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冬铁】Science of War(4)

【设定】二战AU,ABO
【私设】ABO的性别歧视并非主流。另,因客观存在的生理优势,军队这种暴力部门人数以Alpha为多,Beta居中,Omega较少。
【备注】由于设定,人物年龄、关系和身份会有所不同。

【作者的话唠Part】
来自  @Lu。 姑娘的点梗。
终于彻底搬完家了,收拾完又花了将近半个月。每天看着墙上自己画的巨幅妮妮油画,那个开心啊~

P.S.昨天换了新手机,码字欲望满点啊~果然对我这种靠手机码字的作者,手机就像画手大大的板子一样重要啊~
   
——————————————
  
转眼间到了夏天,绿树与鲜花都繁盛地展示着旺盛的生命力。
然而夏天的到来却并没有带来好消息,就在太阳将最大限度的光辉洒向北半球时,德军对巴巴罗萨的进攻彻底拉开了其对苏联的战争。
这不仅使欧洲震动,美国军方也更加重视这场大洋彼岸的战争,它从来不是孤立的,从来都不是。

“最近有没有什么新点子?”这是几个月以来Rhode第一次跟Tony因为训练和军队生活之外的事见面。
“一些新的设计方案这几天整理得差不多了,我大概会回去两周安排测试与投产。”Tony没打算跟Rhode弯弯绕,“军队里消息灵通,苏联的事我已经知道了。”
“等等……你还准备回来?”Rhode有些惊讶,“我以为这三个多月的训练足够了?”
“我有些……自己的想法Rhodey。”Tony看着自己的好友,“拜托,看在新式武器的份儿上,这里可是我的缪斯。”

Rhode上校用带着十二万分怀疑的眼神盯着自己的好友,这三个月以来跟Tony的几次会面里隐藏的蛛丝马迹拼凑起来,让他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拜托,他太忙懒得管可不代表他迟钝,“不,我看Bucky才是你的缪斯。”
Tony差点没一口水喷出来,“什……什么?”
“得了Tony,你们俩第一次见面就已经火花带闪电了。”Rhode抱臂靠在椅背上,“看你这反应,我猜的没错对吧?”

Tony一副不自在的样子已经代表了默认。毕竟,在Rhode的记忆里对方从来没在自己面前露出过现在这种表情,有点被发现了什么的窘迫,一点害羞加带着些许甜蜜的喜悦。上帝作证,这家伙以前面对追求他的Alpha时就是一朵带刺的红玫瑰,被引诱的Alpha们在靠近后被那层层荆棘可刺得够呛。
所以,我的老天这家伙是真的恋爱了吗??!!
Rhode不知道给Pepper交差的时候,自己还能不能活着走出史塔克工业的大门,鉴于不论支持还是反对,知情不报或信息延迟在Pepper那里都是大罪一桩。

但眼下,他最关心的不是这个。
“Tony,我不想说什么支持还是反对这些话,反正直觉告诉我你不会听我的,而且我也没资格干涉你的恋爱。”Rhode叹了一口气,“只是个提醒吧……这点你肯定也能感觉到,Bucky这小子不是个会被放在后方培训新兵的教官,总有一天他会去前线,而且不是站在后方部署。他会身先士卒,直面鲜血,上级很有可能会派特殊任务给他,因为他就是能胜任这些的人。”Rhode直视着Tony的眼睛,“可你不一样,你是科学家,你会回到实验室,那里没有炮火,只有图纸、计算、测试,但是却能影响战场甚至改变战争的走向。你们都会在战场上发光,但无论如何,你们的人生轨迹是不一样的。”

Tony沉默了很久,久到Rhode以为或许今天的谈话也就到此为止了。
“我明白的Rhodey……”Tony终是开口了,他知道却Rhodey隐含的意思,战场上瞬息万变,谁能保证自己一定可以活着回来呢?他只是顾及自己不说出口罢了。
“我知道,但那又怎样呢?我会等他,我会用我能做到的一切保护他,保护跟他一样拼杀的人们,就像他们拿生命保护我们一样。无论成败,战争总有结束的一天,而我相信我们会赢。到那时,我们会有大把的时光在一起。”

Rhode明白Tony是认真的,一向在感情方面无人能让他停留,或许,这次他真的找到了自己的归处。
“那么,祝你们好运。”他起身,真诚地握住自己好友的双手,并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愿一切神明保佑他们,Rhode在心中默默祈祷。
  
