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贱虫】I'm not a fu*king philosopher

这就是个看了个哲学课之后的神经病脑洞……

Wade问我:
为什么我这个坑货,天天睡觉抱着他的抱枕在床上打滚,书桌上放着他和小蜘蛛的可爱手办,让他的单人Q版持刀手办守卫着储钱罐钥匙,并在架子上摆着亲自手绘的他的单人画像,新手机背后贴了死侍标志,手机锁屏是他和小蜘蛛,书包和钥匙上挂着死侍标志,用他和小蜘蛛的各种图做各类客户端的壁纸,最近还在恶补死侍漫画与贱虫斜线刊……
上述这些都加起来也不能让我写一篇他和小蜘蛛的亲亲小文章……

我说:那我可真写了,贱大佬你可别后悔……

——————————
 
蜘蛛侠发现自己爱上死侍的那天平平无奇,他照例在夜巡,做着平时都会做的事,带一个迷路的小朋友找到了妈妈,帮一个小型火灾现场的消防员灭火,并把一小撮拦路抢劫的小混混吊在了警察局门口。
看,没有大灾大难,但也绝不清闲,不能再平凡的一个属于纽约好邻居的夜晚。

Peter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荡去了他平时经常去的高楼,不仅因为视野极佳,还因为那里也是他与死侍经常碰面的地方。

Wade向他学习做一个英雄并一起组队已经过去了一年。时至今日,回顾起来,Wade的改变让他觉得无比惊喜,即便从一开始他就有信心能帮助死侍做出改变。
而随着这些日子以来的相处,他发现,事实上,Wade是一个相当温柔的人。但触及到那一面很难,绝大部分人都被层层阻碍吓退了,疯癫话唠,毁容可怖,危险难测,这一切都让人对他望而却步。
但蜘蛛侠显然并不在那“绝大多数”的名单里,而且他在死侍那里拥有特权——这可是死侍自己说的:“3A级特权唯一指定用户,服务有保障~”——对,唯一的特权,虽然他并不明白3A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然而今天Wade依旧不在他身边,他这几天都在帮神盾局出任务并不在纽约。
是的,Wade已经不仅仅被蜘蛛侠,而是被其他人也接受,获得了大家的认可。
但Peter这几天总觉得空落落的,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发生。更重要的是,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Wade不在身边的日子里,他总是觉得缺少了些什么,甚至连空气都冷清起来。这不应该,在遇到Wade之前,他一直独自面对一切,那时候他可没有这种感觉,那么强烈。
伟大的蜘蛛侠才不会承认自己是在想念某个话唠到惨绝人寰灭绝人性,并且还不时喜欢咸猪手自己的雇佣兵。
 
 
一束强烈的光伴随着飞机引擎轰鸣到来,小蜘蛛抬起头,看到了神盾局的昆式机正在大楼上空盘旋。
“谢啦莱格拉斯!”Wade从飞机上跳下来,摆了个他自己常说的superhero landing,并抬头冲着开昆式机送他回来的鹰眼夸张地挥着手臂。
比了个大拇指,并冲小蜘蛛也点了点头,Clint一个漂亮的空中转弯离开了现场。
 
 
“Oh!Baby Boy!”Wade早早就发现了小蜘蛛的存在,张开手臂就要来个熊抱,被小英雄灵活地躲开了。
“别瞎闹!”小蜘蛛并没有生气,不过他也不愿意对Wade暴露自己的想念,那真是太……太羞耻了。

“So COLD!都好几天没见面了Spidey都不想哥吗?哥可是想Spidey想到抱着独角兽在草地上打滚呢~~哥在这次任务中特别努力哟,不光没有灭活,还为了任务成功被炸了个满天飞,这样都没有个爱的抱抱做奖励吗?”Wade双手捧着脸,面罩上的眼洞被撑得大大的,夸张得甚至有点滑稽。

可一瞬间的抽痛击中了小蜘蛛的心脏,而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
被炸得满天飞?如果是这样,为什么风轻云淡地当笑话说,还这样手舞足蹈地站在我面前呢?

