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冬铁】好物杂谈(三)下篇

3. Old Friend & New Comrade(Part Two)
    老朋友的促膝长谈&新朋友的围炉夜话(下篇)

冬日战士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他那七十年过往种种的细枝末节,即便是Steve也只有告诉过他一点点必要的信息。
然而Tony曾经主动来问过他。
那天的Tony收起玩世不恭,语气恳切。他的眼神里透露着的情愫不是同情,也不是怜悯,更不是窥探秘密的乐趣。
那是理解,还有隐秘的找到同类的安慰感。
他那时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明明那么不一样,但他突然有一股冲动,他想告诉眼前这个人。
可是最终他还是没有多说。
然后,Tony深深叹了一口气,“罢了,我自己去查好了。”他这么说了。

要说想要查到什么这一点,也许Stark比很多特工还要专业,他暗自腹诽,也就由对方去了。
接着对方将近一周都没有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再次碰面的时候,对方对他的态度如常照旧,可是再也没有开过他铁胳膊之类的玩笑。

后来他发现,Tony有事没事就找茬跟他吵嘴,但都是无伤大雅的互损。
而他自己乐见其成。
甚至后来因为他们的频繁互动,大家开始还以为他们之间有矛盾,纷纷过来调解。
Bucky其实看得明白,这是Tony故意的。
让他可以跟大家说得上话,毕竟万事开头难,交朋友总是得有人先迈出第一步,所以,Tony把他自己推了出来迈这一步。
因为这样,Bucky很快就跟联盟里其他人熟络起来。

Bucky的洗脑被Tony和他请来的专家们成功解除后,Tony帮他换上了修复好的机械臂。
在大家的邀请下,他爽快地答应了加入联盟,毕竟,他也希望能为新朋友们出力。
Bucky的任务和Tony少有交集,毕竟术业有专攻,他更适合跟Clint和Natasha一起出任务,而他跟Steve更是老搭档了。
但是,凡事总有例外不是吗?

为了解决一个频繁窃取科研基地机密用作他途的事件,Tony和Bucky组队出任务,他主要负责跟科学家们聊天获取线索,Bucky的身份是保护没有装甲的Tony,事实上主要负责暗中调查。
两人一明一暗一番侦查之后,目标很快锁定在了一个内部人员身上。
为了不打草惊蛇,同时还能放长线钓大鱼,两个人商量之后Tony吩咐Friday黑进基地监控系统全方位监视,以便在时机成熟的第一时间将对方一网打尽。

决定动手抓人那天,他们住进了附近Stark工业控股的酒店,里面有Pepper几年前帮Tony安排好的一个专属房间。
事实上,每个重要位置的Stark旗下酒店都有这样一个房间,不仅放有一套应急装甲,还可以远程调用Friday的控制界面,方便Tony的行动。

“真不敢相信你这里有壁炉。”当两个人带着纽约冬日的寒气进屋时Bucky如是评价。
“Pepper的主张。”Tony无奈耸肩,“她觉得这样比较温馨,天知道我出任务才会住的地方为什么需要这个。”
“贴心的女士。”Bucky一边安放狙击步枪一边评价。
“那是,从当时她那副我不同意下一秒就会用高跟鞋怼我的表情上来看。”Tony操作着Friday的远程控制界面,“根据每次我让Pepper抓狂的后果,我觉得还是多留几次给更重要的事比较好。”

Tony给Friday交代好监视事项之后看到Bucky正在给壁炉烧火添柴。
“看不出你做这个还挺熟练。”
“不过是‘老人们’擅长的事。”
“哈,别再揪着那个玩笑不放了小气鬼。”Tony开怀一笑,“喝一杯?”他晃了晃手里的瓶子,毕竟Friday报告可以行动之前只能等待。
“威士忌?好主意。”Bucky挑挑眉,扔了两根燃木到壁炉里,然后跟Tony一起围坐在壁炉旁取暖。

小口品着威士忌,两人陷入静默。
因为有壁炉的火光,Tony只开了房间里几个昏黄的壁灯。
而房间墙壁隔音效果很好,唯有炉中被火焰吞噬着的燃木不时劈啪作响。

“你真的想知道?”打破沉默,Bucky饮尽杯中的威士忌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什么?”Tony有些疑惑地抬头看向对方。
“那七十年。”Bucky闻了闻带着果木气息的酒香,“这瓶波本很不错。”
“我……”Tony有些无措。
“是你的话,我想告诉你。”Bucky摇晃着杯中液体,“不止那七十年的事。”

Tony虽然查到了很多,但是他知道,那些还不够。
那些不是他最想知道的。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执着于这个,明明不关他的事,那是Bucky自己的伤口,明明他没有资格探究,没有人有资格。
但是Bucky却对他说想要告诉他,因为是他。

他看着火光映照下Bucky的侧脸,对方转过头来正视着他,那双灰蓝色的眸子在火光的映照下无比明亮,但又因为周围光线的暗淡而深不见底。
像是有火在冰里燃烧。
于是他举杯饮尽剩下的酒液,自斟一杯,“那我们还等什么?”他向对方举杯示意。

