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冬铁】好物杂谈(二)

这一章后半部分明显就是逗逼向,觉得ooc了的话算我的锅。
有盾铁口嫌体正直损友向瞩目。
——————————
2. Phone Call & Friendship
    一通让你回家的电话 & 一张纸拯救了的友谊

在日子过得舒适的时候回忆过去是Steve的一个小习惯。
他把这称为忆苦思甜、以史为鉴、追忆那艰苦卓绝的岁月……
而关于过去,Steve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内战后Natasha打电话让他们回去时说的话。
不是他多愁善感,那可是复仇者们最大的一场危机,比外星人入侵地球什么的危机多了。
他有时候会想,如果能让我们回来不是以Tony受伤为契机,我当时就算是被Natasha用大腿甩晕在地上拖回来的都值。

那是一个瓦坎达的云雾天,厚重的雾气让落地窗外黝黑的豹子雕塑都有些看不真切。
“Captain,你们是时候回来了。”红发特工在电话另一头声线疲惫,“Tony好不容易搞定你们的通缉问题,这比让他跟发狂的Hulk打一架的十倍还累人。”
“Natasha我想我们回去并不合适,你可能不知道……”好队长在电话另一头语气有些躲闪,就像外面漂浮不定的水汽。
“听着,Steve,该死的我不知道你们在西伯利亚发生了什么,但是Tony现在的情况可称不上好!”Natasha的话像电流般击中了他。
“他怎么了?!”
“你先说说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记得我们在九头蛇老基地发现的吗?Tony他……他知道了Howard的死因,Zemo当着我们三个人的面放了录像,Tony他……我隐瞒了他,他无比愤怒……他要杀Bucky,我不知道该怎么阻止他,然后就……”Steve堪堪按下心中焦虑,试图跟Natasha说清楚一切。
“然后你们就打了起来,打完你就把他扔在那里了是吗?”
Steve觉得他都能看到红发女特工的寡妇蛰蓝色电弧闪烁了,“是……Nat我……”

“知道吗?我挺少后悔的。但我听了你说的这些我甚至都后悔当时帮你们去西伯利亚了。我放任你跳进了陷阱,虽然这一点倒不怪你,你那时候也不可能知道那是陷阱。但是Tony呢?他是怀着朋友而不是超级英雄的心去帮你的。”Natasha透过窗玻璃看着病房里睡着的Tony,眉头皱得更紧,“他那时候身上还有伤,一个胳膊还吊着绷带,因为那个狗屁法案偏头痛,时不时还会左臂发麻,估计百分之八九十是因为心脏的问题没有完全解决。”
“他还好吗?我当时没有想到他是自己去的西伯利亚,后来还是Sam告诉我的。”Steve的语气中充满了抱歉。

“我现在在医院,有一小股佣兵不知道奉谁的命令作乱,里面甚至还有变种人,Tony受伤了。”Natasha长叹了一口气,“他PTSD又发作了你知道吗?你不会想看见他发作时的样子的,呼吸困难,颤抖不止,你不会想看到的。”
“我现在刚安抚他睡着,我知道他不想依赖我也不想让我知道,但是现在人手不够,只有我这个刚回来的人暂时有空陪他。”
Steve觉得他情愿挨Natasha一记寡妇蛰和Tony一记掌心炮来换Tony没事。

“听着Steve,我帮你,是因为那只是立场之争,犯不上你死我活的。原本在机场,我和Tony就是这么想的。我不管你跟Barnes的友情多么感天动地,对我而言Tony比他更重要,鉴于Tony是我过命的朋友和队友,而Barnes目前为止每次见面都想杀了我,还让我不能再穿比基尼。”
“Nat,我不为法案的立场后悔,但是对Tony,我伤害了他,这是我的错。”

“法案他已经利用这次政府的办事不利问题大事化了,更何况没了你们保护到处不太平,民众们舆论压力很大。”
“他忌惮舆论但也最会利用舆论,我早该想到的。”Steve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他昨天醒来的时候笑着问我,Clint在监狱说他背后捅刀,要不要回来之后禁了他的小甜饼。他还生气地抱怨监狱的人怎么能那样关着Wanda,活该被你打一顿。”Natasha声音稍有哽咽,“说到底,你们都从心底不信任他罢了,不过我没立场说你,因为我放你走之后,他虽然那么生气和愤怒,还是提前告诉了我政府要抓我的消息,而我走的时候骂他自大的混蛋。”
“我告诉了Clint前后发生的这些事。”Steve苦笑了一声,“他呆坐了一天,难得他能那么长时间不说话,然后问我,是不是再也不能跟Tony一起去扫荡甜品店了。”
“回来让他自己问Tony吧。他一直……笨拙地小心翼翼地保护着我们,可总是不能完全如愿。通缉令撤销我就赶回来了,然后就看到他躺在病床上,Pepper看我的眼神就像要杀了我。”Natasha隔窗盯着Tony床头仪器上的数字,“他说你把盾牌扔给了他,带着自己的青梅竹马私奔了,跟我碎碎念着调侃的俏皮话。”
“那一刻我看着他忽然就想,Steve,你抛弃了他,我们都抛弃了他。”

