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冬铁】好物杂谈(三)上篇

3. Old Friend & New Comrade(Part One)
    老朋友的促膝长谈&新朋友的围炉夜话(上篇)

如果有人认为当初Tony一声不响的主动接受了Bucky的存在并原谅了Steve也是不现实的。
当时的Steve也是这么想的,上周Tony拿到地址后把Bucky带到Wanda的生日会上时,所有人下巴都快惊掉了,连Vision都差点没拿稳手里的平底锅。所以突然被Tony唤到实验室的时候,他内心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Friday,关掉音乐。”Tony放下手头的东西,示意对方坐在自己的工作椅上,“关于Barnes的治疗,我想跟你谈谈,也有些事想问你。”
“Tony,你还好吗?”Steve问得小心翼翼。
Tony没料到对方会问这个,“我很好Cap。”他拍拍给他推来椅子的Dummy,小机器人欢快地转着机械手回到原来的位置,沿途还碰掉了一个扳手。
“可是Natasha说你并不好。”Steve摇摇头,“你可以跟我说的Tony,就算你骂我也好,别藏在心里。Nat在电话里说了你的PTSD,而回来看你又换上了反应堆,我就知道了问题比我想象的严重。回来以后我一直都想跟你谈谈,但是没有勇气开口。”他抬头看着对方的眼睛,蓝眼睛里写满了殷切诚恳,“说说吧,说说你想告诉我的,我不知道的。”

Tony沉默着,而Steve耐心等待着他。
“如果你坚持,好吧。”他开口,轻声叹息,“怎么说,我想告诉你,你没有必要觉得都是你的错Steve。
  我看到那封信之所以选择原谅你,是因为我始终相信你的善意。
  我不会往不好的方向推想,是因为我始终把你作为挚友看待。
  我没想错对吗?”

Tony起身,从实验室的柜子里拿出了什么递给了Steve。
那是属于美国队长的盾牌。
“虽然是老头子做的,但不管怎么说,这个属于你,它是你们的友谊见证,我不能拿着它。在瓦坎达的国王陛下的帮助下,我已经修复好了它,当然我让他帮忙保密了。”
“可是我很想知道,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呢Steve?
  你举起盾牌看到那个狼狈的我,拿起它砸向我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呢?”

“我发誓,我没有想要伤害你。”Steve接过盾牌,用手抚摸着完好如初的盾面。
“可是Tony,当我看见你用手护住要害的时候我害怕了。
  因为我发现,我不顾一切的想让你停下,可是需要停下的也许是我。
  我把一切都搞砸了。”
他眼底浮起悲伤,抬起一只手痛苦地捂住脸稍作停顿。
“也许,那个法案的事情我们各自有不同意见,但是,在西伯利亚,你不是为了法案的事来的,你不是为了阻止我,你是为了帮助我,帮助我们。
  可是我都做了什么?”
“我不止一次的想,如果在一开始讨论那件事的时候,我能好好听你说一句而不是急着反驳。
 如果我能坚定立场但不是盲目固执。
  如果我能从你的立场思考一下。
  如果我能不那么自以为是早点告诉你真相。
  不会变成那个样子,你不会在天寒地冻的西伯利亚一个人孤零零的待那么久,Bucky不会受那么重的伤,我也不至于带着Clint他们东躲西藏。”

Tony听着Steve的剖白沉吟了片刻。
“我们都做错了事,很多地方我跟你犯了类似的错误,你不必苛责自己。”
“那之后分开的那段时间,我一度想过,是的,你也好,Barnes也好,你们都失落了70多年,被这世道折磨的不像样,也许Barnes比你更惨一点。
  所以我原谅你,原谅他。原本他就是被控制的,我甚至感谢你那时候拦住我,如果杀了他我会后悔的。”

他语气依旧平淡像是讲着别人的故事。
“只是我转念想到——那我呢?我的童年记忆里老爹不是在找你就是在搞实验,而我面对他的时候他几乎都在说你,说你们的光辉事迹。
  然后在我最需要他们的年纪我失去了他们。
  我在本应该年少轻狂的年纪撑起公司。电视上怎么说?浪子回头。我搞研究,贩军火,黑白通吃,还真是段让人印象深刻的青春成长史。
  然后呢?我在阿富汗九死一生,还多了这个玩意儿。”
他抬手敲了敲胸前的反应堆,轻咳了两声。
“然后世界级军火商良心发现了。嘿,此处应有掌声,老派英雄主义的调调不是吗?
  我关掉军火部,我穿上装甲,我成为钢铁侠,我开始拿自己这条命不当回事儿,跟一群跟我一样或比我更甚的怪胎们拯救世界。
  但是Tony Stark永远不能让人满意,他骄傲自大,教科书级的自恋,自私懦弱,屁大点事就患上PTSD,他们还有用过什么词我记不起来了,你要是知道也可以补充。
  所以这一切是我是应得的吗?我活该遭报应吗?”
 
