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亚梅/AM】救命!我的梅林OOC了!(9)完结

完结啦,给自己撒花花🌸
亚梅的两个非短篇都是9章完结,所以是预示着他们俩久久的意思吗?
【我不听我不听,就是这个意思!!】
   
————————————
 
“你在紧张。”亚瑟凑近梅林揶揄道。
“换你试试!”梅林没好气地说。
首席大法师的册封仪式上人头攒动,梅林表示当了这么多年男仆突然成为这种大场面的主角,他真心不适应。

“别紧张,只是个册封仪式,跟骑士册封仪式差不多,你见过不少回了。”亚瑟边说边打量着梅林,穿着宽大巫师袍的梅林跟平日穿着男仆装给人的感觉不同,有一种更强的神秘感和吸引力,让人看一眼就能想到魔法这类奇幻的东西,而且,对他而言,还有种蛊惑人心的诱惑力,“话说,我觉得你穿上这一身还挺人模人样的,梅林。”
“你穿不穿着国王的那一套,都改变不了自己是混蛋菜头的事实。”梅林白了对方一眼,揉了揉自己依旧有些酸痛的腰。
“我看我还是不够努力,毕竟你还能这么有精神地跟我斗嘴。”亚瑟坏笑着,在梅林宽大的袍子掩盖下,偷摸了一把对方的腰。
“喂!你差不多一点!”梅林心好累,以前怎么就没察觉出来这个菜头这么流氓呢?!

当亚瑟宣布梅林正式成为卡梅洛特首席大法师,并授权其组建宫廷法师团队,处理魔法相关事宜的时候,梅林瞟了一眼台下。
他对台下一片赞同支持的态度暗自惊讶。
不应该吧,起码那几个乌瑟王时期的老大臣应该会有不满吧?
所以亚瑟到底做了什么?
 
 
“亚瑟,我记忆不清的时候你做了什么?”仪式结束后的晚宴上,梅林凑到亚瑟旁边询问,“我觉得那几位年迈的大人不像会同意这种事的人。”
“因为本国王的决定一向英明神武。”亚瑟偏过头去跟梅林交头接耳。
“嗯,你接着说,我就当真的听。”梅林白了他一眼,看着来往人群,喝了一口手里的葡萄汁。
“不开玩笑了。你因为恢复药物的副作用昏睡了一天,而我,找盖乌斯了解了一些事。”亚瑟跟梅林一样倚靠着桌沿,往对方在的方向斜了斜身子方便说话,举起酒杯向来往的一些贵族致意之后,他接着说道,“然后,我召开了一个会议,让盖乌斯向所有人讲述了你为卡梅洛特和我付出的一切。鉴于你几次拯救卡梅洛特差不多等于几次拯救了这些人的命,他们也不好发表什么意见。而且,莫嘉娜的威胁之下,魔法对抗魔法是最好的解决方案,这一点,他们也都明白。”
“再加上骑士团的家伙们都表示你会毫无保留地协助我,特别是高文,我第一次觉得他爱说话也不是什么缺点。”亚瑟停下来喝了口酒,“不过他私下里让我转告你,以后去酒馆赖账就靠你了。”
“让他死了这条心,我能去帮他收拾烂摊子已经不错了。”梅林笑了,“还有,赖账这事太不厚道了。”
“我也是这么跟他说的。”亚瑟挑了挑眉,跟梅林相视一笑。

梅林很喜欢现在这种跟亚瑟并肩而立的状态,这让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自由。
“不知道盖乌斯有没有告诉过你,不过为防你以后受到惊吓,我得说,我不光是巫师,还是一名御龙者。”梅林思考了片刻决定还是告诉亚瑟,“最后的御龙者。”
“Wow,盖乌斯没说你赶走那条龙是因为你是御龙者,他的疏忽。”亚瑟转头笑着面向梅林,与对方目光相接,“万事开头难,梅林,自从知道了你会魔法,你再告诉我你会什么跟魔法有关的事情,我大概都不会惊讶。”
亚瑟想了想,接着说,“不过别跟我说你不是人类而是一个魔法生物。”他挑了挑眉,“你不是穴居怪对不对?”
“那可真是遗憾,这会儿我倒希望我是一只穴居怪,如果可以恶心死你的话。”梅林眉毛快挑上天了,“你知道,严格意义上讲我也是个魔法生物,只不过同时我还是个人类,谢谢。”

“啊,我着实松了口气。”亚瑟语气夸张地回应梅林,但他突然想起来之前跟梅林寻找御龙者的事。
等等,明明巴利诺才是最后的御龙者啊。
一个惊人的推断进入了他的脑海,所以说那时候梅林的眼泪是因为……
“梅林。”亚瑟的表情严肃起来,“巴利诺,他……是不是你父亲?”
“是。”梅林避开了亚瑟的目光,“你这菜头居然能猜到,难以置信。”他调侃着对方,“我出去走走,这种场合总让人有点透不过气。”他放下手里的杯子整了整衣服大步走向门外。