Wade还在他对面尖着嗓子嚷嚷着不公,而Peter已无暇他顾,“被炸得满天飞那为什么不回家休息,又跑到这里来找我?”他皱起眉头,“再说了,万一我不在这里,你岂不是扑了个空?”
“哥的超凡好朋友感应不会出错哦~哥感觉到小蜘蛛在这里等哥,才让莱格拉斯送哥来的~”Wade满足地喟叹了一声,“果然,只有小蜘蛛才能让哥满血复活啊~”
Wade依旧手舞足蹈地絮叨着,任务里的见闻,一些俏皮话,诸如此类。而Peter就这么定定地看着Wade,他感觉有什么一直没压抑着的东西就要撑爆他的心脏。

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会因为看不见他心里空落落的,为什么听见他受伤会心痛不已,为什么会因为他的回归安下心来,却又对他戏谑自己伤痛的行为感到不满和悲伤。
他不在我身边时,那些情况不是异常,而是我会寂寞,会担心。
这些都是因为我爱他。

Peter因为这个认知而颤栗,却又觉得无可厚非。
他不会对任何一个温柔对待自己的人隐瞒感情,更何况他对Wade的爱意,在此刻就像经年蓄势的火山突然间喷发,他根本不能阻止自己。
「告诉他蜘蛛侠,告诉他。」
一个声音在心里催促着他。
「你看他,想想看吧,多久没人对他说过这句话了?」
他相信Wade也是爱他的,至少他应该是喜欢他的,不然他不会独独对自己展示那么多不为人知的柔软。
「是的Peter,他会开心的,说出来吧。」

“Wade,我有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跟你说……”Peter一把摘下了面罩,他郑重其事地看着Wade。
“啥?Baby Boy?老天,你这严肃的小表情都快把哥吓尿啦~”死侍难得紧张,他不知道小英雄到底怎么了。
Peter用手死死攥着面罩,他的心脏都快跳出喉咙了,但他觉得自己一定要说。深呼吸了几下,小英雄结结巴巴地开口,“我想我……我想……我爱你,Wade。”
 
  
空气在这一刻瞬间凝固了,仿佛连街上车水马龙的噪音都消了声。雇佣兵沉默得可怕,Peter忽然觉得,自己的决定就是个错误。
我他妈到底发什么疯?!他觉得自己应该直接用蛛丝勒死自己算了。

而Wade用了Peter最想象不到的方式回应了他。
他逃跑了,对小英雄怒吼着“别他妈跟着我!”,从高楼上一跃而下。

为什么总是说着喜欢和爱的人此刻却转身逃走了呢?
Wade应该是爱他的,那不是他的错觉,不应该是……
他应该揪住那个逃跑的混蛋问清楚,问他为什么这样对待一个朋友,一个爱他的人。
可Peter现在根本就没办法去追Wade,因为他抖得厉害,眼泪打湿了面罩让他感觉呼吸困难,他粗重的喘息和混杂其间的哽咽声大到全世界都能听见。
他不明白,他的爱难道就这么得……让Wade生厌吗? 
 
 
Peter再次得到Wade的消息是在一周之后。他求了Weasel好久,最后没办法的酒吧老板让Peter再三保证不要把他扯进他们的麻烦里之后,不情不愿地告诉了他Wade最近可能的活动范围。
Peter几乎是地毯式搜查了Weasel提供的地点,但还是一无所获,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他的蜘蛛感应像疯了一样尖叫起来。
Peter很慌张,他悄悄落在附近之后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说着什么,那是Wade,在一个隐藏在众多摩天大楼阴影里的天台上不知道在干什么。
他的内心催促着他去找Wade,可是又有另一个声音在对他说,别去找他,你会后悔的。
最终,小英雄还是下定决心要和雇佣兵面对面地谈一谈,于是他荡向了那处天台。
 
 
即使曾经也见过血腥的场景,Peter还是倒退了一步捂住了嘴巴。
多具尸体以诡异的方式躺在地上,肢体都已经不完整,或被开膛破肚,或被砍成两半。可怕的血腥之气弥漫在空气中,血液缓缓流淌在地面上的粘稠感让他阵阵反胃。而在黑夜至暗的阴影中,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影伫立在那里,Peter看不清任何细节,但他却看到了那两把熟悉的武士刀,刀身反射着渗人的寒光。

“啊哈,是小蜘蛛啊,你到底怎么找到哥的?还真像个黏人的小虫子……啊,对了,我再次灭活了,如你所见。”
Peter觉得那声音熟悉却又陌生无比,那不是他认识的Wade,Peter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当他向一个从来都温柔待他的人表露心意时,对方却逃开了,并自我放逐。

“为什么Wade?为什么……”Peter攥紧了双拳,指甲都快抠进了肉里。
“为什么?什么为什么?哦~你说这个……”说着,死侍用脚踢了踢身边的一具尸体。
“Wade!”
“别他妈对我吼!”雇佣兵危险地低吼着,“我就是感觉我终于找回了自我。噢,那感觉非常好,这一年以来的空虚感终于有了依托。”

