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亚梅/AM】灰背隼(短篇一发完)

迷妹如我,自从发现了编剧的灰背隼梗久久不能平静,于是撸了一个短篇~( ̄▽ ̄~)~
P.S. 与原剧交织的亚瑟视角~
   
————————————
   
“Merlin!站住!”Arthur看到Merlin手上缠绕着绷带,低着头从他身边急匆匆地走过,不禁叫住了对方。
“手怎么回事?!”他的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担忧和关切。
“没什么……就是……”他看到Merlin停顿了一下,又犹豫了犹豫,“你要不要来看看?”
这着实勾起了Arthur的好奇心。

在Gaius的住所,Merlin的房间,Arthur看到了一只翅膀负伤了的雄性灰背隼,蓝灰色的背羽在流淌进屋内的阳光里泛着迷人的光泽。
“我不太清楚这是什么鸟,见倒是见过。”Merlin指着笼子里的大鸟。
Arthur终于知道Merlin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了,鹰隼都是猛禽,生人勿近,对方肯定是帮灰背隼处理伤口的时候被那锐利的钩爪抓伤的。
“我发现它的时候它的翅膀受伤很严重,Gaius说它很可能活不下来,但我不信,这个大家伙在我帮它处理伤口的时候钩爪还那么有力,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死了。”Merlin冲他笑了一下,“事实证明我果然是对的。”

Arthur本想打趣一下Merlin的孩子气和固执,但对方温柔的笑容让他完全不想用玩笑破坏眼前的美好气氛。
“That's merlin.”他对Merlin说出了鸟儿的名字。
Merlin疑惑的眼神让他恍悟了过来,Arthur进一步解释道,“我说的是这种鸟的名字,Falco columbarius,灰背隼。”
“你个菜头还认识这种鸟?!我以为你一直头脑空空。”Merlin夸张地惊呼。
“喂!Merlin你什么时候能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辞!”Arthur瞪了对方一眼,然后突然想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我今天才真正反应过来,这鸟跟你名字一样!”Arthur大笑起来,“所以Merlin,你的名字是只鸟哈哈!”
“哇,好好笑啊。”Merlin语气冷漠,并冲他狠狠地翻了个白眼。
所以到底是哪个小笨蛋最会毁气氛,Arthur收下那个白眼后暗自腹诽。

那之后,Arthur加入了Merlin照顾灰背隼的大军,每次出去打猎带回来的猎物都会挑一批合适的让Merlin带去喂灰背隼,厨房那边他也特别吩咐了,只要Merlin需要,生肉可以随便给,另外他还把那段时间Merlin的工作分了不少给乔治。
不过第一次打到猎物给Merlin,结果遭到Merlin吐槽“真高兴你终于不是个只会拿着弩弓见活物就杀的皇家菜头”那次,他把活儿全部丢给了Merlin,派乔治去喂灰背隼,结果可怜的乔治被认生的大鸟狠狠啄了手。
   
   
“等它好了以后,我也许可以带它去帮我打猎。”Arthur看着Merlin把肉块丢进灰背隼的笼子里。
“你胡说什么?!”他听到Merlin的语气里带着讶异和不满,“它是属于天空的,Arthur,不会成为你的鹰犬。”Merlin回头瞪了他一眼。
“为什么?它的口粮都是我给的!”Arthur趴在桌子上揶揄Merlin,“而且你就不会舍不得?”
“救它是我擅自作主的,口粮的事你要是有不满可以在我的薪水里扣钱。”Merlin轻抚着灰背隼吃饱后磨蹭着他手指的喙,因为Merlin和Arthur的照顾,它现在对他们两个不再有敌意,“关在笼子里是担心它逞强飞走,它的翅膀还没有完全恢复。等它康复的那天,我会让它回到天空,就算我舍不得。”

