荷兰的Bucky。
和白蔷薇一样的Bucky。

他曾经去那个为Steve建的博物馆里寻觅过Bucky的痕迹。
他看着黑白胶片记录下的Bucky,神采飞扬,老实说,即使在Steve身边战斗,Bucky也相当出众,尤其是在使用武器上,那时候他就已经表现出惊人的天赋。
抛却九头蛇的恶行不看,说实在的,除了Bucky,没有人更能胜任冬日战士。

他经受了那么多苦难折磨,跟冰冻了七十年的Steve不一样,他这七十年像幽灵一样游走在这个世界上,每逢他出现,必有一场血腥的杀戮。
也许他的手制造了那么多悲剧,其中还有他的父母的。
可是,这世界上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给他定罪,没有人能指着他数落罪行。
他原本是那么善良的,他忘不了他们那一晚的围炉夜话,Bucky所渴求的梦想原本是那么简单,可是这世界把他抛进了命运的滚滚洪流。
但是他却愿意一力承担这一切,他并不回避,并不为自己开脱。

他像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可是笑起来却像雨后湿漉漉的云朵,饱含深情,温润而不闷躁。
他的冷冽,就像凛冬时节掠过西伯利亚旷野的风,呼啸过山川丘泽。
可是他的温柔,就像盛放的白蔷薇,不似红玫瑰的热烈,不似粉月季的俗丽,就只是安安静静的告诉你,他在。
他那双灰蓝色的眸子就像阴雨天泛着朦胧水雾的湖泊,又像雨后初晴时未散的云层与极目远方的天际线之间朗润的天宇。
这样的男人心里一定是有爱的,一定会爱的。

Tony想的正出神,一朵白蔷薇递到他眼前,“白蔷薇的花语是纯洁的爱情。”姑娘笑得眉眼弯弯,“远道而来没有更好的礼物,这个送您,祝您早日找到心仪的伴侣。”

他怔愣了片刻,连忙接过包得简约素雅的白蔷薇,跟店主姑娘道谢。
又在店里聊了一会儿,他跟姑娘道别走出小店。
午后阳光中的罗马尼亚春光如画,但是他步履匆匆,无暇他顾。

跟酒店要了一个精致的礼盒,他把白蔷薇放进去,开始做一件很久没有做过的事。
他拿起他那支价值不菲,只在动辄千万起价的合同上签过字的钢笔,开始写信——

✉——————————
James,

见字如面。
很久没写过信,格式什么的就别在意了。
嘿,士兵,荷兰如何?罗马尼亚可是一派春光,大街上到处都是美人。
虽然几天后我们就会合回去,但是今天意外的遇到件好事。
布加勒斯特的白蔷薇开了。
今天经过一家小店,花店老板是个美人,美丽的姑娘送给我一朵白蔷薇。
怎么说,我觉得它更适合你。
我记得你在罗马尼亚待过一段时间?这真是个不错的国家,虽然不能理解你对黑布林的执念,但是这里的集市上有不少看起来卖相不错的,怪不得你会选择这里。
别问我为什么不给你发信息,看到那朵花你就知道了,虽然我热爱科技,但面对这个小可爱,不写点什么相当失礼。
祝任务顺利!

Tony
✉——————————
 
 
Bucky收到Happy给他送过来的信件和礼物时,正在阿姆斯特丹鲜花展。

Bucky冬天帮神盾局做了个长期任务。任务结束后,跟他组队的Clint回家休假去了,Natasha则不知道去了哪里,红发女特工休假日总是没人摸得清行踪。
而为了答谢他的协助,难得Fury在放假这件事上发善心,委托给他一个名为文件交接实为公款休假的任务。

本来他也没想过要去鲜花展,奈何问起闯荡天南海北执行任务加吃喝玩乐的Clint时,对方表示“大兵你都拒绝我泡妹子的提议了,怎么能再不去鲜花展呢?难得遇上好不好?我跟你讲,鲜花节年年有,鲜花展可不一定啊!你在世界性都,不泡妹子再不看花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虽然说的挺有道理,但这是个有老婆孩子的人该说的话吗?!
好吧,你赢了Barton特工。

认命的穿戴好便服,他混入逛花展的青年男女之中。
Happy联系他的时候他正在郁金香展区,对方贴心的表示给他送过来。
此时他手里握着Tony给他的白蔷薇,站在一大片郁金香花田前面。

提起荷兰,没有人会不第一时间想起郁金香和风车。
远处有一两座风车房坐落,微风推动下扇叶缓缓转动着。
金红交织的郁金香花田一望无际,朵朵郁金香开得恣意如火。
像极了那个人金红的铠甲。

