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亚梅/AM】同心花(7)

花吐症AU
【设定】时间在亚瑟登基之后
业界良心的我向大家展示什么叫一更顶三更
——————————
   
梅林觉得自己是不是得罪了哪路神灵才会这么倒霉。
帮亚瑟挡这个奇怪的魔法就算了,反正他心甘情愿,但现在是什么情况?!
原本他觉得自己反正都要死了,是不是找莫嘉娜死斗一番帮亚瑟解决后顾之忧更好。
后来他否定了这个想法,就他现在的状态根本没可能打过对方,要再跟上次一样被莫嘉娜抓起来利用就不好了。就亚瑟那家伙肯定会想尽办法救他,要是死前还被拿来当人质威胁亚瑟,或者被利用来伤害亚瑟,他就真没脸活了。
但是,他不找别人的麻烦不代表别人不会找他的,所以梅林特别想感叹,他的人生连好好死一死这么简单的愿望都实现不了。

事情是这样的,在回埃尔多的路上行至一半,梅林遭遇了偷偷闯进边境的撒克逊人,莫嘉娜的同伙。
而且要命的是,对方认识他,并且想要抓他去莫嘉娜那里领赏的想法已经写在了脸上。
不过,伟大的艾莫瑞斯,即使在这种虚弱的情况下,收拾几个撒克逊人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金芒在他眼中闪过,咒语本能一般随着他的声音流淌而出,面前的撒克逊人随即飞上半空,然后重重摔在地上没了气息。
抱歉,虽然我行将就木,但还是不想死在你们手里的。

魔法的消耗让梅林跌坐在地,他弓起身子努力喘息着,感觉到自己的魔力和生命力都已濒临极限。
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他下意识地想再抬头看一眼天空,可是另一片蔚蓝闯入了他的视野。
亚瑟,就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表情难辨,那双天空般澄澈的眼睛与他对视,读不出情绪。
梅林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如遭雷击。
  
 
亚瑟沿着当初去埃尔多的路很容易就找到了梅林留下的踪迹,作为全卡梅洛特最好的猎人,这点难不倒他。
梅林留下的痕迹还比较新,所以他没有被落下很远,亚瑟催促着战马疾驰,如果够快,他在半天之内是绝对可以赶上梅林的。
行至一半,他听到打斗的声响,草草地拴上马匹他便提剑前去察看。
他做梦都想不到会看到那样一幕。
梅林的眼中闪过他从未见过的金色,神秘而危险,他口中念着他听不懂的话语,而后,那些撒克逊人在毫无碰触的情况下凌空飞起,摔落在地,结束了性命。
所以梅林他……是个巫师?
 
  
亚瑟与梅林并没有对视很久,但他们都感觉时间仿佛已流转了几个世纪。
在亚瑟能开口说什么之前,梅林剧烈的咳嗽声和随之落地的栀子花打断了一切。
明明是素白温润的花,此刻却开得妖冶动人,仿佛将梅林的所有生命力都拿来装点自己的美丽。那白色的花瓣上带着血,鲜红鲜红的,刺得亚瑟眼睛生疼。

梅林慌了。
为什么亚瑟会在这里?
为什么?
明明我就要死了,那之后,他永远都不会知道我会魔法,一切都要结束了,他为什么要来?!
“不……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在这里……不会的……”梅林像是在对亚瑟说话,又像是在跟自己说话,他想努力说服自己这只是要死去之前的幻像,可他知道,那就是亚瑟,对方手中的圣剑闪着锋利的寒光,一切真实得不能再真实。

“为什么要来!”梅林像是在质问,语气里是自暴自弃的愤怒和无助,“我……我留了信,跟你道别了,我说了让你忘了我,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他的魔法,他再也不可能掩盖他的魔法,而他的爱情,跟他的魔法一样。
一样的再无掩饰,令人厌恶。

“连让我就这么悄悄的死去都不可以吗……”梅林喃喃自语,他的愤怒全部变成了无尽的迷茫与忧伤。
亚瑟怎么可能接受一个会魔法的怪物对他的爱?
大概,不,是一定,亚瑟再也不会跟他说一句话,他一定会恨他,厌恶他,觉得他又邪恶又恶心,觉得他该死。
把我抓回去绑在火刑柱上吧亚瑟,烧死我,烧得干干净净的。
不,好像都不用那么麻烦了,反正我马上就要死了吧。

梅林感到铺天盖地的绝望快要把他压垮了,他的胸膛纠结疼痛,就像那里生长的不是花朵,而是一株要把他撕成两半的参天大树。
情绪的剧烈波动让他又陷入了窒息般的咳嗽,白色的栀子花再次沾染着他的心血纷纷掉落。

事到如今,他除了承认这一切,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逃避的办法了,也没那个必要了。
“我是巫师,我有魔法。”梅林看着一言不发的亚瑟,艰难地说出这些词句,声音带着明显的哽咽和慌乱。
 