Arthur坐直身体看向Merlin,对方正回望着他,眼神里带着他说不出的情愫,“它永远是自由的,Arthur。”
不知道为什么,因为Merlin的眼神和表情,Arthur突然对自己的玩笑话感到抱歉。
“虽然刚刚只是在开玩笑,但我很抱歉Merlin。”他觉得此刻不该吝啬自己的歉意,而且这份致歉,仿佛也不止是对刚刚的事说的抱歉。
“Arthur,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吧。”他看到笑容又回到了Merlin脸上。
“那我就勉强陪你去一趟。”他也笑了起来,他知道,Merlin从一开始就没有怪他。
  
  
野生的鹰隼恢复能力比当做宠物来养的强过不少,一个月之后,Merlin在Gaius的指导下给那只灰背隼做了检查,确认它的翅膀已经康复了。
Arthur提议去森林里放生这只鸟儿,以免它在人类过多的环境里被不知道的人误伤。
Merlin伸手进笼子的时候,那只灰背隼仿佛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一样,钩爪握着Merlin的胳膊,从笼中被带了出来。
轻抚了一下那蓝灰色的美丽背羽,Merlin用力一抬手臂,那只灰背隼展翅飞向了空中,在他们上方的天空盘旋鸣叫,声音尖锐而苍凉。

“去吧!”Arthur听到Merlin对那只灰背隼喊着,“回到自由的天空去吧,去四海为家!”
他看到Merlin泛红的眼眶和里面不舍与渴望的情愫,他看到Merlin望着那在天空中渐渐远去的小小身影,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与颤抖。
直觉告诉他,Merlin如此绝非仅仅是因为那只偶然闯入他们生活的大鸟,可是他不知道还有什么原因。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陪在对方身边,就像每次他难过的时候Merlin做的那样,说着蹩脚的安慰,“灰背隼是四海为家的鸟,就像你说的一样,它属于天空,所以就算我们留下它,它也会走的。”他反而成了那个劝对方放生的人。
“这没有一点帮助Arthur。”Merlin看了他一眼,但表情缓和了许多,“还有,是我说要放它走的。”
“我是傻了才会想要安慰你!”Arthur瞪着Merlin恼怒地说。
“您终于意识到自己傻了,真的是可喜可贺,殿下。”看到Merlin的坏笑,Arthur捶了他的胳膊一下以示报复。
   
  
回来的路上他们都心照不宣地没有说话。
Merlin第二天没有来他这里,而他在Merlin旷工一天回来之后,一反常态地没有因此而罚对方去做什么粗活,也什么都没有问。
有些时候,Arthur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莫名知道,在Merlin说一些话做一些事之后,他什么都不必问。

Merlin是个让他看不懂的谜题,但有的东西他可以感觉得到。
第一次见到Merlin,他就觉得那是一个桀骜自由的灵魂。

他承认,Merlin是温柔的,虽然这么说显得自己女孩子气,但这是事实。Merlin总是善良而且善解人意,对待小孩子和小生灵以及一切美好的东西总是耐心友善,对待朋友总是真诚可靠。而他身上某些坚如磐石的特质,让人不自觉地被吸引。整个骑士团,甚至是先前在他看来最不可能跟Merlin交朋友的Leon都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与Merlin成为好友。
连Morgana都说过,“He is a lover.”

但这些都不妨碍Merlin的另一面,那骨子里如鹰隼般的桀骜自由。
Merlin从不在乎那些阶级尊卑的东西,他偶尔的妥协给他的感觉更多的是因为嫌麻烦,或者是友人有难不得已而为之。
平时他总是笨手笨脚地打翻东西,甚至绊倒自己,但是每次遇到危机,他的眼神和表情总是像一只凌厉的鹰隼,他似乎从不畏惧,他可以像骑士一样战斗,而他的眼神中总是有比作为骑士的他还要勇敢坚绝的东西。
他想起在Merlin家地板上借宿的夜晚,他们的对话,关于他为什么离家,有没有得偿所愿。
那么Merlin,这里有没有变成适合你的归处呢?
   