其实在布加勒斯特落脚前,他在阿姆斯特丹生活过一段时间。
荷兰有一个很多人视作生活习惯的事。
傍晚归家的男人总要带一束郁金香回家,送给自己的爱人。

他之前租的那套房子属于一对老夫妻,一间比较独立的小屋用于租住,其他的自己住。
大概是没有子女,想有年轻人做个伴,两位老人的租金并不高。
每天,他都会看到老爷爷无论外出做什么,回家总会带给自己的老伴一束郁金香。
那天,他回来看到老婆婆正在往玻璃瓶里插郁金香,犹豫着跟对方问了好正准备离开,老婆婆开口跟他攀谈起来,“小伙子,你大概不知道。”老婆婆眼角的笑纹带着暖意,“这花有句花箴言。”老婆婆稍作停顿,“走出孤独,自然会邂逅永远的爱情。”

他看见老婆婆已经有些不太灵光的眼睛里透露着怀念,“别看我现在是老太婆了,年轻的时候可是有很多人追求呢。老头子那时候也是个帅小伙,但是这不是我最终选择他的理由。”老婆婆看向Bucky眼中带笑,“我那时候觉得自己一个人就好,那些追求者不会长久的,再美的花不都有衰败的那天?”
“可是那个老滑头说,我们打个赌,到你变成老太太,我变成糟老头的时候,你还能收到我送的花。”
“说实在的,那时候赶潮流大家都送玫瑰花。只有他,送给了我人生中第一束郁金香。”
“您是怎么答复的?”Bucky有些好奇。
“我说,我猜你没本事承包我一辈子的郁金香,打赌就打赌。”老婆婆笑出声,“然后,我一直输到现在。”

老爷爷回家看到租他们房子的那个话很少的小伙子跟自家老太婆聊着天。
“说什么好事呢?”老爷爷把一束带着露水的郁金香送到老婆婆手里,轻吻自己爱人的脸颊。
“说你年轻的时候多无赖一直到现在。”老婆婆打趣道。
她看到Bucky看着他们,于是从花束里抽出两支,“给你的房间增添点生气小伙子。”

后来,他听到一些风声,只能遗憾地跟那对老夫妻告别,移居到布加勒斯特。
他那时以为自己一辈子就这么过下去了,直到那天报纸上的消息,Steve的出现,跟Tony的交手,以及后来的一切。
他经历了这些已经不求甚多,可是Tony不允许他这么做,他用他所能做到的一切,把他从孤独里拉了出来。

他攥紧了那封信,Tony的笔迹不羁洒脱,手里白蔷薇的香气若隐若现。
一阵风掠过郁金香花田,大片摇曳的郁金香仿佛真的燃烧了起来。
这让他想起那天任务结束,晨光中Tony闪耀着金属光泽的战甲。

那是怎样的一个人,他新奇,耀眼,光芒万丈。
他修补了命运在我过往人生中留下的空洞。
他帮我找回了过去,又为我轻启了未来。
如何回应这份善意?感谢未免俗套。

如果,我是说如果。
有那么一天,我有这个机会,得到这份荣幸。
我想带你去我去过的那些地方。
我想跟你去看你常去的城市。
我想与你分享我的人生。
光鲜的,青春的,肮脏的,破败的,我的整个人生。
告诉我,Tony,我应该如何定义这份感情?

他们看得太多了,Tony也好,Bucky也好,都曾在这个世界来回奔波。
他曾经看过大西洋波涛汹涌的海,他曾经看过地中海风情万种的岸。
他曾经遇见伦敦绵密如丝的雨,他曾经遇见努克漫天纷扬的雪。
他曾经走过曼哈顿人潮如海的大街,他曾经走过日内瓦空无一人的暗巷。
他曾经聆听布拉格精美别致的晚钟,他曾今聆听麦地那虔诚不渝的早祷。
他曾经被缚阿富汗荒漠深处的山洞,他曾经被缚俄罗斯松林掩藏的基地。
他曾经饮过拉斯维加斯昂贵精致的威士忌,他曾经饮过莫斯科辛辣醇烈的伏特加。
他们都曾经几乎走遍这全世界,一个行于繁华中亦曾碰触荒凉,一个行于黑暗中亦曾碰触光亮。
他们看到的是不一样的世界,拼在一起却又那么得完整。
而如今,他邂逅了布加勒斯特的白蔷薇,而他则邂逅了阿姆斯特丹的郁金香。
 
  
  
五天之后,Tony会议结束离开布加勒斯特,到阿姆斯特丹来接Bucky回去。
他走下飞机,看到夕阳下的Bucky向他走来,手里捧着一束金红交织的郁金香。
然后他笑着迎上去,手里捧着的那束白蔷薇被暖黄的阳光染成了浅浅的金色。
 
 
——————

“James,你说我们那时候怎么会想到给对方买花的?”
“不知道,我以为你知道。”
“我们当时拥抱了对方而不是骂对方娘唧唧的真是奇迹。”
“只能说明那个时候你就喜欢我了。”
“你要这么说的话,那时候你也已经喜欢我了。”
“你赢了,我的天才。不过你那时候在想什么?”
“我在想你值得更好的,James。”
Bucky闻言挑眉看着对方,然后下一秒Tony大笑着扑进他怀里,“而我,就是那个更好的。”
Bucky搂紧怀里的Tony跟他一起欢笑,然后转头望向窗台。
今天的白蔷薇和郁金香开得还真不错。

——TBC——

 

评论(8)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