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亚梅/AM】同心花(9)完结

花吐症AU
【设定】时间在亚瑟登基之后
加上图、文、视频、音乐在lof发的第100篇,缘分这种东西真是不可琢磨。
本章完结。
——————————
  
自从那晚将一切开诚布公地谈过,亚瑟便开始了他一步步废除魔法禁令的计划。
亚瑟向整个骑士团坦白这一切的时候,虽然有大家反应都不会太激烈的信心,但他对于没有遇到丝毫困难的事实还是相当意外,以及欣慰。

最先缓过神来的是高文,确切的说,他根本就没有被这个消息震惊到。高文先是走上前给了梅林一个拥抱,这让亚瑟故意咳嗽了几声,而高文则坏笑了一下,对亚瑟吃醋的暗示置之不理。
不过,高文过了一会儿还是在国王陛下锐利的视线中结束了这个关切的拥抱,拍了拍梅林的肩膀,他语重心长的说,“以后去酒馆偷酒喝的任务就拜托你了,梅林。”
要不是其他人态度还不明朗,梅林觉得他肯定会当场笑喷。

珀西瓦尔和伊兰是第二个反应过来的,“我对魔法向来没什么偏见,所以别对我有什么顾虑。”珀西瓦尔笑得非常诚恳,而伊兰则耸了耸肩,表示“自从知道了你们俩在一起之后,我觉得从你们那里知道任何消息我都不会意外。”

莱昂的沉默让大家把视线都转向了他。
作为曾经跟随过父亲的骑士,亚瑟担心对方会表示反对,梅林则跟亚瑟同样紧张。
“对魔法我个人而言没有什么偏见,这一点跟珀西瓦尔一样。如果陛下和法律将魔法本身定为无罪,那么魔法在我这里将是安全的。”莱昂最终开口,“梅林虽然不是骑士,但他是我们出生入死的朋友,所以既然陛下决定予以他公正的对待,我个人会全力支持您的决定。”
莱昂环顾了一下四周,骑士们对他的发言都表露出赞同和支持的表情,“我想这一点,大概我可以代表骑士团的其他人。”他对亚瑟和梅林点了点头,结束了发言。

亚瑟转头看向他的梅林,他看到梅林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眼中有泪光闪动。
友谊的收获并不是刻意的,日积月累的点滴有一天会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候开出最美的花。
梅林眼中金芒闪过,一簇火焰在他的指尖燃起,随着咒语流淌而出,他抬手挥向空中,一条火焰燃就的卡梅洛特金龙腾飞在骑士团面前。
“这份信任与支持,我为你们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我的朋友们。”梅林笑中带泪,眼眶中的泪水在火焰映照下闪着光。

“所以,为了庆祝一下我们拥有一个这么棒的大法师,不如去酒馆喝一场吧!”高文兴奋地提议,“要我说,国王陛下付钱!”
亚瑟用力捶了高文的手臂一下,“你小子就是为了免费去酒馆!”他边说边笑着揽过身边梅林的肩膀,对他的朋友们宣布,“今天不训练了,走,放假去酒馆,我请客!”
骑士们纷纷为国王陛下的英明决定欢呼着。
  
  
————————
  
  
梅林再次见到莫德雷德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恐惧。
对方已经长大了,这让他惊觉时光飞逝。原来他已经在亚瑟身边这么久了,这让他突然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没有想到我们会以这种方式再次见面,艾莫瑞斯。”莫德雷德看向这位德鲁伊人口口相传的、史上最强大的法师,表情难辨。
“老实说,我也没想到,莫德雷德。”梅林笑着摇摇头,“对于当年树林里的事,我非常抱歉,发自真心的。那时的我对很多事无能为力,又被魔晶里展示的可能结局冲昏了头。若你真的不能原谅我,也绝不是你的问题。”
“既能听到你的致歉,我选择原谅你艾莫瑞斯。一来你与永恒之王救过我的命,这一点我不会因此而忘记。二来,你不是唯一一个看过魔晶的人,我大概可以理解你为何会有如此举动。”莫德雷德的表情趋于柔和,“但能否告诉我,你为什么改变了主意?”
“因为我用生命相信亚瑟,而且我……我爱他。”梅林终究还是告诉了莫德雷德,他感到自己对这个跟自己如此同类的德鲁伊男孩无需掩饰,“而如你所见,亚瑟所做的一切,让魔法重回整个阿尔比恩的时刻已经指日可待。”梅林笑着伸出手拍了拍面前少年的肩膀,“欢迎你成为卡梅洛特宫廷法师的一员,小莫。”
“荣幸之至。而我相信,艾莫瑞斯,卡梅洛特的首席大法师,是他做出如此选择最重要的原因。”灿烂的笑容之后,少年的戒备终于一扫而空。
“I don't wanna say.”梅林向对方眨了眨眼。