当Steve跟Natasha通完电话告诉大家这一切时,所有人都沉默不语。
大家都看着他,可是他不知道自己如今是否有资格为这件事做决策。

“Steve,回去吧。”Bucky率先打破这沉默,“别以为隔了几十年我就不了解你了,听你刚才说话的口气,你们已经把那里当成家了不是吗?”他用仅剩的右手拍了拍老友的肩膀,“回去吧,七十年了,你想流浪到什么时候?”
“Bucky,你呢?”Steve欲言又止,Tony能接受Bucky吗?可他又不想让自己的老朋友孤零零地冻在瓦坎达。
Bucky知道Steve在想什么,“我想通了,也没必要非得冻在这里逃避一切,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几十年不见面之后,我可不想冻得在年龄上跟你再差个几十年。你之前不是说曾经在布鲁克林有个小公寓来着?我先去那里住吧。这样你随时还能去看我。”Bucky看着Steve依旧有所顾忌的眼神耸耸肩,“得了吧,别犹豫了,你的同伴们都等着你说我们回去呢。”

Steve抬起头,看着每个人。
Clint,Wanda,Sam,脸上都写满了期待,Scott在旁边小声嘟囔着“没想到Stark家的这个Stark还不赖……”
Steve心下了然了。
Tony,像我信里说的,你真的给了我们一个家。
“复仇者们,我们回家!”
  
  
然而后来,Steve就知道一切不可能那么顺利。
当然,不是说政府或者Tony刁难他们,确切的说恰恰相反,政府那边被Tony摆平没什么表示,而Tony更是在出院后的一个Party之后就跟大家的关系恢复如初。
并且如他预料,Tony见面跟Clint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肥啾我对天起誓,你以后没有小甜饼吃了。”然后我们的美国好队长听见了鹰眼侠的一声哀嚎。

但是,他跟Tony迷一样的尴尬啊!
怎么说,已经快两周了除了战场上,都没法私下里说话,电影之夜他捧着爆米花僵直地坐在Tony旁边,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至于为什么肥啾居然能抱着小甜饼坐在沙发上啃呀啃,其本人表示“我有好好道歉,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可是史上第一的甜党僚机啊!”
美利坚感谢糖分拯救了你们的友谊。
当然,无人知晓钢铁侠自那以后每天源源不断的甜甜圈从哪里来的。
自然,也无人知晓,既然伟大的钢铁侠除了小甜饼还指天起誓自己永远不会再免费帮Clint升级装备,那么上周就背着升级换代的闪亮装备招摇过市的肥啾到底为什么还没破产。

无人知晓个屁!很明显是他们两个还是可以一起扫荡甜品店的甜党僚机啊!
对不起,我说粗话了,Language……
美国队长在内心疾呼,如果有得选,我宁愿今生做个甜食党,也不要该死的坐在这里尴尬地吃爆米花。
对不起,是不是说了该死的?Language……

也许大美利坚不想看到她的好队长心力交瘁太久,于是事情在两周后Wanda的生日会上有了转机。
“你说这小姑娘喜欢什么Nat?”Tony手里摆弄着手里喷彩带的瓶瓶罐罐。
“我觉得Wanda不是个挑剔的姑娘,你不用担心礼物的问题。”Natasha一边指挥Clint挂生日快乐的彩色条幅,一边跟Tony搭着话,“生日蛋糕你挑好没?”
“放心吧,早就选好了。”Tony试图把瓶子装在自制的自动喷彩带机上。
“挑蛋糕方面我从不怀疑你的能力,就是怕你忘了。”即便是我们亲爱的Natasha,都认为钢铁侠对甜食的品味无可挑剔。
“我可是让Friday加在了备忘录上的。”Tony拧着扳手,“谁有空过来搭把手按住我手下的……”
一句话还没说完,他就看到Steve过来稳稳扶住了机器。

“所以Cap,你回来之后为什么不跟我说话?”Tony看了一眼Steve继续手头工作。
“啊?那个……我没……”Steve本来试图解释,然后感受到放下扳手抱臂注视着他的Tony关爱老年人的眼神,“好吧,我以为你不愿意跟我说话……”
“天,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是什么我不懂的老派矜持。”Tony翻了个白眼,“所以,为了照顾你的老派矜持我一直没机会问你,Barnes呢?”。
“Bucky他……在瓦坎达。”Steve尽量让自己笃定一些。

