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音乐

看完秘密战争1872,再次听起了多年前听过的这首老歌。
那时候微风和煦,还是少年模样,我曾经暗恋的男孩笑嘻嘻地把MP4的耳机塞到我耳朵里,听的还是Declan天使般清亮纯洁的童声。
然而如今,也许Cash叔这一版饱经风霜的嗓音更契合我看完1872的心情,也更契合1872西部片般的怀旧与苍凉。

1872的复仇者们大概是真正意义上的“复仇”者,当然,他们依旧是英雄。
三人的名字被镌刻在同一块墓碑上。
两人长眠,那是被政客手下恶徒射杀的Rogers警官和为拯救印第安人炸掉水坝而牺牲的Dr.Banner。
一人活着,但已是未亡人,机械师Tony Stark,在带血的星徽落下的那刻心已死去,他穿着钢铁铠甲铸成的棺椁复仇,在墓碑上刻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唱着那首Steve还活着的时候曾经唱过的Danny Boy作为葬歌了却余生。

他会永远记得,那些暖黄色调的黄昏,在酒馆里与他谈笑风生的那个金发碧眼的警官,眼睛的颜色是那么无暇蔚蓝,金发在夕阳的余晖中温暖耀目。他每次都语气稍有不耐地阻止他喝更多的酒,时不时还会跟他一起唱起那首他永远都唱不好的Danny Boy。

——————

哦,丹尼男孩,笛声响彻
在深谷里徘徊,消逝在山间
仲夏溘然而逝,万花已然零落
你定要离开,我定会等待

若你归来,却值仲夏,踏上如茵绿地
抑或幽谷,正迎飞雪,萦绕静谧之声
无论阴晴,我将在那里,静静守候
哦,丹尼男孩,我如此爱你

若你归时,恰逢万花零落
或我已逝,踏上宿命归途
愿你能寻到我的长眠之地
屈膝对我说声再见

我会听到,你那轻柔的足音
肃穆的坟冢也会温馨
你将俯下身子,诉说你的爱意
我将在平静中守候,待你归来之际

——————

私心还加了盾铁的tag,庆幸当初听到这首歌时我还并没有看过1872,不然说不定会因为这首歌伤怀至今。

逢时镇永远会记得你们所做的一切,英雄不死!
Hope you RIP in 1872 my heroes.

注:歌词译文为本歌曲网易云歌词版面翻译歌词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