————————

带领新招募的宫廷法师们与骑士团一同出现在城堡上面对民众,还与亚瑟并肩而立,让梅林觉得虽然之前逞强跟亚瑟打了包票一定没事,但果然还是会很紧张。
然后他感到了手上传来令人安心的温度和力量,是亚瑟握住了他的手。
他转过头看向他的王,亚瑟与他对望着,目光温柔,“我得承认,我也有点紧张。”亚瑟冲梅林笑了笑。
“希望您不会因此而忘记自己要说什么,My Lord.”梅林感觉自己好多了。
亚瑟无奈地笑了笑,这是梅林放松下来的信号,虽然这个小坏蛋嘴上不饶人,但他无需与对方继续斗嘴下去。

于是,亚瑟清了清喉咙,示意身边的卫兵让民众安静下来。
“魔法在这片土地上曾为禁忌,它被认为是邪恶的化身,我知道,没有人可以否认,确实有不少人利用魔法做出坏事,甚至几次卡梅洛特的危在旦夕都是因为魔法。”亚瑟停顿了一下,环顾民众,“但是,因为这禁令,无数美满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无数的无辜者,包括我的亲人,友人,甚至我自己,都蒙受着痛苦与不幸。”亚瑟转头看向梅林,而梅林对他抱以一个坚定的回望。
“当我因此而迷茫无助的时候,是我的仆人,现如今我的首席大法师,梅林让我了解到,一如骑士手中利剑,魔法从来无罪,罪在错误使用它的人。梅林让我看到了魔法在正确的使用下可以发挥多大的力量,魔法在他手里无数次拯救了我的性命,我身边重要的人们的性命,还有整个卡梅洛特的安危,而他从来不求回报,也不求名声,他的善良、坚强、忠诚与诸多美好的品质让他做出如此高尚的行动,我谨代表那些蒙受过他无私帮助的人,向他致以衷心的感谢。”

亚瑟停顿了一瞬,平复了一下自己,“而于我个人,无论光鲜还是落魄他始终都在我身边,他的信任、陪伴与爱帮助我坚持与成长,他的支持和协助让我能一次次崛起,为卡梅洛特和肩上责任奋战至今,我想在全体民众的面前对他说我一句从未说过的话。”亚瑟看向梅林,深情而专注,“Thank you.”
片刻之后,亚瑟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将对方的手轻轻抬起,让全卡梅洛特都看到他们紧握的手,“同时,我不羞于甚至万分自豪地向所有我忠诚善良的人民宣布,他是我的挚友,也是我的爱人!”

梅林没有料到这一点,他的脸以可见的速度红了,而当人群中兴奋的议论和掌声以及部分年轻姑娘的尖叫声传来时,梅林无奈地觉得,不知道这该拜谁所赐,是抱着他从卡梅洛特繁华的街道打马疾驰的亚瑟那个菜头,还是以惊人的速度把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的格温。
亚瑟满意地看着民众颇为正面的反应,对跟骑士团站在一起的格温点了点头以表感谢。给了民众一段讨论时间之后,他示意民众安静下来,继续他的演讲,“卡梅洛特与魔法的宿怨是时候了结。为此,我宣布卡梅洛特将以公正的姿态对待每一位公民,无论他是否魔法加身抑或研习魔法。对于那些有不好企图的人,无论是否用魔法作恶,卡梅洛特的骑士团和宫廷法师们都会确保你被绳之以法。”亚瑟张开双臂望着他的国土和人民,语气坚定地宣布,“而卡梅洛特的大门将永远为每一个将天赋用于正途的人敞开!”