Tony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眼眶发红,握紧双拳以抵挡自己的颤抖,几乎用吼的发问道,“是吗?是这样吗?告诉我Steve!”
“不是的!不是的Tony!没有人会这么想!至少我不是,Nat他们都不是!”他急切地想要安抚对方,否定那自我厌弃般的话语。
“我……我很抱歉,如果你不能再接受我的友谊,那么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Steve,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可以重新开始。
  摒弃过去,重新开始?
  开什么玩笑?
  你能摒弃过去吗?你能忘记你把我老爹做的那盾牌插在我胸口的那一刻吗?
  你能忘记我把Barnes机械臂轰下来的那一刻吗?
  我不能,我会记得无比清晰,每一次看见你盾牌,看见Barnes,这些都会反复提醒我发生过的一切。”
他看着对方,在那双蓝眼睛被悲伤淹没之前开口。“我不是在责备你,你别这么看着我,拜托,你都让我有负罪感了。”
“如果立场对调,把Barnes换成Rhodey,我毁了老爹做的盾牌也要阻止你,我会做出跟你一样的事。
  哪对好朋友还没吵过架,就像我跟Rhodey,你跟Barnes也不可能从来都没个矛盾。
  只是,别说什么重新开始的傻话,我们的友谊没结束过不是吗?
  别说在西伯利亚的时候,我那时候说的是气话。”

“我们俩还真是……”Steve笑着摇摇头,带着些许无奈,“说起来我们好像从来都没有不加争吵的说过这么多话。
“但是通过这件事,我觉得我们有话一定要说出来,而不是藏在心里。也许我们各自经历并不相同,有些事不能完全理解对方,但是至少我们坦诚一些不会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我不想再等到两败俱伤,等到我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出现,等到我们之间有人永远地离开,再说抱歉。”

“很高兴我们达成共识伙计。”Tony揉揉眉心,起身走向咖啡机。
“说实在的,Barnes让我惊讶,我很高兴Barnes他没有苦大仇深的跟我道歉赎罪什么的。
  如果他一直跟我婆婆妈妈的道歉,每天都顶着一张欠我钱似的脸对着我,我会相当不自在。
  那会搞得我跟恶人一样,老是揪着一件事不放,说不定到时候你还会过来劝我,说什么那不是真正的他,他当时被九头蛇控制了balabala……
  别说你不会这么做。
  真见鬼,我当然知道,高科技的东西我懂的会比你少吗?我甚至都知道他脑子里的东西是怎么工作的,不然你以为我今天为什么叫你过来?”

他端了一杯咖啡坐下,顺手帮Steve拿了杯水,“所以,我们没事了对吗?”
“我想是的。”Steve笑着接过Tony递给他的水杯,把盾牌靠在桌边。
“很好,现在跟我说说你的老朋友吧。”他捧着咖啡杯在真皮的工作椅里找了个舒适的姿势窝起来,“一方面满足我的好奇心,另一方面或许有助于接下来我和医生帮他解除洗脑什么的,他需要这个。”
“确实,这一直困扰着他。”Steve也放松了下来,“你想听哪部分?说实在的,Bucky被九头蛇抓走之后的我也不那么清楚,他并不多想谈的样子。”
“说你清楚的,属于你们老冰棍的辉煌四十年代。”
“喔,那可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
“洗耳恭听。”
  
 
Tony跟Steve那场持久的对话一直到日头渐西。
他本来只是想了解一下Barnes好为接下来一些工作做准备。谁料先跟Steve来了场敞开心扉的谈话。
这让Tony觉得有时候有些话说出来会更好,好吧,他挺需要这个。
当然,后半段他主要是在听Steve讲Barnes的事。
不得不说,Uncle Rogers在讲故事方面比自家老爹强一些。
……好吧,强不少。Howard只有讲科学的故事时才引人入胜,但是显然小时候的他跟现在不一样,更喜欢跟科学无关的故事。

