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冬铁】好物杂谈(五)

5. Memory & Mission
    不敢忘却的记忆&拒绝完成的任务

对复仇者联盟的超级英雄们而言,如果说超级英雄的生活没有什么波澜,那证明他们终于不用再做超级英雄了。
日常的一切平凡美好在大战面前总显得不真实。
虽然并不是每天都有反派叫嚣着毁灭世界,更多的时候还是过着平凡的生活,但是一次次赌命般的战斗,反而把日常的一切变得像一场过于旖旎的梦境。

这是平常的一天,平常到Clint都懒得吐槽Bucky跟Tony到底第几次因为黑布林打嘴仗。
而警报声响起来的时候,Bucky眼见着刚刚还嬉皮笑脸准备拉开架势跟他斗嘴的Tony表情瞬间严肃起来,皱着眉头前往他存放装甲的房间准备战斗。

Bucky不喜欢看到他皱眉。
他觉得Tony应该过得比现在洒脱,至少不是每天忙忙碌碌,时不时还要来几场赌命的战斗。
Howard那时候都没有Tony这么事务缠身。
 
 
像往常一样拿起武器,Bucky跟上其他人迎接战斗。
所有在联盟总部的复仇者全体出动。

大概都觉得跟平时发生的战斗没什么不同,复仇者们一如既往的组织着战斗。
而等他们发现不同寻常的时候已经晚了。
因为好不容易收拾完残局,各自汇报时他们才发现Bucky不见了。
怪不得九头蛇要逼他们分散战斗。
这次攻击就是个陷阱。
而陷阱想要抓住的对象,是冬日战士。
 
 
“我就说怎么九头蛇残党今天的进攻方式不同以往,原来如此。”Tony气得双手狠狠拍在桌子上,“他们之前也不是没进攻过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有把Barnes抓回去的想法的!”
“Tony,你现在着急也没用,关键是得先找到他们把他抓去了哪儿。”Natasha柔声安抚着对方,“我通知了Steve,他任务刚结束,在赶回来的路上。”

深呼吸几次,Tony感觉自己被愤怒冲走的理智又回来了,“还好当时经过那家伙同意在手臂里装了追踪器。”Tony叹了口气跟Steve连线,“Cap你到哪里了?”
“我在回总部的路上,情况怎么样?”Steve的声音焦急而疲惫。
“至少我能知道他在哪里,我会把坐标实时传送给你,我们直接在目的地集合吧。”Tony眉头紧皱揉着太阳穴,“老天,希望我们到的不晚,以Barnes的实力还能被抓住,他们绝对计划了很久,我现在可以说百分百确定他们想回收他。虽然他脑子里的控制器取出来了,但是强制洗脑也会有一定效果,到时候他们再给他装回去就麻烦了。”
“我会尽快跟你们汇合,希望Bucky没事。”Steve叹了口气,以最快的速度带着Sam和Wanda往Tony发送的位置赶去。
 
 
 
Bucky清醒过来的时候,周围的一切陌生但又似曾相识,而他被缚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大意了,没想到对方的目标是他,本以为九头蛇不会再对他动心思。
一个陌生的面孔出现在他面前,“冬日战士,我们很高兴见到你。”
“我想我并不希望见到你们。”Bucky的语调冷冷的。

“哦不,我想过一会儿你就不会这么说了。”对面的陌生男子笑得诡谲,“那么,我们开始吧,这对你来说并不难是吗?”
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经历过无数次但每一次都让他痛不欲生的疼痛一股脑儿向他袭来。
虽然没有控制器,但是强制洗脑也是会让他暂时性失去记忆的,而对于九头蛇的人来说,这段时间足以让他们对他进行再一次改造。

他觉得自己的大脑开始在疼痛中陷入虚空。
他必须得阻止这些,这样至少再醒过来还有反击的机会。
好了,想想联盟的大家,James Barnes!
他拼命打起精神抵抗着,虽然经受过精神训练,但是抵御这个他从来没成功过。

连那个布鲁克林小个子的身影都开始模糊到抓不住的时候,Bucky开始怕了,因为虽然他的记忆在流失,但这感觉他再熟悉不过。
是了,他那时候每次被洗脑的时候都是这样的。
都是被洗去记忆,不记得了一切,但是强烈的失去感和不安让他每次都会有些反胃。