 
亚瑟觉得自己在那一瞬间失去了五感,完全丧失了感受世界的能力。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这样一切都说得通了,那些出奇的好运,诡异的现象,都能说得通了。
他早就知道的,早就发现了不对劲,那些多如牛毛的事,埃尔多平地而起的旋风,阿古温莫名而死的军队,眼神跟梅林那么相像的那个行踪不定的老巫师,总是在关键时刻出现的好运气……他早已有了答案,他只是不愿意承认,梅林会魔法。

亚瑟嘴角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原本那些事最好的解释就是梅林会使用魔法,可他就像个傻子一样,宁可相信梅林那蹩脚的借口和掩饰,都不肯相信那符合逻辑的真相。
因为他是那么的相信梅林。

梅林不会是为了害他而隐瞒,如果是这样,他早就下手了,他有那么多机会,有那么多危险境况里,他甚至不用动手,就只要让他自生自灭就可以。
可是他在意的并不是这个,而是梅林没有同等的相信他。他隐瞒了这一切,亚瑟不知道,如果不是这次意外,他是不是到死都不会知道梅林会魔法。
 
 
直到视线对上那双蓄满泪水的蓝眼睛,亚瑟才感到世界又回来了。
亚瑟本来想生气的,他应该生气,梅林瞒了他这么久,为什么,难道他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
可是看到满地的栀子花,他完全不生气了,他甚至很高兴,因为梅林爱他。
那白色的小花告诉他,梅林爱的是他。
他感到自从梅林中魔法以来,那股因为他不知道的梅林暗恋对象而产生的烦躁感,此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对梅林说过,“你是一个谜题,梅林。”
现在,谜底已经揭晓了。
其实梅林很好懂的。
梅林的所有话语,所有行动,都是为了他。
他没办法怪他,卡梅洛特视魔法为洪水猛兽,要梅林怎么做呢?梅林能怎么做呢?
而他自己也是原因之一,他说过的那些判定魔法和学习魔法的人都是邪恶的话语,如何能让梅林放心坦白这一切?大概有好几次梅林的欲言又止,都是想要告诉他真相,可临到嘴边,却又被他的话语推回去了吧。
就算他是国王,也没办法让梅林在如今的卡梅洛特安全无忧,父亲的影响还未消除,这都需要时间。

不过对他而言,更重要的是,梅林就是梅林,而魔法,只是梅林的一部分而已。
对,梅林是巫师,可那又怎么样呢?
他想不出来他有什么理由,可以让他因为魔法而残酷地对待梅林。
斩首?火刑?
怎么可能?!那可是梅林啊!
他哭了,惊慌而无措。
而我,我爱他。
 
 
“你可以烧死我亚瑟,就像……就像以前乌瑟国王对待巫师一样,依照法律,斩首,火刑,都没关系。如果你不想见到我……我……我会走,我会永远离开你的视线……”
亚瑟听着梅林的解释,觉得心疼不已。
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我需要你,梅林。
亚瑟定定地看着梅林,一言不发。
他觉得自己似乎从未如此长久仔细地端详过梅林的脸,梅林整个人。他以前总是被那双美丽的眼睛吸走全部注意力。
他真美好不是么?

“亚瑟,我不是……不是故意要瞒着你,我没办法……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
他的梅林语无伦次,美丽的灰蓝色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可还是在努力控制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又把他弄哭了。
我还什么都没说,就又把他弄哭了。
说起来,好像几乎每次梅林哭都是因为我。
见鬼!这么想想,自己有点差劲啊!

“别推开我……我只为了你一个人用魔法。反正我都要死了,你以后都不用再见到我了……”
亚瑟慢慢走上前靠近梅林。
怎么可能推开你,梅林?
没有你,我怎么办……

梅林一直没有放弃解释,他都不知道事到如今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在说什么,但是他停不下来。
亚瑟会厌恶他这件事让他濒临崩溃,他不能想象也许马上就会听见对方说出厌恶他的话语这件事,那会把他逼疯的。
“拜托了亚瑟,别说你恨我!就……别说你恶心我!看在我们这些年相处的份上,算是施舍给就要死去的我一点点怜悯……别说出来,算我求你……”
梅林努力地不让自己哭出来,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亚瑟面前这么渺小和狼狈,“就算你因为魔法恨我,因为我对你的爱厌恶我,都没关系,都是我活该的,但是,求求你……”

“我爱你,梅林。”
 
  
亚瑟温柔地打断了对方语无伦次的请求。
梅林愣住了,甚至忘了忍住眼泪,泪水终于突破防线无声的划过他高高的颧骨,但他丝毫没有察觉到。
梅林看到亚瑟将剑插在一边,走到他面前半跪了下来,目光温柔地看着他。
“什么?”梅林的声音细如蚊蚋,他低下头喃喃自语着,带着颤抖和不确定以及难以置信,“不可能的……”

“Well……你可以亲自来验证。”亚瑟浅笑了一下,轻轻托起梅林的下巴吻了上去。
梅林的口中还残留着栀子花的香气,亚瑟用手臂将梅林紧紧地圈在怀中,原本托着对方脸颊的手移到脑后,他的手指没入那柔软的黑发,稍稍用力,加深了这个迟来已久的吻。

亚瑟的吻,绵长而热烈,梅林有些招架不住,但是一直盘亘在心脏和胸膛的束缚感与钝痛消失了。
魔法,命运,在这一瞬间统统被他抛到了脑后,亚瑟的怀抱太温暖了,他的吻太温柔了,他的手指在自己发间留下的触感就像是枕着云朵,梅林觉得自己死在这一刻都值得。
他当初怎么会想到不辞而别呢,若是死在这荒野林间肮脏的地面上,而不是死在亚瑟温暖舒适的怀中,这将是何等遗憾的事啊?!
 