Steve口中的Bucky跟现在的冬日战士完全不一样。
那个属于40年代的Bucky风趣幽默,阳光健谈,总带着痞痞的迷人微笑。他讨人喜欢,在姑娘们里面广受好评。
“那时候在姑娘们心中他就是布鲁克林的小王子,虽然说出自己好兄弟的这个外号有点儿奇怪,但姑娘们起的我也没辙。”
“我成为超级士兵之后,因为Peggy注意力都在我这里,结果Bucky抱怨他变成了以前的我。其实并没有,咆哮突击队不出任务去酒吧喝一杯的时候,他依旧是全场最耀眼的那个,也许姑娘们一开始会来找我,但是后面都跑到他身边去了。”美国队长这样评价着自己的友人。
“啧啧啧,我隐隐听出了嫉妒。”Tony吹了声口哨。
“闭嘴听故事Tony!”Steve向对方表示抗议。
“My bad, my bad.”天才先生摆出个投降的手势。

Steve口中的Bucky无比关照自己的友人,仿佛现在的美国甜心一直都是那个布鲁克林倔强的小个子。
“那时候我还是个豆芽菜,被大个子欺负的时候他总能在关键时刻出现,打得他们找不着北,冲这个,我感谢他一辈子。而且,Bucky每次跟姑娘约会都不会忘了给我找个伴儿,一般是姑娘的好友什么的。说实话,那个时期的我表现差极了,还又瘦又小,亏他一直没嫌弃我。”
“喔,这可真贴心。”Tony坏笑着喝了一口咖啡。

Steve怼了他一眼接着说,“不过我觉得,Bucky他可能不知道,即使后来我成为了超级士兵,那时的他依然让我安心,因为有他,我不必担心那些来自暗处的冷枪。他是最棒的狙击手。”
“照你这么说,我们的Barnes中士跟你一样曾经是阳光招贴画上的那种五好青年?”Tony总结性地问道。
“要按你的标准,那小子可不是,他鬼点子多着呢。”Steve笑着说,“战争期间总有些不那么‘美国队长’的事,都是Bucky去做的。”
“好吧,收回前言,Barnes中士是个坏男孩,虽然我还是觉得你说的那个Barnes就是阳光招贴画上那种。”

那天的谈话以不久前回来的Bruce提醒他们快吃晚饭了而告终。
只是结束谈话之后,Tony一直在想,如果是那样的一个人,那七十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成为如今的冬日战士?
在跟Bucky为数不多的谈话里,他依稀可以看到Steve口中那个Bucky的影子,可是那影子终究淡得抓不住。
就跟曾经的自己一样,他也找不到从前那个随性张扬,骄傲任性,游戏人间的自己了。
时光、世界和苦难让他成为了现在的他。
他开始妥协,让步,伪装,用战甲覆盖住自己普通人的身体,只为了守护他想守护的一切。
说来,还挺怀念,毕竟那时候的他简直辣透了。
 

后来他去问了Bucky,问他想不想跟他说说过去。
那七十年的过去。
回应他的唯有沉默,虽然他看到了那灰蓝色的眸子里闪过的讶异与犹豫。
意料之中的结果。
“罢了,我自己去查好了。”
不想提起就不要勉强,料定那也不会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而对方默认了他的行动。

他查遍了所有有关的资料,Natasha曾经公布的九头蛇文件,神盾局截获或者他黑到的九头蛇的资料,他问过Natasha之前对Bucky的调查,甚至他还飞去德国费了些周折跟Ross借阅了Zemo那本冬兵计划的笔记本。
他想知道那空白的七十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看到的一切让他感到震惊。
他甚至为那个人感到愤怒。
他开始更加主动地跟Bucky说话,用挑衅的语气让多数时间沉默着的对方开口跟他打打嘴仗,慢慢的,这甚至从刻意变成了习惯。
但是他从不开他手臂的玩笑。
他知道,那是Bucky最痛苦的部分,失去手臂,沦为杀人机器。

他争分夺秒地修复好了他在西伯利亚打断的手臂,甚至还做了必要的调试与升级。
他找来跟自己关系好的几位医生商量对策,甚至还把Bruce拉了过来。
“说过多少遍了Tony,我不是那种医生……”博士最终还是认命的被钢铁侠拖走。
他想尽办法试图拯救Bucky,仿佛拯救他自己一样。
他没想要过什么回报,但每到这时候毫无欲求的人反而总会收到意想不到的回报。
 
  
 
 
多年以后回忆往事,钢铁侠总是在想——

我是傻了才会觉得这家伙曾经是阳光招贴画上的五好青年!
虽然不想承认,果然Steve总是对的!
还有,我是疯了才会帮他修这个该死的手臂!

被冬日战士用铁臂单手禁锢住双手,被按在床上,还被吻得七荤八素的钢铁侠晕乎乎地想着。
算了,谁让他现在是本大帅哥的男票呢……

——TBC——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