Bucky举杯回应,小酌一口思量着开口。
“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我不知道你从Steve那里知道了多少,也不知道你自己去查知道了多少。”
“大概你能知道的是我四十年代和Steve闯荡布鲁克林还有混迹战场的光辉事迹,以及我被九头蛇如何对待。”
Tony点点头肯定了对方的说法。

“是的,你看到了,我唯一能为你补充的就是,没错,那真的很疼,痛不欲生的那种。”Bucky停顿下来,举杯喝了一小口威士忌,“而关于那些年发生了什么,我不愿意说是因为无话可说。被洗脑,被冰冻,再被启动,去做被指派的任务。还有被装上这个大家伙,再不时被一些记忆碎片搅得心绪不宁。”他敲了敲自己的机械臂,“然后,剩下的不过是对自己被控制的无力感和被当作工具杀人的悔恨。”
“于事无补不是吗?我现在做什么都没有用,就算我现在用我的格斗刀捅死自己,这双手杀死的人也回不来。”
“所以,我对此无话可说,Tony。”

他抬头看着对方的眼睛,那双眸子的颜色就像手里的波本威士忌。
然后对方看着他,理解的,不是泛滥的同情,是理解,是感同身受。
为什么?他不明白。
不是因为觉得Tony是个亿万富翁,是个让姑娘们为之倾倒的万人迷,是个超级英雄,所以他不可能理解。
而是,为什么这样的一个人,会有跟他类同的经历?
不应该的,这世道可以折磨James Barnes这样曾经身陷战争的老兵,但是不应该是Tony Stark这样的人。
不应该是有一双威士忌般醉人眼睛的人。
他应该有一个安稳人生的,因为他是那么的……
Bucky摇了摇头,接着说“这一切导致了我们之间的兵戎相见。虽然那之后也许你不想听婆婆妈妈的道歉,但我还是想说,对不起。”他向对方举杯致意。

“鉴于你开始用我的名字称呼我,我想我也该礼尚往来称呼你James。”Tony举杯回应他,“如果是为了不能掌控的人生,我想说没关系。”
“我想都到了现在,说说西伯利亚的事也无妨。”Tony放下酒杯。
“说实在的,我不知道我那时候为什么会那么愤怒,那不像平时的我,我不知道,或许就是只是因为我的怒气该死的没有一个出口。
我知道了真相,知道了他们的死不是天灾而是人祸,我能去怪罪的那个真正的幕后黑手,九头蛇那个组织基本上已经只剩下残兵败将,连个影子都找不着,我连轰他们的老大一记掌心炮的机会都没有。
好死不死Steve还一直瞒着我,如果没有Zemo从中搅局,我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

“我宁愿一辈子不知道,也好过在错误的时间知道了真相。
Steve说那不是真正的你,你是被控制的。
我知道啊,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可是,那我的愤怒呢?我的仇恨呢?我这些年积攒的几乎将我逼疯的梦魇呢?
你就正好站在我面前,我当时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杀了你,杀了你就结束了,杀了你这些年的一切就都能结束了。”

他拿起酒杯猛喝了一口,辛辣的酒液让他轻咳了两声。
“大概那时候我看到的不是你,而是过往岁月里挫败的后悔的我自己。
所以,事后冷静下来之后,我恨不起来,我只能痛恨我自己。”
他摆摆手,“所以,这件事结束了,我知道我忘不了它,你也忘不了,但它就是结束了。”

“不如我们换个话题,说说你的笔记本怎么样?”Tony笑着说道,“我和小鸟都很好奇。”
Bucky闻言轻笑了一声,“我算看出来了,你跟Barton特工都容不下秘密。”
“我是求知欲,他是职业病。”Tony辩解道。
“没什么特别的,也就算个日记而已。”
“总有些东西跟谁也没法谈不是么,想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但是又想要留住这份心情,只好把它写下来,这样的话还能回头再看看。
虽说多年之后再拿出来看,很可能会嘲笑现在的自己,但是起码不怕忘记了。记着记着也就习惯了。”

“我想记录下我的每一个值得记录的瞬间,那些活生生牵动自己心绪的一切,就算那件事小到不过是吃到了一个好吃的黑布林。”
“我以前不会这样,以前的我觉得每一个新的一天,都会有享用不尽的快乐等着我,没必要留恋什么,没必要总是舍不得过去,后来发现错的离谱。”
他把自己的半杯酒续满,“到我不能信任我的脑子之后,我觉得我应该趁自己清醒的时候多写写,为自己留下点东西,省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除了双手的血债什么都不记得。”