人群欢呼着国王和大法师的名字。
梅林在接受欢呼时有些恍惚。
他忽然想起了盖乌斯的话,“魔晶展示的不是全部,只是一种可能。”
如今,眼前的一切与魔晶的预言相去甚远。
是啊,或许命运是一条条既定的轨道,但还是有人们可以握在手里的,也许是唯一可以的,那就是如何做出选择。
命运会沿着人们选择的轨道奔跑,走向那条轨道命定的结局。
跟从自己的内心作出问心无愧的选择,那么无论那轨道通往何方,都不会后悔。
所以或许伟大的人物也不可完全知晓自己的命运,但有的人的命运确实已经注定。
梅林望向身边的亚瑟,正在微笑着的亚瑟,正与他十指相扣的亚瑟,然后他悄悄握得紧了一点。
是的,不论如何选择,有的人,注定伟大。

“梅林。”亚瑟的呼唤打断了梅林的思绪,“别因为我说的话太得意了,当着民众的面,我也不好说你笨手笨脚的斑斑劣迹。”亚瑟松开了他们交握的手,在梅林的瞪视下厚颜地搂过了对方的腰。
好吧,梅林翻了个白眼,也许还注定是流氓加混蛋。
  
  
————————
   
  
当剑栏的战场上战火即将燃起,亚瑟正不可置信地盯着梅林。
“你不跟我一起出发?!”亚瑟相当不满意。
“我会迅速跟你汇合的。”梅林无奈地笑了笑,“我是去找一个老朋友,增加咱们的战斗力。”
“老朋友?你还有什么老朋友?!”亚瑟很是不爽。
“Well, 你已经见过他了。”梅林调皮地故弄玄虚,“战场上见分晓,相信我?”
“好吧……”亚瑟望着梅林美丽的蓝眼睛垂头妥协。
“很好,那我把临时指挥权交给小莫。”梅林掀开帐篷的门帘,“一会儿见,亚瑟。”
  
 
空旷的山顶,巨龙降落下来。
“如我所言,我们会在永恒之王统一阿尔比恩之时相见,年轻的法师。”基哈拉难得表露出自己的快乐,“见到你安然无恙我很高兴。”
“You too, old friend.”梅林笑了笑,表情温柔,“我想告诉你的是,基哈拉,经过这些事,我不再相信命运了。”
“哦?愿闻其详。”基哈拉饶有兴致。
“这么说或许不完全准确,我是说,我现在相信的是他。”
“我相信亚瑟。”
“我一直以为,我的命运如你所言,是辅佐亚瑟成为统一阿尔比恩、让魔法重回这片大陆的永恒之王。
但现在,从这一切的一切,我发现不是的。
也许艾莫瑞斯的命运是这样,但梅林的命运就是亚瑟。
无论是不是永恒之王,亚瑟都是梅林的命运。
亚瑟让我相信了我们的命中注定,而亚瑟,他改变了我曾看到的那个命运。
所以,命运并不是不能改变,而是不能靠我一个人来改变。
或许甚至都不是改变,而是做出选择,因为亚瑟,与之前不同,我做出了真正正确的选择。
所以基哈拉你说的有一点没有错,硬币的两面合在一起,才能成功。”

“我很高兴你有这样的认识,梅林。”基哈拉点了点头,“我说过,亚瑟跟你一样,具有推动命运齿轮的伟力。”
“只是,我那时,一旦遇到魔法的事情,就本能的不让他知晓,现在想想差点背道而驰。”梅林笑着摇摇头。
命运的审判本不会更改,而其中唯一的变数,唯一能逆天改命的变数,是亚瑟对他的爱。
他对亚瑟的爱成就了永恒之王和阿尔比恩的命运,而亚瑟对他的爱,成就了魔法的回归和他们两人的命运。
“基哈拉,这次我来寻求你的帮助。”梅林抬头看向巨龙,他的老友,“帮助我们赢得这场战争吧。”
梅林听到巨龙大笑起来,“看来,你们人类的史册,我也将好好写下一笔。”
  
