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亚梅/AM】救命!我的梅林OOC了!(5)

在帝都浪完回来接着码文~
给我的女人补充给养哈哈哈(´▽`)ノ♪
 
——————————
 
清晨的光透过窗帘缝隙惹醒他的时候,亚瑟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梅林的睡颜。
梅林因为醉酒还没有醒来,所以他无法看到那对美丽的灰蓝色眼眸,但是对方长长上翘的睫毛在脸上投下的小小阴影,让他感觉自己的心变得柔软,这是从未有过的事。
如果莫嘉娜不是与他敌对,而是依旧是他口是心非又善良的姐姐,他可能现在就会冲到对方房间,不顾对方嘲讽他的粗鲁。他会对她说,莫嘉娜,还记得我说过我没有找到一个人可以去爱吗?现在我真的找到了,这个人就在我身边,一直都在。

他想起自己问过梅林如何去爱,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现在想来,他当时问了一个蠢问题。爱是不需要学习的,当你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会自然而然的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他昨晚差点铸成大错,可即便他的贪恋如此强烈,他仍旧更希望梅林可以恢复,因为他知道,梅林不会希望自己变成这样,而他,其实也一样。
他希望梅林是完整的,他希望梅林可以做他自己。他们的生活总是看似平静,可危险常常来得猝不及防,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再次以命相博。
所以在那些还算安稳的日子,他们应该好好地、真实地生活。
其实他没想过这么多之前他认为女孩子气的事情,直到那天他目睹了伊索尔德的死亡。

卡梅洛特夺回战里,如果说伊索尔德死在特里斯坦怀中对他没有触动的话,那绝对是假的。
他看着那对生离死别的恋人,看着特里斯坦无助悲苦的痛哭,他的眼神下意识地就捕捉到了从不知何处气喘吁吁地跑到他身边的梅林。
如果有一天,躺在那里的是梅林,我会怎么样?
他想象不出来。
其实是,他不能想,也不用想。
他还会怎么样,他会疯掉的。
 
 
那之后,他有一段时间不让梅林跟他去任何危险的地方,可是梅林总是会自作主张地跟上来。
“你能不能别再跟着我了?!”他那时候很烦躁,随时有可能失去对方的恐惧扼住了他的喉咙,让他口不择言,“你战斗力这么差,我可不想哪天一场恶战之后还得带着你的尸体回来!”
“是吗?我就说,你个菜头最近发什么疯?!”梅林有些愠怒的看着他,“我不知道你最近在搞什么鬼,亚瑟,但我可没那么容易死!”
他良久地看着梅林,他感觉恐惧的手突然被梅林的话打飞到天外,他的呼吸又顺畅了起来。

“对不起。”他垂下头来,“最近我心里有点乱。”他少有的道歉。
虽然次数有限,但他也不是没说过伤害梅林的话,不过无论如何,他每次事后都会诚恳地向对方道歉。梅林一直以真心待他,他不应该被他说的那些混账话刺伤,他必须用致歉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本意绝非如此。

“最好是这样。”梅林语气里的怒气值下降了不少,沉默了片刻,梅林开口,声线里带着极具抚慰性的情感,“嘿,听着,伊索尔德的事不是你的错。”
他还是看出来了,亚瑟想,他总是能看出来。

“像伊索尔德和特里斯坦那样过活的人,他们都有随时可能失去对方或者自己性命的觉悟。我也一样亚瑟,我不知道你有没有,但我每次跟你奔赴战场的时候,我都有这样的心理建设,我不能保证自己绝对不出意外,也不可能随时都能保护你。”
“嘿,明明是我保护你!”亚瑟抗议着这个说法。
“就,听我说,你这个菜头!”梅林白了他一眼, 叹了口气,“很多事不能因为有这种忧虑而不去做,但可惜的是即使有这样的觉悟,当最坏的结果到来时,还是会无比痛苦。”梅林停顿了一下,他看着亚瑟,眼神笃定而恳切,“这也是为什么我必须跟你一起去,如果最坏的结果发生,至少,还可以有幸死在对方身边。”
亚瑟说不出话来,他只能看着梅林,注视着对方的眼睛。梅林在这种事上一直都比他想得长远,所以梅林很多时候有着比他还要纯粹的执着与勇敢,那多半来自于这份早就具备的觉悟。