“嘿,James!”
熟悉的声音在脑中回荡,他看到浮现在他脑海中的Tony。
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他拼命的想着这些日子跟这个人有关的一切。

“士兵,你要继续为九头蛇效力。”
耳边传来那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可他渐渐感觉另一个声音占据了主导。
Tony……
“别听他们胡说,你是个英雄James。”那是笑得眉眼弯弯的Tony。

“抛弃那些没有用的感情!这就是那时候组织为什么改造了你!”他感到耳边九头蛇的人声音越来越远。
Tony……
“我觉得你可不是没有感情的老冰棍,你有趣极了。”

“你马上就要再次成为我们的武器了Barnes中士,哦不,冬日战士。”那个声音几乎听不到了。
Tony……
“你怎么会吃黑布林这么难吃的水果?”
“好吧,我还是好奇你这个本子里写了什么?”
“为什么不给我看?小气鬼!”
“这首歌很好听对吧?”
“哦,关于这个我跟你想的一样。”

Tony……我……
“瞧瞧你把这个钢铁甜心弄得,没有我你都照顾不好她James。”
“James你是不是特别喜欢跟我吵嘴?恶趣味。”
“James,把那个帮我拿过来,多谢。”
“一起去看演唱会吧James!”
“James……”
“James……”

 
他闭上眼睛。
Tony……
救救我吧……
 
 
 
Tony循着追踪器的信号找到Bucky时,对方已经被九头蛇冰封起来准备转移。
Tony的火气一下子上来了。
搞什么鬼!本天才好不容易把这根老冰棍解冻,你们又给爸爸冻回去!

“孤军前来,勇气可嘉啊钢铁侠。”抓住Bucky的九头蛇特种兵准备迎战,“我是九头蛇的……”
“Daddy不关心你是谁!”Tony一发掌心炮轰出去,“还有,美国队长下一秒就到了混蛋!”
“啧啧啧,火气真大。”对方惊险的躲开攻击,“可惜你们来晚了一步,他已经再次被我们洗脑了,钢铁侠。”

他不会……
不可能……
如果他真的……他真的不会再记得这一切……
Tony看向被冰封的Bucky,那些过往的日子过电影一样闪过他的脑海,恐惧、愤怒、心慌一股脑涌向他。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他们才能成为朋友。
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明明跟他如此不同,却又如此相像的人。
他甚至将自己的生死托付给他。

最重要的是,Bucky他好不容易能往前走了。
而你他妈现在告诉我,你让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你让他又回到了原点?!

“该死的混账!”Tony又一记掌心炮,冲上去跟对方对打起来。
随后赶到的队长一行人还有Clint驾昆式机带过来的大家看到这阵势二话没说加入了战局。
 
 
 
Bucky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没什么实质内容,只是自己一直在沿着一条荒凉的路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然后,他看到了Tony。
Tony低着头,他看不到他的表情。
他想喊住对方,可是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他想追上去,可是发现自己突然动不了了。

Bucky看到Tony转身迈步。
他走向远方。
他没有回头。

而他只能站在原地,看着对方的背影渐远直至什么都看不见。
他的钢铁手臂蓦地传来刺骨的寒凉。
然后他堕入深空。

突如其来的失重感瞬间把他拉回现实,他惊坐而起。
“James!James!James Barnes!”
他喘着粗气,听到有熟悉的声音在呼唤他。
他寻声望去,发现Tony握着他的手一脸忧心地看着他,而自己身处大厦医疗室。
这个医疗室是当时Tony为了治疗他的洗脑专门在实验室旁开辟的,后来成为了大家的公用医疗室。

Tony看着他良久沉默,就在Bucky犹豫着要不要说点什么的时候,他听见对方开口了。
“你还记得我吗Barnes?”Tony问得小心翼翼。

一瞬间,刚刚梦境里的感觉击中了他,那种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人的感觉。
人一旦有了重要的人,就有了铠甲,就像刚刚面对九头蛇时的他。
可是也有了软肋,就像现在的他。
他的心脏纠结疼痛。
“我不敢忘。”他握紧Tony的手,将对方拉到怀里紧紧抱住。
“我不敢忘。”他声线颤抖。

Tony惊讶于Bucky的举动,但是他没有推开对方。
“没事了”,Tony回抱住他,另一只手轻扣对方的后脑,手指温柔地穿过Bucky发间轻揉,“没事了,我找到你了。”