————————
  
“梅林在哪里?”高文左挡右突到亚瑟身边,撂倒两个撒克逊人后询问。
“走亲访友。”亚瑟挥剑捅穿了对面的敌人。
“这么清闲?”高文大笑着将试图偷袭亚瑟的撒克逊人撂倒。

亚瑟正准备说点什么,忽然听到了一声龙啸,没抬头看他就知道了梅林所说的老朋友,是敞开心扉那晚,梅林的讲述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的基哈拉。
龙火灼烧着撒克逊人的后方阵地,火光仿佛将黑夜映成白昼,而精准地从天而降的雷电,将他们周围的撒克逊人击倒在地。
亚瑟抬头望向雷电的来源,然后,他看到了他的梅林。
梅林穿着他亲手挑选的深蓝色斗篷,宽大的兜帽投下的阴影也这挡不住那双璀璨的眼睛,那双往日如海洋深邃的眸子,此刻闪烁着如曜日般夺目的金芒。

梅林与亚瑟深深对望着,然后一抬手,眼中又是一道金芒闪过,战场上空升起一只巨大的卡梅洛特金龙,由战火硝烟铸成,扇动着翅膀。
“For the Love of Camelot!”亚瑟手挽剑花,带领骑士们发起了冲锋。
 
————————

拂晓的天空黑暗反而愈加浓重,将圣剑刺入莫嘉娜胸膛时,亚瑟感到了刺痛,但他没后悔,也没犹豫。
莫德雷德抑制住了莫嘉娜的魔法,于是亚瑟得以与对方以剑相搏,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玩耍比剑,只是这次,是你死我活。
梅林曾经表露出对杀死他的舅舅和间接造成了他父亲的死亡心有愧疚,即使亚瑟告诉过他,自己明白他的不得已,也丝毫不怪他。
这次,这种不得已的事让我来吧,梅林。
“Goodbye, sister”亚瑟在她耳边轻叹,“And our old friend.”

将莫嘉娜的尸体平放在地,亚瑟转头,看到梅林在他身后,骑士团的大家都挂了彩,但并无大碍,此刻也静静站在他身后。
“We won, Merlin.”他的声音轻如羽毛,只有梅林能听见。亚瑟将剑插在地上,快步上前在梅林唇上印下一吻,然后深深地拥抱着对方。
战场上仿若突然寂静无声,直到一道剑光划破寂静,“We won!For the Love of Albion!”
天空终于破晓。
 
  
当太阳再次照耀阿尔比恩的土地,巨龙在天空中盘旋,发出胜利的咆哮。卡梅洛特的旗帜飘扬在这片土地上,大红布料上的金龙在晨光下耀目欲飞。
  
 
——————————
 
 
那后来,他们的故事很长,久到岁月都变得无关痛痒。
亚瑟王死后传位于他的远房外甥,一位优秀的青年。而大法师梅林为亚瑟王一生唯一伴侣,在将此生魔法化作对所有魔法事物的佑护之后,他追随永恒之王而去。
而那以后缔造的魔法故事,就是其他的传奇了。
他们的故事一直为人称颂,而所有人都知道,无论是骑士的勇武还是魔法的奇幻,只有永恒之王亚瑟和他的大法师梅林一起,才是整个故事的全部。

Destiny is only the beginning of all kinds of legends.
Only LOVE has the power to make them become long-lasting ones.
 
 
——FIN——
 
 
 
 
 
 
 
 
第一篇亚梅终于完结了。
一切的想法都来自对花吐症和让他们两个相携一生的执念。
想看到,亚瑟在剑栏望见的是年轻的梅林,他们蓝得不似人间应有的眼睛里倒映着对方最好的模样。
以及,那晚入梦的,在阿尔比恩土地上飘扬的大红旗帜,在硝烟散尽的战场上拥吻的亚瑟和梅林。

从来都不是命运选择了我们,而是我们选择走向了命运。

I love them in the depth of my heart.
感谢一直看到现在的你们,望诸君万事顺遂。

 
 

评论(18)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