  
那后来,他们都没再提起过跟那只鸟儿短暂的相遇。
只不过有时候打猎看到翱翔天宇的灰背隼,Arthur还是会想起跟Merlin一起照顾那只鸟儿的日子,还有Merlin跟那流光溢彩的蓝灰色背羽近乎同色的,那双动人的眼睛。

只有去对抗怨灵那一次,他让灰背隼又一次出现在了他们两个人的视野里。
“这是我母亲家族的族徽。”他掏出那个刻着灰背隼的徽章,他母亲的遗物,“给你。”他将徽章递给了Merlin。
“Arthur,我不能……”Merlin有些无措。
“就……拿着它。”他语气郑重而坚决。

他不知为何,生死未卜前途未知,他将母亲的遗物给Merlin有什么意义。
他只知道,在那个当口,他必须交给Merlin什么,让那个东西告诉Merlin,他在他眼里有多重要,而如果他们有幸活下来,那将是他们同生共死的情谊最好的见证。

他知道自己从来没有奖赏过Merlin什么,即便是对方为他深陷险境那么多次。他从未道谢,也很少道歉,他不是一个十分称职的朋友,他除了信任什么都给不了Merlin。
他知道Merlin对奖赏和头衔完全不在乎,他只在乎他的信任,但于他,他无法忍受这个,所以他要把伊格莱恩家族的徽章送给他,一方面那个徽章是他母亲的遗物,他所拥有的最宝贵的东西,另一方面,Merlin和灰背隼有着同一个名字,他希望Merlin能明白他未说出口的话语,他知道Merlin一定能明白,他的歉意和感谢。
自从送走了那只灰背隼,他不止一次地想起过Merlin那天的眼神和话语,然后他就会觉得,自己是让那个桀骜自由的灵魂无法离开的牢笼。
他想补偿他,他想让对方能因为他做的什么事而展颜,他不是没有注意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Merlin的笑容越来越少,可是他束手无策。
神明啊,我困住了一只自由的鸟儿,却不知道怎么才能放他走。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都走得一步一个脚印,他成为了卡梅洛特的王,他被背叛过,被伤害过,甚至差点失去国家,但万幸的是,Merlin一直都在他身边。
可他一直都没有忘记,那个隔着火光对视的夜晚,Merlin的眼神里包含的那些未说出口的话语,他握住灰背隼徽章的双手给那冰冷的金属族徽带来的温暖。

这么多年来,他还是读不懂Merlin,所以剑栏之战到来之时,他不知道为什么Merlin不跟他一起奔赴战场,就像很多次,他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一定要跟他去。

直到他带着致命的剑伤醒来,得知了Merlin会魔法,他那些疑惑的答案才展开他的眼前。可是,对他来说,一切已经有些太迟。
他一开始气恼于Merlin的隐瞒,但是他发现他终于,生平第一次,可以读懂Merlin。
我不是他的牢笼,我是他的自由。
我永远不会困住他,因为他的一切我都能够无条件地接受,他的一切我都可以张开双臂拥抱。
困住Merlin的是我手中握着的权杖,是Merlin口中的命运,权杖驱逐了魔法,命运锁住了未来,这些牢牢困住了Merlin。

肋间的刺痛提醒着Arthur他的大限将至,他可以感受到Merlin已经手足无措,“我不会失去你……”,他试图撑起他的身体,他还在想办法挽留他。
他握住Merlin的手轻拍着,他从未对他如此温柔,这让他不禁在心里痴笑自己,这么多年在Merlin面前都还是像个毛头小伙子,只会做欺负喜欢的人这种事,“Just, just hold me.”他对他温柔地吐息,“Please.”他的拜托如同叹息。