“说实在的,听到你的惊人表白哥挺高兴的,但是哥脑子里的声音及时提醒了哥。”雇佣兵用力拍了拍自己右侧的太阳穴,“它问哥,‘是不是打算恶心兮兮地坠入爱河,过上「普通」的生活?’”
“对啊,哥忽然觉得自己当初是傻了才找你寻求什么改变。改变什么?变成什么?变成一个烂大街的英雄?”
“死侍是谁?死侍电影为什么会大卖?因为死侍是个特别的漫画角色,跟其他的超级英雄不一样。”
“如果Wade Wilson改过自新,他就不再是特殊的存在了。
不再做个疯疯癫癫地话唠,天南海北到处跑,接任务杀人泡妞挥金如土的雇佣兵,那么这个角色还有什么意义?我的存在还有什么价值?”
“为了保持哥存在于世的意义,哥不能接受再你的帮助,更别提接受你的爱。小蜘蛛,你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是成为一个英雄,而我,就是继续做遇到你之前的我,一个人渣,一个破烂,一个……怪物。
世上总要有这种角色,而我就是。
这就是真实。”

如果是这样,那么蜘蛛侠应该抓住死侍,防止他继续杀人。可是Peter被这一番剖白震惊了,他脑子里已经乱成了一团。
死侍利落地双手翻花收起了刀,“你不会再见到我了,小甜心。”
在蜘蛛侠能挽留之前,死侍便像之前一样跳下了高楼,就像撒旦从天堂堕入地狱那般决绝。
 
 
从那天开始,蜘蛛侠再也没能找到死侍。
他终于发现,如果死侍想要躲他,那真是易如反掌的事,容易到就算近在咫尺,雇佣兵也能让他连个影子都瞧不见,就像他突然闯入他的生活又突然离去那般轻而易举。
而从那之后,蜘蛛侠只在新闻上听到过对方的消息,“疯狂雇佣兵死侍引发血腥屠杀”,“死侍屠尽黑手党集团,私人执法者究竟是对是错”诸如此类的消息。
Peter看到,Wade他认真地在做着一个怪物,混乱中立,被人当成难以捉摸的疯子和野兽,就像他当初告诉他的一样。

Peter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错,他以为自己能拯救Wade,用爱,可是让雇佣兵逃开的正是爱。
那么这一切是本该如此的吗?这个世界的本质,Wade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呢?他又究竟追寻着什么呢,他是否应该改变……
 
 
 
“Wow wow wow!!What the shit biscuit?!Baby boy?!”Peter的思绪被一声惊呼打断了,转头他看到自己的男朋友正从另一面的窗户翻进来。
“哥在咱俩的论坛上看着全世界的小公主们充满爱意的小文章消磨时光,有一篇开头,哎哟,那叫一个温馨甜蜜,哥觉得一定又是篇有爱到爆的。
结果看着看着哥变成了个傻逼哲学家还各种唧唧歪歪,又是存在又是意义又是价值的——虽然哥本来就唧唧歪歪的——但哥绝对绝对他妈的不是那种唧唧歪歪!!”
“好,然后哥就想看看是哪个神经病这么跟哥过不去,使了点小手段终于搞定了这狗屎IP地址,哥顺藤摸瓜来瞧瞧是哪个傻逼作者干的蠢事,搞不好还能免费给他来个人肉串服务——Sorry,不能灭活——结果居然是你撅着宇宙第一的性感小屁股窝在一台破电脑前面哭哭啼啼地打字?!Seriously?!”

Peter发誓,他是疯了才去Wade说的论坛上发文,而且他以后绝对不会干这种上完哲学课就思考人生的蠢事了,至少他一定不会用那个去思考Wade的人生。

他的男朋友现在气鼓鼓的,又开始了著名的话唠和喋喋不休,“先不说你让哥失心疯的剧情,但哥在你眼里是五讲四美的阳光招贴画青年吗Baby Boy?你不能剥夺那个世界里的哥说fu*k的权利!起码有不下一百个地方哥应该说这个词!”
“老天,哥的小甜心居然担心哥变成个疯子哲学家,放着世界第一的性感小屁股不要,去搞自暴自弃的杀马特非主流戏码,哥都快伤心哭了。”说着,Wade夸张地做了个泫然欲泣的动作,配上面罩的表情变化,这一幕的喜剧效果让还没擦干眼泪的Peter笑了起来。

