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冬铁】恐雪症(一)

Tip:情节接美队3,突发奇想的脑洞
——————————
从西伯利亚回来之后,Tony患上了恐雪症。
一开始他还不知道有这回事,直到纽约的第一场初雪来临。
他望着窗外的白雪茫茫忽然开始心跳过速,并且伴随着越来越严重的头晕和恶心,如果不是在Friday的指引下及时离开窗前,他很有可能昏倒在大厦里。
他开始还以为自己是有别的毛病,比如最近工作太累或者作息不规律引起的身体不适,直到医生诊断验证后确诊。
“这种情况真的很少见Mr.Stark,毕竟就我目前所知,还没有人会对雪产生恐惧。”医生慎重的拿捏着措辞,“就您目前的状况来看,在有效的治疗方法出来之前,您只能避免接触有雪的环境。”

回到大厦,窗户已经被Friday遮了个严严实实,他拿着诊断说明书呆呆地坐在漆黑空旷的大厦客厅。
他知道医生说的患病诱因——巨大的精神刺激指的是什么,可是他不知道,在复仇者联盟分崩离析后,再失去了钢铁侠的纽约和世界,将如何平安度过这个提前到来的寒冬。

西伯利亚那件事之后,他没有时间和心情顾影自怜,除了帮Rhodey复健,数月来他奔走努力,解决了法案引起的不少问题。在他的努力下撤销了通缉令的Natasha也第一时间回来帮忙。
事实证明,并不是有数字上的相关性就一定有因果关系,奔走的这些日子里,Tony逐渐意识到,也许真正需要约束的,是人们自己。
所有人都是带有立场的,他不可能调和所有人的立场,正如他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说服九头蛇从良向善。
面对超级英雄出走后上升的犯罪率和恐怖袭击率,人们不得不开始重新审视批判之前狂热的舆论,并期盼着他们曾经想要约束的那些超级英雄们回归。特别是Tony有意让Natasha曝光了纽约事件里政府企图投放核弹炸城一事,更是让民众指责的矛头转向了政府,甚至有不少民众组织游行,要求超级英雄回归。

而关于他们的私人恩怨,他其实在收到队长那封信的时候就已经选择了原谅。
他只是在西伯利亚带回被他打下来的机械臂和被队长丢下的盾牌时,想起了同样一身血污的那两个人的背影,特别是断臂的冬兵。
他只是想到,那个人被洗脑,成为杀人工具,看看那些以前的影像就能知道,他原本正义而善良。
那他是不是跟自己一样,为身上背负的血债夜不能寐?
他不是不想报复,他只是想到这些就恨不起来了。
他只是想到老爹临死前的眼神,他没有看到愤怒和仇恨,而他说出的那句“Barnes中士”语气怀念。
如果你都不怪他,我想我可能没资格怪他。
如果你还想救他,我想我也就只能帮你完成这个,老爹。

他感到少有的疲惫,虽然他从阿富汗回来以后一直都没有安宁过。
因为Tony Stark还是一个亿万富翁,一个商人,他不喜欢两败俱伤,这是最有损他天才名誉的结局。

如果不能有所舍弃,最终什么都得不到。
他就是什么都不愿意放弃,所以才会落得形单影只的下场,他就是因为想要所有人都过得好,所以才会闹得不欢而散。
他决定开始舍弃一些东西换取心灵的安宁,比如一部分他明明自己承担不了还要硬抗的责任。
他觉得他应该相信,他的队友都是可以跟他一起分担这些责任的人,也都是可以理解他长久以来顾虑的人。

他只是需要一个契机,他开不了口,他不知道要跟队长说些什么,所以一直拖到现在。
而现在有一个很好的契机,他甚至有些隐隐感谢这个奇怪麻烦的恐雪症。
他翻开被他随手扔在桌子上的包裹,毫不犹豫的拿起里面的老式手机拨通了里面仅有的那个电话。

电话里Tony并未讳言自己的问题,没有必要编造个理由掩盖这些,他的伤口已经暴露到无需隐藏。
但是Tony Stark不需要同情。他不需要无谓的致歉和追忆往昔,他需要的是那些有能力跟他同行的人们赶快跟上他前进的步伐,与他一起继续向前。
所以面对Steve的再次致歉,他不得不打断了对方,因为很明显美国队长在写完信后再回想内容时,觉得很多话会进一步激怒他,已经开始就那封信他真正想表达的意思开启了长篇大论的解释和致歉。
“停停停,Steve,我不想再听道歉,听着,道歉的话不能改变任何既定事实,我觉得我们的问题就在于,你太在乎过去而我更多的关注于未来。”Tony叹了口气继续说,“法案的问题我都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了,你们不用担心回来不安全,另外,把Barnes带回来吧,我想我可以解决他的问题。”
他在美国甜心准备长篇大论致谢前利落地挂断电话。
怎么还有点暗爽,一定是我的错觉。
 
