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亚梅/AM】救命!我的梅林OOC了!(6)

今天不知不觉就爆字数了……
权当庆祝我家女人终于可以在作业考试中挣扎出来喘口气(´▽`)ノ♪

————————————

如果没有变成现在的样子,梅林肯定会吐槽亚瑟,“这TM哪是打猎,明明是郊游!”然后跟在亚瑟后面,因为不用被派去吸引猎物注意力而废话连篇,或者四处看风景并废话连篇。
但是,如果并不成立,所以亚瑟只能时不时的回头,以确定身后的安静是因为梅林没说话而不是不见了。

晚间生火煮饭亚瑟没让梅林插手,他让对方在火堆旁坐着,不许乱动。
要说早年,亚瑟可真不会做饭,但是自从经历过这么多事,在野外煮饭这种事不会也要会,虽然梅林当时带着嫌弃脸和小得意教他煮饭的样子让他很想拿勺子敲他脑袋。
 
 
他带着梅林来到了当年他猎杀独角兽的地方。
那时候的他年少轻狂,什么都要跟梅林反着来,甚至闯了那么大的祸,生死一线间,把所有的酒都混成一杯毒酒喝下时,他依旧跟梅林对着干,“你知道我的,梅林,我从来都不听你的。”

而如今再回头看,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习惯听取梅林的意见,把一些重要的事不是交给大臣们而是交给梅林去做。
梅林是有隐藏着的智慧和才能的,他以前不说不代表他否认,相反,梅林身上一直有他至今都琢磨不透的东西,在他看来,对方是一把藏在廉价剑鞘里的宝剑,如果你对他的认知仅限于那仆人的身份,会在宝剑出鞘的时候被刺得很惨。不是什么人都能在这一次次的大小战役中全身而退的,作为身经百战的骑士,他可不会相信十年如一日的好运气,这种东西是不存在的。

而梅林的善良让他成为了一个更好的人。独角兽事件里,是梅林教会了他,面对美好的事物,比起据为己有,更好的方式是让它们待在最合适的地方,就像是只有好好长在独角兽头上而不是被割下来做装饰的兽角,才是最完美的。
他很高兴那时梅林出现在迷宫尽头,陪他一起面对一切,而那一刻他也终于能理解梅林在独角兽死的时候眼眶里为何有泪,那种难以言说的温柔当时也传递给了他。
而现在,梅林是他唯一的美好,他想在这片故地,让对方像重生的独角兽一样,再次完整地回到他身边。
 
 
“亚瑟,你不能什么都不让我做啊。”梅林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你的工作就是坐在这里,陪我吃饭。”亚瑟把做好的饭盛给对方一碗。
“可是……我总得为你做点什么。”梅林小声咕哝着。
“现在就有,吃饭。”亚瑟叹了口气,捧着碗坐在火堆另一边。
“是不是因为我一直笨手笨脚地做不好工作……”梅林小心翼翼的抬眼看着他,眼神里带着歉疚。
又来了,别这么看着我,你并不亏欠我,“不是!梅林,不是!”亚瑟禁不住声音拔高,但看到对方因为他的烦躁而缩在一边,他又心疼了,“上帝啊,有时候我真搞不懂你为什么留在我身边梅林。”
“因为我喜欢你啊。”梅林的眼睛在火光中亮亮的,“你是我的命运,亚瑟。”

亚瑟没想到他会获得这么直白的答案。
他僵直地转移了视线,以掩盖他的不好意思。
因为喜欢我吗?你从来没说过。
等你恢复了,再说一遍好吗?
 
  
安宁的沉默一直蔓延到他们吃完饭,亚瑟吃的比较快,所以放下碗后就一直盯着火堆发呆。
“亚瑟,你看……”亚瑟闻言转头看向梅林,对方向着火堆的方向伸出了手,眸中金光闪过,念出一句自己根本听不懂的话语,“是不是很好看?”
亚瑟在如遭雷击的震惊中机械地转过头,顺着梅林的手看向火堆,那上面有一只金光闪闪的火龙在扇动着翅膀,然后他感觉自己就像被那对翅膀狠狠扇了一巴掌。

梅林会魔法。
亚瑟根本就缓不过神来,他现在脑海里就像平地刮起了飓风一样。
这是什么?
为什么梅林会有魔法?难道他是一个巫师?
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这种事怎么可以在这么平和美好的夜晚以这种方式展现给我?!我们明明,明明刚刚还在享用晚餐!
他到底是什么目的?他十年如一日在我身边潜伏着隐瞒着,为什么?