“你不会知道,我那个时候曾经想过后来。”Bucky的眼神像是平湖中泛起涟漪,“我那时候觉得应该肆意挥霍青春,去闯,去冒险,然后找一个可爱的姑娘结婚,当然,这得在Steve之后。”
“这方面我一点不担心自己,但是他,God,不看他找到好人家我心里不安。就算Peggy那样真心喜欢着他的好姑娘,他进度都慢得要命,连个我喜欢你都不好意思说出来,面对Peggy的时候就像嘴被借走了一样。”说起Steve的情史,Bucky总是恨铁不成钢。
“而且,我还得在战争结束前好好盯着那家伙。在隐蔽和暗杀这方面Steve可不如我。看他的制服你就知道他的行动一向有多招摇。”
“不能更同意你了James。”Tony对Steve被损了这一事实笑出了声,而Bucky紧随其后。

“很好笑对吧,我也觉得很好笑。”两个人笑够了Bucky接着说。
“然后,我要活到70岁,最长80岁,不能再多了。嘿!你笑什么,我可不想变成一个不能动的老头子,满脸皱纹什么都看不清,这不体面,80岁高龄是底线!”Bucky没什么威慑力的瞪了没憋住笑的Tony一眼。
“好了,言归正传,我要躺在摇椅上睡死过去,抱着我的老猫,我老了应该养个猫,这是必须的。我的老太婆会为我送终,然后……谁还在乎然后,我都去极乐了!”他耸耸肩。

“但是事与愿违Tony,越想获得幸福的人越得不到这玩意儿。
不过我也不想抱怨,天知道我那时候经历了什么,我受住了,我活下来了,但别说跟别人聊了,他妈就算是我也不想再想起一点点关于那七十年的破事。”
“可是破天荒的,我想告诉你。”
Bucky起身与Tony碰了一杯,又为各自满上。

“刚才的笑我无意冒犯James,我只是觉得奇怪。”Tony接过对方递过来的酒杯。
“你的叙述,你的语气,你的……梦想,如此熟悉。”
“说真的,在15岁的时候我也这么想过,毕竟,我那年从MIT毕业,正准备跟这个坑爹的世界Say Hello。当然,要把你那个设想中的Cap换成Rhodey。”
“还真是奇妙的相似。”Tony总结道,“而且一样的,事与愿违。”

他们沉默下来。
“你说,像我们这么受欢迎的万人迷怎么会认识他们那种傻小子的?”Tony突然开口问对方。
“你说的很有道理。”Bucky点头附和,“不考虑时代问题,明明我们两个应该成为死党。”
“你说的也很有道理。”
Bucky和Tony放肆的大声欢笑,炉火的光芒在他们脸上跃动,木柴燃烧得劈啪作响,偶尔有火星倏忽而逝。
只是那笑声渐渐地变了。
然后他们同声哭泣。

更快一些调整过来的Bucky吸吸鼻子,给还在抽泣的Tony拽了张纸巾。
“这种话题和环境还真容易多愁善感啊伙计。”Tony笑了笑接过纸巾,“我是说,你能想象吗,我们两个有一天跟肥皂剧女主角一样哭得梨花带雨的,我的老天。”
“还真是。”Bucky用手指摩挲着酒杯,“大概是因为喝了酒吧?”

Tony忽然在想,不止他们两个,他们这些人里面,没有一个人的过去跟幸福或者其他什么类似的词语扯得上太大的关系。
更准确的说,他们都真切的拥有过,最后又都失去了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
简直都能再写本悲惨世界了,分好几部的那种。
悲剧主角们为了他人的喜剧战斗着,就像今晚,和此前无数个日夜。
这是喜剧还是悲剧?

Friday的监视报告来的时候,两个人都放下了酒杯,Bucky提起自己的狙击步枪。
“该干活了。”Tony召唤出备用装甲。

当晨光为纽约的人民拉开新一天的帷幕,他们的英雄在夜色中凯旋归来。
跟神盾局特工们完成交接,熬夜战斗的两个人准备回去好好补个眠。
“你先走吧,我正好做个晨跑。”Bucky对身着装甲的Tony说道。
“认真的?提着狙击步枪晨跑?”Tony笑着合上面甲,“不,我们当然一起回去了,伙计。”
然后,Bucky迎着朝阳,看着升起的太阳为Tony的金红装甲缓缓镀上金边,他感到一团火从他眼前一直烧到了心里。
然后眼前的人对他伸出手,声音隔着面甲混合着电子音传入他耳中。

他说,“来吧,该回家了。”

——TBC——




 

天猫洋酒节的时候买过一瓶KNOB CREEK九年波本威士忌。
50度的波本辛辣但是又带着甜味,带着果木香气。纯饮很棒,兑可乐调制也很棒。
酒的颜色特别像Tony眼睛的颜色。

感觉男生很容易因为酒精开启话题。
作为酒精饮料爱好者,虽然是女生,但是跟自家基友团一喝酒就有聊不完的话题。
* 不过友情提示妹子们,除开酒精过敏不能喝,如果酒量不好或者不确定自己的酒量不要轻易尝试纯饮威士忌,后劲儿很大。实在想喝可以以7比1及以上的可乐威士忌比例调酒,这是我给我姐兑酒的比例,味道也不错~
适度饮酒,宿醉不是闹着玩的~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