 
冬日战士再回到纽约的时候感觉恍若隔世。
从白雪皑皑的西伯利亚到银装素裹的纽约不过经历了几个月的冰冻睡眠。
他知道,自己选择冰冻起来,除了担心自己会再次被控制,还有逃避。
他害怕那对悲伤满溢的焦糖色眼眸。
特别是他知道那人患上恐雪症之后。
面对Stark大厦他还是有些畏缩,在Steve的鼓励下他跟着大家一起进入了大厦。

因为外面在下雪,Tony没有出去迎接回归的众人,只能在室内门口等候Natasha和Vision带队长一行人进来。
大家进来时气氛有些尴尬,Clint犹豫扭捏了一小会儿,把一个袋子塞到Tony手里。
Tony挑眉看了一下袋子,是他最喜欢吃的那家店的草莓甜甜圈,纸袋空白处Clint的笔迹歪歪斜斜——“致铁罐:为我在监狱的过分言论致歉”,后面还画有一个示好的笑脸。
Tony盯着Clint不说话,就在Clint觉得自己就要被Tony的沉默和视线压死的时候,Tony开口说道“肥鸟,你字好丑,画也丑。”
Clint冲过来,象征性的捶了Tony的胸膛一下,然后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铁罐,我可想死你了!”
“等等,是想我还是小甜饼?”被Clint放开后Tony调侃道。
“小甜饼,还有你。”Clint笑着回答。

一时间,尴尬的气氛得到了解除,回来的众人纷纷与Tony拥抱致意。
Steve没有再喋喋不休地道歉,自从那晚Tony打来电话,他就知道了,这一刻Tony不需要这个,所以他说了更重要的,“放心吧Tony,这个冬天你好好待在大厦,有什么问题出现都由我们来解决。”
“铁罐,有我们在你就好好在大厦冬眠吧。”Clint在一旁搭腔。
“我又不是熊,为什么要冬眠,我可是在大厦都依旧有很多事要做的。”Tony回了Clint一个白眼。
“哦哦,天才Stark从不清闲~”Clint怪叫了一句。
“你知道就好,肥—鸟—。”Tony回敬对方。

正在他们两个人的日常斗嘴又要隆重开幕时,Bucky的犹豫上前终止了这一幕。
Tony看着独臂的冬日战士,对方的眼神有些尴尬慌乱,不敢与他对视。
就像被伤害了的小鹿,他这么想着。
看着旁边紧张的Steve,Tony忍不住心中窃笑,看看,Steve妈妈又开始母爱泛滥了。
于是他从Clint面前抽身开来,走向冬日战士,“看来我们的小鹿想跟英俊又帅气的我拥抱一下”,Tony大方的给了对方一个拥抱。
然后他有幸看到了两只老冰棍因为震惊而僵住的画面。

拍了拍Bucky的肩膀,Tony抬头迎着对方的视线一笑,“看来你的机械臂问题迫在眉睫,别担心,Tony Stark整个冬天为你竭诚服务。”
Tony发誓,他看到了那对灰蓝色的眸子里闪过了银河,对,夏天星空最璀璨时的那一种。

离吃饭还有一段时间,Tony在Steve和Wanda的建议下同意接受Wanda的检查。
“我会尽量避免痛苦的,但是可能还是会有些难受,先说声抱歉Tony。”Wanda面露歉意。
“没关系好姑娘,毕竟现代的医疗手段还做不到这些”Tony宽慰着对方,“我想我随时可以开始了。”
“好的,那我就开始了。”红色的混沌魔法亮起。

Wanda尽量避免让Tony感受到恐惧,而是单纯查看他的恐惧。
她看到Tony的恐惧不再是当年对立时看到的大家都死去,地球毁灭的那一幕,而是茫茫的雪原,还有他一个人在漫天风雪中,身边空无一物。
只有广袤的雪原和被永无止境的风雪包裹着的Tony。
Wanda知道了,他现在最大的恐惧不是久远未来不确定的失去,而是当下的现实里难解的孤独。
队长有告诉过他们在西伯利亚发生了什么,可是她看到的这些还是让她感觉很难过,也很抱歉。

她握着对方的手,施展魔法让满脸冷汗的Tony更好受一些的醒来。
“嘿Wanda,已经结束了吗?你看到了什么?”Tony清醒过来询问。
“我觉得根据你现在的情况不太适合告诉你,这是我的建议Tony,但是如果你坚持我也不能瞒你。”Wanda眼神关切。
“那就依你吧,我暂时不问。”Tony笑着说。
“我建议你先好好休息,晚饭前我让Vision来叫你好吗?”
“谢谢,这个确实挺累的。你可以多跟Vision说会儿话,他这些日子可是一直都在念叨你。”Tony语气带着点调侃。
“我想我会的。”Wanda红了脸,略带羞涩的回答。

帮Tony关好门,Wanda走向门外不远处的Steve,“Captain,关于Tony现在的问题,我想我得跟你和Mr.Barnes谈谈。”

——TBC——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评论(18)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