背叛,亚瑟感到了强烈的背叛,还有钻心噬骨的疼痛。
为什么不说?对我有什么好隐瞒的?
为什么你会这该死的魔法你却不说?!
我交付了我全部的信任给你,甚至我的爱和我的心,而你却利用这些来愚弄我,欺骗我!

骗子,这个词一瞬间进入了他的脑海里。
对,骗子,他就是个骗子,他……

亚瑟如风暴般的情绪波动在他再次看向梅林的瞬间戛然而止。
他原本想转过头去大声诘问梅林,或者,干脆让他立马离开自己的视线。
可是他却看到了梅林的笑容。
无忧无虑,带着孩子一样的纯真,就像献宝一样地看着他,等待着他对那条魔法变出的火龙予以认可和夸赞。
他的怒火全部被这甘霖一般的笑容瞬间浇熄。

亚瑟望着梅林的笑容几不可察地摇了摇头。
他心里的风暴已经止息,转而下起了微凉细润的雨。
我一定是昏了头,他怎么会是骗子呢?
他笑得那么无忧无虑,这是已经好几年没有见过的。

想来梅林在他身边已经这么久了,可随着他成为国王,对方眉宇间的忧虑越来越浓重。
有时候他会看到他整个人放空,眼神不知道看向哪里的远方;有时候他会看到梅林明明对他微笑着,可是眼中带泪,而他却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明明在他看来现世安稳,无需忧虑。
他还是会对他笑,有时候是古灵精怪的,带着小得意,有时候是安抚性的,带着关心,可是那笑容总是延伸到嘴角就变得苦涩沉重。

魔法……
很多事都涌进了他的脑海,那些尘封在记忆深处的疑问统统涌现了出来,然后因为这个词迎刃而解。
埃尔多的旋风,巨龙的袭击,寻找三戟叉,阿古温叛乱……那么多事的解决,全部可以说通了,都是梅林。
他曾经惊异过为什么梅林总是知道很多魔法事件的解决办法,明明有些时候盖乌斯根本来不及告诉他,但他就是知道。
他之前都没有细想,他选择了信任梅林,而他也知道,他不会容许自己往梅林会魔法的方向猜测,那会让他难以抉择。
原来他本身就会魔法,他本来就是知道的。

魔法真的有罪吗?如果有罪,为什么它在梅林手里一次次救了我的命,救了这个国家?
他想起了之前他对梅林说过的,那些对魔法,对学习魔法的人有罪的评判。
他想起了梅林为了避免他因为冲动犯下错事,亲口说出的魔法有罪的话语。

在他不知道的背后,又有多少这样的事发生在梅林身上呢?
魔法没有罪,梅林更没有罪,错在人心中的偏见、贪婪与恶,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他的父亲和之前的他都不明白呢?
是不是因为,认可了这个道理就意味着证明自己是错的?
可是那些因此而酿成的悲剧和痛苦,更是错上加错啊!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梅林总是眼中含泪,他不是他说的女孩子气,也不是爱哭。
他只是……他只是没有遇到多少值得放声欢笑的事,多得是足以让他痛哭的遭遇。
那担子太沉重了,梅林明明可以告诉他,骂醒他,如果他愚钝地不能明白,梅林一定可以靠魔法离开这个国家。
可梅林都忍住了,他什么都没说,全部一力承担了下来,为了他和他的王国。
可那多痛啊梅林?你怎么忍受下来的啊!