“抱歉。”放开Tony之后,Bucky有些后知后觉的不好意思。
“千万别。”Tony对他报以微笑。
“Steve他们呢?”
“Cap他们去审问抓你的那家伙了。”Tony放松下来之后感到有些疲惫,“我对那该死的家伙没兴趣,自告奋勇来看着你,随他们去审吧。”
“怪我,我大意了。”
“别自责,谁也不知道他们另有所图,而且,以你的实力被抓住,想必他们计划了很久。”Tony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他们对你做了什么,没有伤害你吧?”
“他们洗脑了我。不过看来他们没成功,毕竟我没有再一次失去记忆。”Bucky笑得有些苍白。

“幸好之前彻底取掉了他们的植入物,才让这次洗脑只是短暂性的。”Tony松了口气,“不过,能抵挡住强制洗脑没有强大的精神支撑是办不到的。”Tony陷入了思索,“你想到了谁或者什么?”
“我……”Bucky犹豫再三,“是你。”他最终如实相告。
Tony有些错愕,他怔愣了半天,“Wow,我还真是让人印象深刻。”

气氛变得有些奇怪。
于是Bucky决定说些什么。
“我……忽然想起一些过去的事。”Bucky躺了回去,“在九头蛇,我曾经被预先下过择日杀了你的命令。”他看着身姿开始放松的Tony,“不过幸好还没来得及确认下达我就已经脱离了。”
“相信我大兵,想我死的组织和个人里,九头蛇只是其中之一罢了。”Tony表示司空见惯,“今天真是够呛,你累了吗?”
“我想你应该快点去休息,毕竟打了两场恶战。”Bucky看着对方疲惫的面容,“我也有点困。”
“抵御洗脑是件相当累人的事,你躺会儿吧。我就在那边沙发上休息一下,你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记得叫我。”Tony说着走向靠墙的双人沙发。
 
 
不过,就算我还在九头蛇,我也不会做那个任务。
Bucky望着Tony的身影,回想起曾经的任务。

冬日战士还在九头蛇时,曾经被预知过一个关于钢铁侠的任务。
那时,他当时的负责人指着屏幕对他说,总有一天,组织会派你去杀了这个人。
他抬眼看着高科技大屏幕上的Tony Stark,那个人正在媒体面前游刃有余地谈笑风生。
“是。”他这么回答,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里的人。

可是,我不想杀死他,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是仅此一人,我不想杀死他。
我想让他好好活下去。

他眼睛的颜色很美,像琥珀,像焦糖,像辛辣醇厚中又带着甘甜芬芳的波本威士忌。
只一眼就能把人看醉。
只有一点点的美中不足。
就是那眸子在人群喧嚣的间隙里流露出的寂寞之光。
那个人藏得很好,应该没有人能注意得到。

可是他看到了,看得很真切。
那孤寂就像盘亘在璀璨宝石上的瑕点。
如果能把那寂寞赶出他的眼眸,我愿意付出一切。
我想让那对眼眸的光比上帝的眸光还要完美。

他几十年杀戮不止,只要组织下达的命令没有不去完成的,没有不去服从的。
但是这个人,他从一开始就否定了杀死他的命令。
那时的他不知道为什么。

后来,Bucky恢复了记忆。
他记得他在九头蛇杀过的人,他解除洗脑后曾经回想,被杀的那些人里除了一些让他感到痛惜的好人,还有一些人。
那些是恶人为了达成目的也必须要除掉的恶人。
而这些人在临死之前涕泗横流,他们的表情和脸让现在的他回想起来阵阵反胃。
他见过这个世界最丑恶最黑暗的那一面,他那几十年的人生都游走在那一面里。
他从不认为杀人是对的,可是他还是觉得那部分人真是无比恶心。

可是Tony不一样。
他见过这世界最丑陋的一面。
可是他用自己那颗美好的心来守护它。
 
 
一个人到底能有多大的潜力,他能做到的事到底可以有多渺小,又可以有多伟大?
这个世界有那么多不好,战争、饥饿、愚昧、贪婪、贫穷……罪恶横行世间,美好的东西因为这些的存在变得那么易碎。
幸而得你守护,它比它原本的不堪美好了那么一点。
只这一点,就足以让很多人尽享安稳人生。