亚瑟无言地跟在梅林身后,梅林在宴会厅不远处的平台停了下来,站在城堞边眺望着远方。
“对不起,梅林,为了……为了所有事。”亚瑟想起梅林那时候想哭却努力忍住的样子,内心一阵酸痛,“你最难过的时候,我都没办法给你支持,我甚至都不知道原委。”
“你已经给了,亚瑟。”梅林声线温柔,就像此刻的夜风,“我知道你那时候即使不知道为什么,依然试图安慰我。”
“不过现在看来我那时候似乎安慰错了方向。”亚瑟轻叹了一口气,望向梅林看着的远方。
梅林摇了摇头,“不,很多次我觉得我明明隐藏得很好,可是你总能看出来。”
“Well,梅林你得承认,大部分事情上你并不是一个好的隐瞒者。”亚瑟轻笑了一声,凑近梅林揽住了对方的肩膀。

远方升腾起了烟雾,村子里明亮的灯火让那烟雾在夜幕下依旧可见,大概是农民在放火处理收割完剩下的作物枝干。
梅林抬起手臂轻念了句咒语,亚瑟看到梅林眼中闪过璀璨的金芒,这让他不禁感叹,魔法这一原本被认为是危险邪恶的东西,在梅林身上变得美丽又迷人。
顺着对方的目光看去,亚瑟看到远方的烟雾先是变成了奔跑的骏马,又变成了腾飞的巨龙,最后恢复原样。
“你是不是想这么干好久了。”亚瑟含笑看着梅林,对方嘴角勾起的弧度让他想起了那个夜晚变出一条火龙只为让他开心的小傻瓜,“我觉得魔法真的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梅林,而它跟你放在一起异常和谐。”
“实话实说,我可是阿尔比恩最厉害的魔法师。”梅林带着小得意回望他。

“所以那时候烟雾变成马的事是你。”亚瑟享受了片刻宁静后询问,他的声线里并无质问的意味,只有回忆趣事般的放松。
“是啊,不过当时让盖乌斯陷入险境让我自责了好久。”梅林无奈地摇了摇头,“不过,如果那时候我真的躲不过去了你会怎么办?”

“我会偷偷放你走。”亚瑟的毫不犹豫的回答让梅林不禁转过头去看向对方,“不管你是不是巫师,有没有魔法,法律又是什么规定,我都不会让你有事。”
“盖乌斯为了保护你出来承认之前,虽然我那时候还不相信你会魔法,但我当时也有想过,你会不会因此被处死,当时我已经做好了偷偷放走你的心理准备,老实说,我连计划都做得七七八八了。”亚瑟搂紧了梅林的肩,“所以,你早该对我多点信心的,即使是魔法事件,即使是还只是王子,我都不会让你有任何性命之忧,哪怕是为之打破法律,违逆国王——我的父亲。”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只是不想让你难做……很多事我不想让你因为我,做出会事后后悔的选择。”梅林轻声叹息。
“我很感激,真的,即使那种时候你都还想着我的感受。”亚瑟转过身,两手轻捏梅林的肩膀让对方面对着他,“但是梅林,如果是为你做出的选择,我不会后悔的。”

梅林沉默了片刻,他眼帘低垂,长长的睫毛掩盖了他的眼神,这让亚瑟看不真切对方眼中的情绪。
“亚瑟,以前我每天都过得很累,命运让我别无选择,很多事都不可以做,做不到,如果说不痛苦是假的。”梅林的睫毛颤动着,亚瑟耐心聆听着对方的剖白。
“那时候,我最害怕的是,如果有一天你知道我会魔法,你会怎么看我,会不会赶我走,会不会讨厌我,觉得我是个邪恶的巫师,应该上火刑台。”
“我不会的,梅林,你得知道我在你身上可一向没什么原则。”
“哈哈,现在看来还真是。”梅林因为亚瑟直白的话语轻笑出声。
“你得知道,我会像你支持我一样支持着你。”亚瑟也笑了,但他的承诺是郑重的。
亚瑟握住他双肩的力度让梅林感到安心,“我相信你,亚瑟。”

“我想让你知道一件事。”亚瑟看到梅林抬眼迎着他的目光,那眸子中流光溢彩,即使黑夜都无法遮挡住那里面一丝一毫的光华,然后他听到他的梅林开口,声音里的郑重和情谊让他的心跳不由得加快,而随着那声音流淌出来的话语,从那一刻起,一直陪伴着他,直至永恒尽头。

“亚瑟,无论前路何往,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便无所不能。”

——FIN——
 
 
 
 
  
  
 
  
 
 
  
  
 
终于完结啦~
写着写着就从逗逼到正经,所以我骨子里还是很正经的(๑˙ー˙๑)【谁信啊??!!

话说姑娘们点梗的脑洞真的好精彩😂可惜我能力有限,有的真不会写……
 

评论(8)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