亚瑟觉得自己被隐瞒的痛苦此刻特别微不足道。
因为他终于知道了,自己看到的现世安稳是什么换来的。
是梅林的快乐和笑容,是这些千金不换的东西,是他的无价之宝。
他一直被梅林守护着,以梅林忍受着痛苦、失去无忧的快乐为代价被守护着。
他不是骗子,他从来都不是,他只是个太在乎他的小傻瓜。
 
 
“不好看吗亚瑟?”他发现梅林因为他的长久无言歪着头疑惑地看向他。
亚瑟觉得自己清醒了不少。
梅林还什么都不知道。
他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把深藏了这么多年的秘密完全暴露给了他。

亚瑟望着梅林,不禁为自己感到可笑。
难以抉择?他有什么好抉择的,他从来都只有唯一的一个选择——梅林。
梅林,你清醒过来之后会不会后悔?后悔让我知道了这一切?
我不会让你后悔的。

“确实很好看。”亚瑟认真地看着梅林,“特别好看。”
“对吧对吧!我一直想给你看的!”梅林因为这回应而兴奋不已,“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没给你看过……”他歪了歪头,陷入了思考。
不为什么,是我让你害怕了。
“我说的不是火龙,梅林。”亚瑟起身走到梅林身边,半跪在对方面前,“我说的是你。”
“我喜欢你,梅林。”他倾身吻了上去。

一吻结束之后,梅林的脸红红的,亚瑟不知道对方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那个长长的吻,大概兼而有之,“我……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亚瑟。”
“你害怕让我知道魔法的事吗,梅林?”亚瑟与梅林额头相抵。
“我不知道……”梅林的语气有些迷茫,“我很想告诉你,可是脑海里总有个声音说不可以说出来。”
“我只是觉得你好像不开心,我以前都这样让母亲高兴,所以觉得这个小戏法也许能让你开心一点。”梅林小心翼翼地看向亚瑟,“我没搞砸了对吗?”

“当然没有,我……我感觉好多了。”亚瑟向对方笑了笑,伸手掏出了临走前盖乌斯给他的药水,“盖乌斯说让我给你这个,喝下它吧梅林。”
“好。”梅林乖巧地接过药水喝了下去,亚瑟觉得,不管是不是这个状态的梅林,大概他给对方的是毒药他都会喝下去。
所以,梅林一遇到他的事就一直都是个傻瓜,只想着他、信任着他的小傻瓜。

“那……你会不会跟那个声音说的一样,因为这个讨厌我?”梅林因为药剂的副作用而渐渐困倦,亚瑟把对方搂进了怀中,让梅林可以枕在自己胸膛上。
“我很害怕,亚瑟。”梅林喃喃地说着,在亚瑟怀中沉沉睡去。
 
 
明天他会沉睡一天,然后他就会清醒过来,恢复成以前的梅林。
但很多事都不会再跟以前一样,也不能再跟以前一样。
他知道了梅林为他付出了多少,相形之下,梅林的隐瞒和魔法他根本没有资格怪罪。
他要梅林从此以后可以坦荡快乐地生活,可以放声欢笑,不必再不得已地对他隐瞒什么。
而他想让梅林知道,他永远永远不必害怕,因为他无条件地包容他的一切。
他想让他知道,他爱他,胜过这世界上的一切。

亚瑟抱紧了熟睡的梅林,将对方揉进自己怀里,他的下巴轻轻磨蹭着对方的发顶,“别怕,什么都不用怕。”他轻拍着对方的脊背,“我爱你,梅林……我爱你……”亚瑟口中细碎地重复着他的爱语,就像在给自己的爱人讲着睡前故事。

亚瑟抬头望着漆黑的夜色,一弯勾月惨淡地挂在天空上,他蓦地感觉梅林肩上他还未得见全貌但已足够沉重的担子也压在了他的身上。
他长叹了一口气,感觉胸口蔓延着一股无法宣泄的钝痛。
忽得鼻头一酸,他不可自制地流下了泪水,为梅林这些年来经受的苦痛,那些他知道的和不知道的苦痛。

他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因为他也是我的命运。
从今往后,我此生一定会好好保护他,他和他的魔法一定会被这片土地认可尊重,我用卡梅洛特和我的性命起誓。
 
——TBC——
  

评论(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