  
  
Tony其实一直不相信所谓一见钟情,不过那是在他遇见Bucky之前的事了。
而三个多月的相处,让他愈发觉得对方与他有那么多的契合,他能理解他,很多甚至是Pepper和Rhodey都未尝理解的。
他向Bucky敞开心扉谈起了自己的过去,那个他不曾在好友面前提起的过去。这让他感到释然,这世上总要有一个人可以听你倾诉所有,而Bucky在短短的时间内就获得了他的这份信任。
 
 
但他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爱上对方,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自己好像没有那么了解Bucky,而那份好奇心让一切一发不可收。

那天训练的间隙,一些新兵兴致勃勃地谈论起刚刚通过不久的《租借法案》,年轻人,血气方刚,总喜欢谈论一些国家大事。
“总统先生很有远见卓识。”其中一个新兵说道,“欧洲出了问题我们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们对他们的帮助很有必要,你说呢Tony?”
Tony耸了耸肩不准备回答,他比较倾向于在这种讨论中置身事外,史塔克工业提供了大批武器援助,他的立场不言自明,但在这里他没必要宣之于口。

“得了吧,依我看,我们拿着钱财帮助那些英国佬又有什么意思呢?德军那么生猛,他们也支撑不了多久了,最后我们的钱不得打了水漂。”另一位新兵无所谓地摊了摊手,“不如劝他们投降,省得在战场上继续白白牺牲。”

“刚入伍,寸功未立,就觉得自己有资格嘲笑为了保卫自己的国家而牺牲的人们了吗,中士?”Bucky走了过来,被点名的新兵立刻起身敬礼,其他人因为Bucky说过休息时间不必那么多繁文缛节而没有拘礼,但也都正襟危坐起来。
“战场不是糊弄小孩子的,希特勒的枪已经架起来并子弹上膛了,而不列颠正是挡在我们前面的堡垒。”Bucky挥了挥手示意无碍,走进人群坐在了Tony身边,“你看到过血肉横飞的战场吗,士兵?还有那些因为毒气的攻击死状凄惨的盟军将士,因为猛烈的炮火刚上战场就殒命的年轻面孔,因为无差别轰炸横死街头的无辜平民?”

“你没有,而你也不屑于知道,因为现在我们所在的国家在大洋另一边,远离炮火和硝烟,而你可以安全地坐在这里高谈阔论,还笑他们为何不投降以减少灾祸。”Tony看向Bucky,他的表情从未如此严肃。
“我对你们怎么看待国家政策并不感兴趣,但我需要你们弄清楚的是,身为一个士兵,是否明白自己为何要扣动扳机。”Bucky锐利的目光扫过周围一张张年轻的脸,他释放出的Alpha信息素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但在意识到身边的Tony还在时他收敛了不少。

强效抑制剂外加不在发情期让Tony没受什么太大的影响,Bucky的信息素带着冰雪和烈酒的味道,但有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还闻到了硝烟的气息,“作为军人,为了心中的正义,我们是要忍受一切痛苦,作出最大牺牲的。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但命令不会每时每刻都被传达给你,也不一定都是正确的。而心中的正义却能超越命令的约束,国家的边界,时刻陪伴着你。想想身后要保护的一切,和身前在战斗的人们,为此,你的枪口要指向哪里,是否要扣下扳机,你的心中应该有自己的评判。”

Bucky看向Tony,那一瞬间Tony望进了那双蓝灰色的眼睛,那里有硝烟未尽时战场上方的天空,却也有那些曾经带着欢笑的谈话里布鲁克林雨后难得宁静的街道。
Tony感到眼前的Bucky生不逢时却又恰逢其时,他为自己而战,又为人类而战,这个国家拥有他,但他又不仅仅属于这个国家。
Bucky的话语在向所有新兵们传达着力量,可他的眼神却让Tony觉得,那又像是在对他一个人私密的剖白,就像Tony曾经做过的那样。
“永远不要嘲笑死者,因为他们已经战胜。去做生者该做的事,继续向前,直到胜利也降临在你的头上。”

——TBC——
  
  
  

  

  

  
  
  

附一张卧室里挂的妮妮~

  

评论(8)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