Tony Stark,他身上本是覆盖着锐利的刺,在许多人看来,他傲慢,刻薄,超前,锋芒毕露。
人们议论他,追捧他,抨击他,语气里纷纷带着或艳羡,或嫉恨,或怀疑,或崇拜的情愫。
他本应该在纸醉金迷里大笑度日,他有着超越于时代的才智,他是天才,花花公子,慈善家,亿万富翁,他有那么多耀眼的身份。
他本应用他那些尖锐的刺把那些虚伪的、愚昧的、卑鄙的面孔刺得鲜血淋漓,然后从容地全身而退,那是他应得的高傲和洒脱。
可是他却愿意为了守护这个有那么多丑陋不堪的世界收起尖刺,磨平棱角。

他曾经看见过那个人在媒体的聚光灯下,用戏谑的语气,说着“帮助我们的人民是我的乐趣。”
人们笑着,尖叫着他的名字,可心里还是跟平时一样,觉得这又是天才一句迷人的场面话。
他是认真的,Bucky知道,他是认真的。
Tony他其实不擅长说谎,他漂亮的大眼睛总能泄露他的真情实感,只是人们并不想去探究,他们只关注他的巧舌如簧,他的傲慢不羁,他的声色犬马。
他们只知道他们想知道的那部分,然后判断是憎恨还是迷恋这个人。
他们不想知道那蓝色反应堆旁边的心脏是否依旧温热。

但这些都与他见到的Tony无关。
他觉得Tony是他见过的最复杂的人,但那些看似矛盾的特质放在他身上出奇的合适。
他见到过Tony不同的多面,还有没有铠甲遮蔽的他,那些欢笑的,毒舌的,搞怪的,痛苦的,幼稚的,温柔的……那都是他。
他凡人的身体被金红交织的铠甲覆盖,像火焰般灼热耀目,可是胸口闪烁着的蓝色反应堆却如秋日的天空那般温柔旷远。
那副铠甲下面,安放着一颗炽热的心脏,在创伤造就的反应堆旁努力而鲜活地跳动着。
那跳动的回响,是天才对着世界温柔的絮语。

这世界给我千百种厌恶它、痛恨它、唾弃它的理由。
但我还是该死的爱着它。
那絮语如是说。
 
 
他现在知道了。
其实他们之间,原本就没有那么不一样。
他们曾经是杀人的锋刃。他本身就是武器,而Tony说过,他设计的那些的Stark工业出品的武器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了。
可是一旦意识到这一点,他们还是想摆脱这个身份,想去守护,想去为这个世界而战。
即使错在使用武器的人,而不是他们,他们依旧感到是自己的责任。
所以,他们即便会被误解被中伤,也还是舍不得放弃。
即便会痛苦,会孤独,也咬牙坚持。

不过,现在好了。
我们结识了彼此。
我有你了Tony,而我发誓,只要你需要,我会陪着你。
我不敢说永远,但是,我有生之年,一定会。
 
 
Bucky起身,走向陷入沉睡的Tony。
他轻轻抱起对方,把他送回房间,盖好毯子。
拨了拨对方额前的碎发,他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
辛苦你了,我的天才。
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他冰冻如铁的人生里,坚冰终年不化。
怎么可能获得温暖呢?太阳遥不可及,而对他而言,光是好好活着就已经拼尽全力了不是吗?
可是,没有想到那被天才藏的严严实实、遍覆铠甲的温柔,一点点的渗透到了他的心里,和他此后的人生。
他听到了亘古不变的冰川松动的声音。
嘀嗒嘀嗒,那水流汇聚成川,向着大海和这万千世界恣意流淌。
 
 
 
 
 
————————

Bucky其实并不知道,那天他把Tony送回房间的时候,Tony已经醒了。
Tony那天睡得很浅,Bucky抱他起来的时候他就醒了。
然后他感觉自己原本不堪重负的小心脏因为这份温柔狂跳不止。
大天才表示打死也不会承认那个怀抱很温暖,让他有些不想离开。
所以,Bucky至今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家的宝贝天才特别喜欢窝在他怀里。
不过呢,这对冬日战士来说,当然乐见其成。

 

——TBC——

评论(2)

热度(71)

  1. Marina_铁罐的笑容由我来守护天南地北单飞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