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难得北京的好天气,故宫的红墙与蓝天对撞的颜色被琉璃瓦分割开来。
故宫的宫墙高到日头刚刚渐西就已经投下大片的阴影。
你说这墙有多高路有多长,又有多少深宫旧事消散在这里?又曾有多少女子,一生便只能于此间看到这方寸天空?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