“Baby Boy,为什么纠结这种东西,你的小脑袋瓜里都被塞了些啥?”瞥见Peter桌子上那本《哲学简史》,Wade恍然大悟,“哲学!很好,哥都想一枪打爆你那狗屁哲学老师的狗头了!”
“嘿!不能打爆别人的头!”Peter的声音带着软软的鼻音。
“哥知道,哥知道,这是夸张,假设,宝贝儿,这是为了体现哥的不满。”Wade伸出手臂把Peter捞进了怀里,“哥才不会离开哥的小天使呢,哥一辈子都会黏着你。觊觎你性感小屁股的人太多了,哥得防着那些变态图谋不轨!”
“除了你没人老是谈我的屁股……”Peter把头埋进Wade的怀里小声嘟囔着。

使劲揉了揉怀里恋人的头发,Wade继续说道,“以防你聪明的小脑袋瓜胡思乱想,哥得说,哥那时候之所以来找你寻求改变,是因为哥觉得自己这副破烂或许还他妈的有一点点可能性。没人甘愿做渣滓Peter,哥也一样。”
Wade的声线温柔得让Peter想哭,“但哥能坚持下来,完全是因为你。哥的特别不是因为做个混乱中立的疯子,而是因为哥为自己做出了如今的选择,哥选择了这样的人生,而更特别更奇妙的是,这些都是哥遇见了你的缘故。”
 
 
“可是……可是……可是你现在也没说Fu……”,小英雄在自己男朋友的怀里闷了半天闷出这么一句。
“哦,那是因为这个怂逼作者为了抒发她的狗屁情怀外加顺利过审Baby Boy~”
“你总说一些这种奇怪的话Wade。”Peter扁了扁嘴唇。

Wade伸手扯下了自己的面罩,然后捧起自己小男朋友的脸,“Hey,听着Petey,这狗屁世界或许是假的,是某个单身狗看了堂无聊哲学课满脑子跑火车之后大开的脑洞,但对我们来说这里却是真实生存的地方不是吗?迄今为止流过的血泪都不是幻象和梦境……”他轻轻掐了掐青年还带着少年气息的脸蛋,换来一声抱怨的痛呼,并被抓住了手,“看,即使是这么小的疼痛都是如此真实的呢!对哥来说,你是真实的,你是最为真实的。”

“不过哥挺能理解你写的那小文章里的哥,但不是因为那破烂哲学原因。哥知道自己多危险Baby Boy,如果爱上哥有那么一丁点儿该死的可能让你受到伤害,那哥一定会再一次毁了自己,并把“死侍”从你的人生里完全抹杀掉,这确实不难。”
Peter握紧了Wade的手,“不!你不会带给我伤害的Wade!你……”
“哦,别紧张,哥的小甜心~”Wade安抚地拍了拍Peter的后背,“哥不会这么想了,因为哥后来发现,你也是个会乱来的小家伙儿,所以有哥盯着你,你比较不会乱来一些。”
“那就拜托你盯紧我一点,千万不要移开视线,Wilson先生。”Peter把脸埋进Wade颈窝闷闷地回答。
“而且,你不可能在我的人生里抹杀掉你自己。”Peter侧头轻吻了一下Wade的脸颊,“我说过,我爱你,Wade Wilson,所以无论你做什么都不可能抹去一直在我心里的你。”

Wade心里暖暖的,哎哟,他的蜘蛛男孩就是他的小蜜糖,小暖炉,小天使!
看看,他的蜘蛛宝贝多不安啊。看来他不能再有自己是一坨他妈的破烂这种想法了,他早就是自己Baby Boy的心头好了呢,再那么想对他的小天使可不公平。
 
 
或许看透真实并不会让人随波逐流,至少如今的Wade不会,现在的他用全部的认真去对待着出现在他生命中的那些美好,尤其是Peter。
他说过,Peter是他的光。

而Peter觉得,Wade也是他的光。
这束光让他学会不单从表面揣度他人,学会接受温柔并回馈温柔,学会接受黑暗但依旧笃信光明。
更重要的是,学会去爱,也学会被爱。

不过,要说起那篇Peter未完小文章开头所提的那天,它真实的情况,就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Fin——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很能BB,真的……
废话多到死,但我还是爱你的贱贱~~还有亲亲小蜘蛛~~~【「不准你叫小蜘蛛亲亲!」被贱拍飞☄ฺ(◣д◢)☄ฺ
 

评论(2)

热度(48)

  1. 快来削我啊天南地北单飞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