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冬铁】Science of War(6)

【设定】二战AU,ABO
【私设】ABO的性别歧视并非主流。另,因客观存在的生理优势,军队这种暴力部门人数以Alpha为多,Beta居中,Omega较少。
【备注】由于设定,人物年龄、关系和身份会有所不同。

【作者的话唠Part】
来自 @Lu。 姑娘的点梗。
失踪人口回归。
发现一个定律,那就是越忙的时候越有灵感写文😂
如果不是最近突然有人点小红心可能都忘了填坑😑不晓得是大家不喜欢这篇还是在冬铁坑的人变少了😂
P.S.下一章正式上车【自己开的坑含泪也要填完】
   
——————————————
  
两周很快就结束了,Tony如约归来,而Bucky则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迎接着他。

再见的心情与之前完全不一样,原本想说什么的Bucky,在见到Tony那一刻,之前想谈的那些话统统不见了。
那双朝思暮想的眼睛注视着他,让他觉得自己有千言万语要说,却又什么都不必说。
大概沉默了十几秒,正当Bucky还在“欢迎回来”和“好久不见”之间纠结着时,Tony开口说道,“这么说,没有欢迎的拥抱吗?”
Bucky愣了一下,望着Tony笑了,“我的疏忽。”他走上前将对方拥入怀中。

Bucky的怀抱感觉太好了,Tony表示,天知道他说出这句话时有多紧张。
这个漫长而温暖的拥抱结束后,轻咳了几声,Tony笑着开口,“听说小伙子们给我筹划了一个派对?”
“消息灵通。”Bucky笑了笑,“要知道一般我是不会批准这种活动的。”
“Wow,我的荣幸。”Tony语气中带着调侃。
他们对视了一会儿,无言的气氛有些旖旎,“那么,我想,该去跟他们见面了。”

转身收起笑容的瞬间,Tony在心中轻叹了一声,这该死的默契啊!
他不是没感觉到拥抱他时Bucky加快的心跳,而他的也一样;他更不会错过对方眼中极少流露的温柔,然后惊觉,不知什么时候开始,Bucky看着他的眼神便总是温柔如斯。
Bucky从一开始就是例外中的例外。就连Pepper和Rhodey,都是经过一段时间磨合才成为了挚友,Steve更是在一见面就吵了起来。
可是Bucky,从一开始就让他收起了戒备和尖刺。

前些日子,他从Rhode那边知道了他并非单恋的消息,而后来临走前专程来找了他一趟的Steve更是把这一消息坐实了。
他无比高兴,自己的恋情并不是单方面的。
可雀跃之后,他又陷入了慌乱。
所以呢?他该说什么?
听说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
不不不,这太蠢了!
所以干脆什么都不说。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游刃有余,是他在情场上的代名词。
可是现在,他就像一个刚刚恋爱的高中生。
这是第一次,已知的事实竟让他感到恐惧不安,却又心生希望。
 
 
 
军队的小派对也不会有奢侈的可能性,有酒有各人贡献出来的私人食物就叫派对了,更重要的是感情的表达。
Bucky端着酒杯斜倚在一边,望着被小伙子们围住的Tony。
大家都很好奇他们才华横溢又耀眼夺目的技术员去干什么了,有几个对武器设计感兴趣的小伙子甚至提出了一系列技术问题,Tony只能把自己最近测试新武器的事稍加改编了一下讲给大家听。

Bucky不知道该怎么跟Tony说出他的感情,尤其是在这个即将宣布部队要出征的夜晚。
是的,他之所以同意这个派对,除了迎接Tony,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还有两个月他们就要开拔了,作为先期部队。他打算借这个机会宣布这个消息。
高层关于这场看似置身事外的战争已经渐渐有了一致的意见,正式宣战只是时机问题。而他们,将成为与欧洲同盟国接洽的第一支部队,一方面是表明态度,另一方面是提供各类支持,探明战况。
当然,这一切是秘密进行的,在正式开战之前他们将没有番号。
到那时,生死由命,归期由天。