“Steve……”
“怎么了Tony?”
“有没有人说过你说谎的样子很蠢?”
“有吗?”Steve认真思考着,“好像没有……不对,我没说谎Tony!”
Tony连白眼都懒得翻了,“认真的?我又不会吃了你的青梅竹马。”
“我跟Bucky不是……他是我好兄弟……”
“开个玩笑而已,天呐,你以前的幽默细胞去哪儿了Cap?”Tony看着调试好的机器擦着手,“所以,他没在瓦坎达的话在哪里?”
“这个……”
“你居然放任一个独臂且没解除洗脑的二战老兵流落美国街头,我看错你了Captain。”Tony作势要走。
“没有,他在我以前住的公寓……”
“地址。”
“在这儿。”Steve递给Tony一张皱巴巴的纸。
收好地址,Tony耸耸肩,转身准备换衣服亲自开车去取蛋糕,“那现在,好好为我们的好姑娘Wanda准备Party吧,希望乖孩子Vision能按照计划把任务拖久一点。”

随着Tony的离开,短暂沉默后,Steve突然明白过来自己干了什么。
“真不敢相信你就这么把Barnes卖了。”Natasha嗤笑一声。
“我刚才是不是给Tony地址了?”Steve一脸生无可恋。
“没错,恭喜你还记得,Captain。Friday你怎么看?”Natasha轻快的说着。
“恕我直言Mr.Rogers,您刚才给Sir地址的动作在人类的视角看被称为狗腿。”
“……”
没关系,至少我用一张纸就成功保住了我的友谊,Steve安慰着自己。
  
  
伟大的美国队长到现在都有一个坏毛病,那就是即使跟好朋友打架时他都能保持清醒理智,可是一旦事后他觉得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那么面对面和好的时候一定会尴尬到智商下线。
而这一点,恐怕Barnes中士相当了解。
所以Tony找到他的时候他并不惊讶。

Tony驱车来到Bucky栖身的布鲁克林小公寓时已是黄昏。
Bucky觉得,一定是这个原因,所以开门的那一瞬间才会因为对方蜜糖色的眸子里闪烁的光芒而短暂失神。

“非要我来请你吗Barnes中士?”Tony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拜托,我又不会吃了你,我看起来像吃人怪兽吗?”
他边进屋边碎碎念着,“你得知道,Cap不擅长说谎,一开口就被识破了好吗?顺便借此机会挑拨离间一下,你的地址是他给的。总之,Wanda的生日会快开始了,你拿着东西抓紧时间跟我上车,我还有蛋糕没取。”
走进屋内正对着稍显穷酸的小公寓挑挑拣拣着,见没有回音的Tony回头去看Bucky。
他看见Bucky倚靠着门边嘴角上扬,对他洒然一笑。
那个笑容带着黄昏太阳的暖意让他有些晃神。

意识到失态的Tony轻咳了几声,该死,没事笑得那么好看干什么!
于是他故意凶巴巴地问对方,“有什么很好笑吗喂?”
“没有。”Bucky语气随性的回答。
“那你为什么笑这么奇怪!再笑我就把你扔这里了。”Tony扔给Bucky一个Stark式白眼。
“没有,请务必让我跟你回去。”Bucky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你还笑!我改主意了!”

 

 

——————

啃着苹果,看着现在窝在客厅沙发上吃李子的两个人,Steve表示,当年Tony说服Bucky把他带回来的经过跟现在Tony喜欢吃黑布林一样无解,但是回首往事,现在他敢确定的是,那个时候他们绝对就已经看对眼了。
所以我是间接帮了他们俩一把。
正直的美国队长表示,帮自己的好兄弟Bucky和老友的好儿子兼自己的好友Tony解决了终身大事问题,是自己又一场漂亮的胜仗。

“Clint”
“怎么了Cap?”
“你还有墨镜吗?”
虽然打了胜仗很开心,但你们这些小情侣好烦哦,美国队长啃着苹果戴上了墨镜。

【复仇者联盟友情提示您,关爱单身老人从我做起】

——TBC——

  
  
  
 

从我跟自家基友团和闺密团的多年友谊来看,跟汉子闹矛盾恢复友谊比跟妹子套路要简单直白的多,具体实例就是当年跟我基友闹矛盾——“你TM最近怎么不跟我说话!”【附夺命拍背掌】“我怎么就不跟你说话,是TM你最近不跟我说话吧!”【附手肘勒颈杀】——恭喜你成功拯救了自己的友谊。
看复联二结尾的时候觉得队长跟Tony一起损索尔的时候相当有幽默细胞,并没有严肃到光伟正啦!其实这一点队一也可以看出来。感觉队长在私人生活上应该是损友属性的,心疼被毒舌Tony和切黑队长怼的大锤一秒~

评论(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