 
亚瑟恋恋不舍地结束这个吻时,顺势与梅林额头相抵,他们灼热而急促的呼吸交缠在一起。
梅林气息还没平稳下来,而且他依旧反应不过来刚刚发生的那梦幻般的一切,即使他的魔力和生命力正在他的身体里流淌恢复,他依旧害怕这是梦境,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
享受了片刻这来之不易的温柔宁静,梅林犹豫着询问他的王,“你……你爱我?”

“你真的是个傻蛋啊梅林,菜头这称呼我觉得你更合适。”亚瑟倾身吻去对方脸颊上未干的泪水,然后稍稍拉开了一点点距离,让能自己能更深的凝视对方的眼睛。
“我的确很生气也很受伤。你隐瞒我,我们在一起朝夕相处这么久了,我全然的信任你,但你还是不相信我能接受你的一切,包括魔法。”亚瑟轻叹了一口气,“可我也知道,对我隐瞒这一切,你一定会比我更痛苦。”
“我说过,梅林,没人值得你为他掉眼泪,可是你已经因为我不止一次地哭了。”
亚瑟不禁在想,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梅林又因为我多少次的流下泪水呢?明明是那么倔强而且坚强的梅林。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不相信我自己。”梅林望着亚瑟摇了摇头,“我不认为我有那么重要。”
“在我曾经那么多次在你身上打破法律,违逆父亲,愿意为你死之后?梅林,你是傻瓜吧?”亚瑟用力揉了揉对方的黑发。
“听着梅林,在我心里,你比卡梅洛特还要重要,你明白吗?我不能没有你,即使哪一天我不再是国王的时候都不能。”
“可是……可是你以后都不会相信我了,我隐瞒过你这么重要的事。”梅林的声音里带着掩饰不住的沮丧。
这个小傻瓜啊!亚瑟失笑,“这话我只会说这一遍,所以你听好了。”
“倘若我的爱是真的爱,梅林,若非完全信任你,我便彻底不会再信任你。
我自知做不到后者,那我就只能做到前者。
若你一时有不想告诉我的事也没有关系,你拥有我全部的信任。所以等你想好了,觉得时机成熟的时候,你再来告诉我。
而在那之前,我会等。”

亚瑟看到梅林愣住了,然后泪水再次迅速地在对方眼眶里汇聚。亚瑟慌忙伸手再次将对方搂进怀中,让那柔软的黑发抵在他的颈间。梅林修长的手指颤抖着紧攥他胸前的衣物,亚瑟有点庆幸自己因为太匆忙,所以没穿盔甲就跑了出来。
梅林在他怀里放声大哭。他从来没有这样过啊,亚瑟心里涩涩的,他不知道他的梅林究竟一个人默默承受了多少,才会在这一刻哭得如此痛彻心扉。
 
 
一直到梅林恢复了平静,亚瑟才放下自己轻拍着对方脊背的手,“好了,魔法也解除了,跟我回卡梅洛特吧,盖乌斯他们那边还都担心着你呢。”
“我可能不行……”梅林有些虚弱的说,“这次的魔法诅咒对我的力量消耗有点大,赶路是不太可能了,不如你先把我留在这里,等恢复之后我会赶回去的。”梅林看着亚瑟眼里的不赞同吸了吸鼻子,“我有魔法没事的,你放心。”

“你确定?让我把你扔在这里,在我说了这么多打死都不会说第二遍的真心话之后?”亚瑟扶额叹息,“梅林,你真是个蠢蛋。难道这魔法的后遗症是让人变蠢吗?”
梅林还没来得及反唇相讥,就被亚瑟拉过双手,随着一阵天旋地转,他被对方扛到了肩上。

“你为什么又把我扛在肩上!”梅林提出强烈的抗议。
“那么你是想要公主抱吗,我的公主殿下~”
“亚瑟,停止这么称呼我,你个菜头!”
亚瑟抬手拍了一把梅林的屁股,“你真是不记教训梅林,说过多少次不要这么跟我说话。嗯,顺便一提,手感不错!”
流氓!梅林在内心疾呼,亚瑟,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毫无浪漫细胞只会拿着流星锤乱挥的菜头,居然耍流氓!

后来到了马背上,伟大的亚瑟王才用实际行动告诉自己的小法师,其实吧,公主抱也是有的。
 
——TBC——

评论(19)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