其实Bucky不是个悲观的人,在他心里,自己足够胜任这个位置,手下的士兵们有足够的觉悟和能力,而剩下两个月的时间里,他们会被训练得更好。
可是,面对Tony时,这不一样。如果说出自己的爱意,那么他必须告诉对方最坏的可能,他不能盲目乐观,给Tony最好的预期,而让对方在未来面对更坏的局面时手足无措,被痛苦折磨。
所以,他知道Tony也爱他又如何?
他如何说出,我爱你,请你等等我。等等我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又或许不一定会回来的人。
他说不出口。
所以即使拥抱Tony时的心跳暴露了他的内心,他都没有开口,而是默契地,跟对方一起,保持了沉默。
  
  
喧闹的热情快冲破屋顶时,Bucky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他走上前示意士兵们安静,简短而有力地大声宣布了这一消息。
短暂的沉默之后,小伙子们颇为默契地互相对视了一眼,而后齐声向他们的指挥官表示,一定不辱使命。
那之后,气氛又变得热烈起来,血气方刚的年轻大兵们推杯换盏,享受着这出征前最后一次放纵。
 
 
Tony隔着人群望向Bucky,对方与他隔空相望,并向他举杯示意。
他从得知消息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突然明白了见面时Bucky的无言。因为James Barnes就要离开了,而且是动身前往曾夺取他父亲生命的战场,去面对那头已经吞噬了无数性命的野兽。
他了解Bucky,他这么做是因为不想拖累他,让他白白等待。虽然Bucky没说过,但他可以从话语之间猜出来,Bucky母亲的早逝与他父亲的殒命有关。
Bucky是在保护他,为他留下退路。

Tony觉得自己那些顾虑变得微不足道,他试图走上前,是的,他应该告诉对方自己的想法……
可是他突然感觉一阵眩晕,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过于出神而忽略了空气中浓郁的Alpha信息素。

有几个小伙子因为不胜酒力而变得亢奋,开始大肆释放信息素,大声唾骂纳粹头子,耍着酒疯。
在原本都是Alpha和Beta的连队里,这倒也没什么,不过是无伤大雅的耍酒疯。
可Tony,是那个不为人知的例外。
五感瞬间清晰,酒精和信息素的混合作用,让原本就让一天份的抑制剂药力即将失效的他,马上就要进入一直被压抑的发情状态。
在事态不可挽回之前,Tony用残存的理智对发现他异样的战友扯谎说自己不胜酒力,并拒绝了陪同的好意之后,以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
可他悲哀地发现自己不知道能躲去哪里,该怎么办。
  
  
Bucky第一时间察觉到了Tony的异常,毕竟,这一整晚他的眼神几乎没离开过对方。
命令还清醒的士兵尽快把发酒疯的人带回去,Bucky快步冲了出去。
如果他没猜错,Tony可能是要发情了,任由对方这样在营地里乱跑太过危险,他必须立刻找到对方。
该死,他该注意到的!他应该在士兵们发酒疯之前就结束这场特别派对的!
好在发情期的Tony行动力削弱,这让他没花太久就找到了对方。

那甜蜜的气息渐浓,马上就要爆发出来,散布得到处都是,Bucky慌忙释放出信息素安抚对方,用双臂托着Tony的手肘支撑着对方的身体。
可是这种方法治标不治本,Tony想要更多,也需要更多,“Bucky,帮帮我……”他攥住对方制服衣袖,“我好热……”
Tony的双眼渐渐失焦,生理性泪水让这对美丽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烁而朦胧。他一直渴望着的红唇微启,呼吸越来越急促,Bucky可以感受到随着Tony身体一起变热的呼气喷洒在自己脸上。
他发现,无论之前如何举棋不定,他至少知道了自己当下该做什么。

将Tony打横抱起,护在怀中,他向营地最偏僻的旧仓库跑去。
为了应急也只好如此了,他颇有些愧疚。
感谢时间已晚,按规定,营地已四下无人。
“别怕,Tony。”他轻声安慰着他的爱人,在对方额角落下一吻,“不会有事的。”
  
 
——TBC——
  

评论(1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