“There's something I want to say…”他还有好多话没有对他说。
“You're not going to say Goodbye!”Merlin疲惫粗重的呼吸在他耳边掠过。
“No, Merlin…”当然不是,他还有那么多事没有做。
“Everything you've done, I know now…For me, for Camelot…for the kingdom you helped me build…”对啊,Merlin为他做了这么多,他还要让魔法重回阿尔比恩。
“You'd have done it without me.”
“Maybe.”没有你也许真的可以,但它一定不会成为如此伟大的王国。
“I want to say…Something I've never said to you before…”Arthur觉得自己已经撑不住了,他必须说出来,就这一次,亲口说给他听,“Thank you.”
他望着Merlin眼中那化不开的悲伤与绝望,伸手温柔地抚摸着对方脑后的卷发,他不想看到Merlin这么难过,他见过他可以笑得多好看,他希望那份美丽能永远停驻在对方的脸庞。

意识的抽离让他闭上双眼,然后他听到Merlin撕心裂肺地呼唤着他的名字。
他在那一瞬间睁开双眼,他已经什么都看不见,可是他又仿佛看到一只灰背隼从天空飞过。
如果命运必须从他的身边带走我,那么神啊,我求求你,就这一次,展现你的仁慈。
放Merlin自由吧。

带着最后的祈愿,他被死神黑色的大氅裹挟入黑暗幽深。
   
   
  
   
  
   
  
  
  
Arthur不知道自己在黑暗中漂泊了多久,但他听到一个声音在呼唤他,他唯一能辨认出的是,那是个女人的声音,但是其他的东西,年龄、情绪、善恶,他一概无从得知,或许声音的主人原本就不可用这些词语判定。
“King Arthur, the once and future King, it's time for you to wake up.”
“For what?”
“For saving someone.”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船上,船只已经停靠在岸边,他身上还穿着与Merlin告别时的着装,只是多了他的大红披风。
他走上岸,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正向他的方向走来,对方在看到他的时候生生顿住了脚步,可他却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生怕对方离开一样。

即使他忘记了一切,也永远不会忘记Merlin的眼睛。

“Merlin……”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比他原本想象中的沙哑,那里面的颤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到了对方的皱纹和满头白发。
而回应他的,是一个长久而无言的拥抱。
他感受到Merlin的泪沾湿了他的脖颈,但他除了轻拍对方的脊背什么都没有说。
他什么都不必说,Merlin都知道的。

这个拥抱结束之后,他伸出手去抚上了对方的脸颊,“你等了多久了Merlin?”他的手指摩挲着对方皮肤上的皱纹,每一道刻痕都是Merlin随他而去的美好年华。
“我不知道。”Merlin轻轻摇了摇头,“很久很久了吧……几百年?一千年?我没仔细计算过。”Merlin停顿了一下,他的眼中有金芒闪过,口中吟诵着的一串咒语如同一首古老的歌谣,“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回来了。”
“这么久,那你都去了哪儿?”他看着对方脸上皱纹渐淡,他熟悉的柔软黑发渐渐取代了那满头银白,时间仿佛在倒流着,慢慢回到了他们最初的时光。
“我没离开过。”Merlin的回答仿若一声时隔千年的叹息。

“I thought the bird merlin leads a wandering life.(我曾以为灰背隼四海为家)”他捧住Merlin的脸庞与对方额头相抵。
“Well, sometimes even falcons will stay for something.(有时候即便是鹰隼也会为了什么而停留)”Merlin垂下眼帘,轻声回应着他。
“What's the reason for Merlin to stay?(那么Merlin为什么而停留的呢?)”他笑了笑询问。
Merlin也笑了,他抬眼看向他,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Arthur终于又一次得以看到对方美丽的蓝眼睛,Merlin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膀,“Because YOU are here.(因为你在这里)”

Arthur与他的Merlin隔着如此亲密的距离对望着,他记忆中的Merlin,那天因为他的死亡折了双翼的Merlin,苦守了他一千年的Merlin,这一切的一切让一声喟叹从他喉间滚落。
“Then,the bird is free now.”他倾身吻上了Merlin的唇。
   
  
——FIN——
   

评论(15)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