“不过你这菜头,希望在身边的肯定不是我,肯定是格温吧?”梅林用相当揶揄的语气打趣着亚瑟。
“当然是你。”亚瑟的声线郑重而沉稳,少有的坦诚,“只有你。”
“喔,荣幸之至。”梅林的语气中带着调侃,可是他的表情出卖了他。亚瑟知道,那表情是在告诉他,虽然在意料之外,但梅林相信他的回答。
那时的梅林,整个人都在散发着光彩,完美无缺。
 
  
而现在,温顺如斯的梅林让他感觉他的梅林不再完整,这让他的心也一同缺失了什么。
他越是跟如此的梅林相处,越是怀念起原本的梅林。
自从变成现在这样以后,梅林变得脆弱而迷茫,过分温顺,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亚瑟承认,不仅是昨晚,以前自己也不是没想过,梅林能温顺地在他身边,乖巧听话。
可是那也就只是想想。
梅林就是梅林,他最让他心醉的部分就是,他是最为坚信他可以成为伟大君主的人,也是最为不屑于用那些对待君主的礼仪侍奉他的人。他不会顺从他,他从不讳言他的错误,即使自己对他发脾气,梅林也会寻求其他的办法把他拉回正轨。梅林了解他胜过他自己,他总是懂得如何开导他,如何让他振作起来。
他是最为忠诚的朋友,最为可靠的同盟。
他最为私密的部分。

他早年爱过格温,但他可以忍受格温和兰斯洛特在一起,他不会去争,或去强行介入,他可以选择成全格温和兰斯洛特。
但梅林,他不能接受除了他之外的任何人跟梅林在一起。梅林为保护他挡住怨灵的时候,莱昂说兰斯洛特是唯一那个可以安全将受伤的梅林送回卡梅洛特的人,那时他听到这句话恨不能抛下一切责任去追上他们两个,把梅林牢牢护在自己身边。如果不是想到梅林为他作出的牺牲他不可以辜负,想到他还有臣民需要拯救,他肯定会立马出发。
除了他,任何人都不可以是跟梅林有关的唯一。
所以,他必须让梅林清醒,他要在对方无比清醒的时候成为那个唯一。
 
 
思绪万千之际,亚瑟察觉到身边有了动静,梅林小小的动了动,然后睁开了眼睛。
那眸子里的那瞬光彩让他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你醒了。”他抚上了对方的头发,轻轻揉了揉。
梅林看了他一会儿,然后露出了一个瞬间清醒的表情,“亚瑟,我为什么在你房间?不应该的……”他很是慌张,挣扎着准备起身。
“没关系,别怕……”亚瑟拉住了梅林,伸手轻拍着对方的背安抚着。

“昨晚你有点喝醉了,我等你回来,然后你让我也喝酒……”梅林的眼睛里泛起水光,努力回忆着一切,“我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对不起,我僭越了,我……”
“梅林,你听我说!”亚瑟抬高了一点音量试图停下梅林的自责,真见鬼,他怎么会有过让对方永远这样下去的想法的,简直就像硬生生折断了飞鸟的翅膀,“听着,你和我之间永远不存在‘僭越’这个词你明白吗?”他叹了口气,“昨晚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让你喝醉的,对不起……”

梅林的表情变得充满迷惑,他似乎在思考,但又想不出个所以然,亚瑟看着梅林,下定决心般地说,“今天陪我去打猎吧。”
“那我就去通知莱昂和高文他们。”梅林试图再次起身,但他被亚瑟用更紧的力道搂住了。
“不,不需要告诉他们。”亚瑟直视着梅林的眼睛。
“不需要是……那岂不是只有我们两个?”梅林瞪大了双眼。
“对,是这样的。”亚瑟闭起眼睛长舒了一口气,把手伸进衣兜握住了盖乌斯给他的药剂瓶。
“只有我们两个。”
 
 
——TBC——
   

评论(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