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冬铁】Science of War(5)

【设定】二战AU,ABO
【私设】ABO的性别歧视并非主流。另,因客观存在的生理优势,军队这种暴力部门人数以Alpha为多,Beta居中,Omega较少。
【备注】由于设定,人物年龄、关系和身份会有所不同。

【作者的话唠Part】
来自  @Lu。 姑娘的点梗。
最近灵感枯竭到无语,不过终于可以开展姑娘点梗时的重点——你们懂得,开车什么的。
像我这种没有前情铺垫就不开车的完全就是自己折腾自己😂
   
——————————————
  
好奇心能带来什么,Tony最清楚不过了。
好奇心会让他探索,深陷,再无法自拔,无论是科学,还是Bucky。
Bucky让他第一次想要探寻一个人的世界。他坚守着科学应有的模样,Bucky坚持着军人应有的觉悟。他们如此不同却又如此相似,表面一派无所谓的样子,但都有自己坚持的、绝不可能退让的东西。

Tony觉得他对Bucky的这份爱意并不是一点火星就引燃的干柴烈火那般,反而像是突然冒出涓涓细流的泉眼,静静蜿蜒,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然汇聚成川。
可他不知道Bucky怎么想的,他害怕知道,他害怕答案是否定的。
他不知道如果被拒绝,自己会不会当场落荒而逃,那太伤人了,可不是他想要承担的风险。
而跟Rhodey的谈话也同样让他心神不宁,Tony庆幸于自己需要回去,两周应该足够他工作的同时整理心绪了。
 
 
 
而对于Bucky而言,这两周可就不是件好事了。
Steve难得在任务的百忙之中给自己好兄弟探个班,然后发现一向专注于听自己各种见闻的Bucky竟然魂不守舍,心不在焉。
“Hey,Bucky?”Steve伸手在自己好兄弟眼前晃了晃,“你听见我刚才说的了吗?”
“啊……啊?我有在听……”Bucky的视线又聚焦回了好友身上。
“你不对劲。”Steve用了相当确定的语气,根据Bucky以前的表现来看,绝对是不对劲。
“我能有什么不对劲……”Bucky移开了视线。
“得了吧,跟我有什么不能说的?”Steve拍了一把自家好兄弟的肩膀,眼神极其诚恳。

“好吧好吧……既然你都说我不对劲……”Bucky叹了口气,“Steve,我想我……我可能爱上了一个人……”
“是Tony对吧?”
“嗯……嗯?”Bucky讶异地望向自己的好友,“你怎么知道?说,你小子是不是监视我来着?”
“我在英国那边都快忙死了,还监视你?”Steve无奈地笑了笑,“首先,Rhode告诉我Tony前几天回去搞新式武器项目了,而且那家伙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另外,有些新兵在小声议论,说你最近不太对劲。都是合理推断,看你这反应,我猜的没错。”Steve耸了耸肩,“不过说真的,我知道你们会相处得不错,但没想到会发展到这一步。”
“等等,你说Rhode?”Bucky抓住了重点。
“对,我想他应该知道些从Tony那里来的消息。”Steve推了Bucky一把,“在你说什么逃避的说辞之前,我得说,时机都是不期而至的,去问他。”
  
  
 
Bucky从未想过自己会害怕进Rhode的办公室,不过他更没想到的是,在他鼓足勇气之前,Rhode派人找了他。
“Rhode。”Bucky有点心虚地进了上校的办公室。

两个人沉默对视了一会儿,Bucky还是决定开口,“关于Tony……”
但Rhode打断了对方,“Bucky,在你继续说下去之前我得说,我不是因为Tony的事找你来的,虽然天知道我有多想!”
“上级已经决心要帮助盟军了,现在唯一欠缺的就是充足的准备和恰好的战机。很快我们的国家就要参战了,也就是时间早晚。”Rhode直视着Bucky的眼睛,“但上层最近可能就要派你出任务了Bucky,不会等到开战之后,所以下面我要说一些跟Tony有关的事。我想知道,你能给他带来什么?他需要陪伴,这个期间尤甚,要知道开战前后的武器研发任务带来的压力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你甚至都不能在他身边。”
Bucky沉默了一会儿,“你说的我都不能Rhode,但是……我爱他,这是真心的。”
“我不怀疑,我得说,他也爱你,他亲口承认的。”Rhode叹了口气,“他说他会等你,伙计。”摇了摇头,上校继续说道,“我无意做棒打鸳鸯的事,只是……等他回来,跟他谈谈?”Rhode无奈地笑了一下,“这个没底气的家伙可还不确定你爱他呢,不然怎么会逃跑一样回公司……”
“我会的Rhode。”Bucky语气笃定,“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可从Rhode那里出来,Bucky反而迷茫了。
Tony也爱他的事实让他欣喜,可是,他不知道爱上自己是不是正在给Tony带来不幸。
自从18岁从军以来,他就是为战争而生的,命运的瞬息变幻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他都不能保证自己一定能回来,更别提陪伴在Tony身边。
他有他的坚持,他之前的一切努力都是在为这个做准备。
他深信着一点,他深信着战死沙场不过是一个战士最壮烈璀璨的归宿,不必惊惶。

可他当有了牵挂,这一切就不再一样。
他明白被抛下的感觉,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在战场上殒命,随之而来的痛苦是母亲英年早逝的原因之一,而他不想爱他的人同时也是他的所爱承受同样的痛苦。
Tony经历得够多了,他绝对不能成为伤害他的原因之一。
他想起多日未见的那双动人眼眸,那对创造奇迹的手,那颗天才的大脑,那方夺目的存在,那个令人赞叹的灵魂——上述这一切奇迹的主人。
那么美好的一个人,他怎么舍得让他痛苦,怎么舍得啊!

Bucky觉得从未迟疑过什么的自己,第一次如此犹豫不决,心绪难平,甚至想要逃避。他一边期待着Tony回来,另一边又害怕面对对方。
爱情,痛苦又甜蜜,像握住心脏的无形之手,这是当下的Bucky最印象深刻的感受。
 
——TBC——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