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亚梅/AM】同心花(4)

花吐症AU
【设定】时间在亚瑟登基之后
至于跟二瑟跟滚娘的恋情……那是什么?可以吃吗?
——————————
   
“嘿,伙计,我听亚瑟说了你中了魔法的事。”高文一手拿着亚瑟给他的名单,另一只手用力拍了一下梅林的后背,让梅林忍不住又咳出一些花枝。
“Wow,真是奇怪的魔法。”高文惊呼,“别看我走南闯北,见过不少跟魔法搭边的东西,都是没见过这种魔法的。”思考了一下,高文嬉皮笑脸地说,“不过至少证明你的真爱不是我,虽然我挺失望的,哈哈!”成功收获梅林一个大白眼之后,高文管理了一下表情,故意用语重心长的语气说,“来,梅林,王命难违哦,让我们把名单上的姑娘都来过一遍吧。”
高文骑士满意地听到了梅林的哀嚎,并在内心给亚瑟王点了个赞。

梅林从来没有哪一次这么后悔过,而且后悔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自己帮亚瑟挡了魔法。
偏偏是这种魔法,所以这个巫师到底是什么恶趣味?!
算了,如果换成亚瑟,一定会更棘手。先不说换成亚瑟的话那个巫师还会不会交待实情,退一步来讲,亚瑟的真爱到底是谁他也不知道,毕竟那次让亚瑟喜欢上薇薇安公主的魔法,后来他和盖乌斯才发现破解的方法就只是需要一个来自其他人的吻,那要万一格温不是真爱,那可就麻烦了,就亚瑟那巨大的活动范围,让他往哪国给亚瑟找真爱去?
梅林认命地被高文拽到大街小巷上去跟名单上的姑娘碰面,并且还被对方私自加了几个觉得有可能的人。高文真的是拿出了参加夺回卡梅洛特的战斗时那种认真,梅林想赖都赖不掉,只能硬着头皮去见面,即使他明明知道那些人都不是。
  
  
几天后,在等待的焦虑中什么事都没心思做的亚瑟并没有得到高文带来的好消息,只看到了一个比之前更虚弱了的梅林。
“都不是!”亚瑟低吼了一声,揪心地看着倚靠在床上,整个人都愈发单薄了的梅林,“该死的,到底是谁?梅林你告诉我!”
“没有这样的人的,亚瑟,我真没骗你。”梅林的笑容苍白虚弱,“我一直在你身边,有没有喜欢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
“可我做不到眼睁睁看你去死啊!”亚瑟拼命控制自己别对梅林吼出来,他走上前坐在对方床边,双手紧紧扣住那瘦弱的肩膀,“如果是还没有……那……那我们出去找,也许是你还没遇到那个人,我们……我们去其他国家碰碰运气……”
梅林抬手安抚性地拍了拍对方的手臂,“别冲动,亚瑟……就……相信盖乌斯吧,他也在努力想办法。”梅林摇了摇头,“会有其他办法的。”

亚瑟望着梅林疲惫的表情没再说什么,他想起了高文汇报时说过的话。
“我算是知道你为什么把这个活儿交给我干了。”高文半是抗议地说着,“这可真不是什么好差事,如果说我一开始还有点玩闹的心态,但是之后每天都看着梅林跟就要窒息了似的一咳一整天,而且每次都吐出叶缘枯黄的花枝,那可不是什么好体验。”高文少见的愁眉苦脸,“到后来我甚至都不想带他去见了,可是一想到或许下一个人就能解咒,还是坚持了下来。我的老天,这简直就是折磨!”
想到这里,亚瑟松开了紧箍住对方肩膀的手,深深叹了一口气。
梅林太累了,他需要休息一会儿,经不起这种折腾了。亚瑟帮助对方在床上躺好,然后给梅林掖好被角。

“对不起。”亚瑟听到梅林小声对他说,眼神躲闪着不敢看他。
他从没听见过梅林这样跟他道歉,带着少见的歉疚和温顺。
不应该是这样的,梅林惯常的道歉总是带着小嘲讽,并故意加上一句“My Lord”或者“Sire”,语气狡黠,表情古灵精怪。
更重要的是,那都充满了鲜活的生命力。
这不是你的错啊,亚瑟在心里疾呼,但他并没有说出口,只是带着无奈摇了摇头,伸手覆住了对方光洁的额头,“梅林,睡一会儿吧。”
  
——TBC——
  

评论(19)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