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亚梅/AM】同心花(3)

花吐症AU
【设定】时间在亚瑟登基之后
至于跟二瑟跟滚娘的恋情……那是什么?可以吃吗?
——————————

入夜,卡梅洛特的森林深处,巨龙降落在湖边。
“年轻的法师。”基哈拉声线一如既往地呈现出洞悉一切的淡定从容,“你为何如此虚弱,我察觉到你的身上有魔法的诅咒。”
“还有你不知道的事?”梅林的语气中有些许戏谑。
“我当然可以洞见问题所在,只是这诅咒不应该拖延到你见我。”基哈拉不以为意地摇了摇巨大的头颅,“解咒之人就在你身边,而你深知于此,没有疑惑,所以你又何必深夜唤我来此?”
梅林的脸有点红,虽然知道基哈拉几乎无所不知,但被对方用这种答疑解惑的语气说出他爱亚瑟的事实还是很别扭的。

然而一想到自己的来意,梅林立马没什么羞涩掩饰的心情了,“基哈拉,我需要你告诉我,不在亚瑟身边发作的方法。”梅林决然地望着巨龙的眼睛,“盖乌斯不会帮我做这件事,也不一定知道如何去做,但你一定可以。”
“方法的确是有,但这会加速消耗你的生命力和魔力,梅林,你与永恒之王的伟大命运还未到结束之时,如此作为实在轻率。”基哈拉不赞同地看向对方。
“正因为是亚瑟,所以我不能让他知道,哪怕我因此而死。”梅林继续坚持着,“我很抱歉,但是我必须命令你,基哈拉,服从我,教我如何在亚瑟面前抑制病情。”

基哈拉没有选择,它必须服从自己的御龙者,按对方的要求教给他在解咒之人面前抑制吐花的咒语。
只是临走之前,它望着比之前又虚弱苍白了的梅林,留下了一句话,“命运的齿轮因你的选择而转动,但不要忘记硬币的另一半亦有同等伟力,年轻的法师,我相信我们会再见面,于永恒之王统一阿尔比恩之时。”
“是吗?我大概等不到亲眼看见的那一天了。”梅林苦笑着回应,目送基哈拉的身影远去,直至消失。
  
  
“你没睡好。”望着比前一天更虚弱了的梅林,亚瑟的语气里并无疑问,“这件事得速战速决,梅林。”亚瑟一手托腮,另一只手的手指敲打着座椅扶手,“考虑到你先前的意愿,我先让高文待命了。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先亲自来排查一下最有可能的……”亚瑟拿起名单,眉头紧皱,扫视着一个个名字。
梅林来到卡梅洛特认识的第一个姑娘就是格温,而且平时接触最多关系最好的姑娘也是格温,她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是不是……格温?”
“什么?!当然不是!”梅林连忙摆手,“你说过你喜欢格温,而格温喜欢的是你,这里面没我的事,亚瑟。”梅林的尾音有些颤抖,脸色愈加苍白。
这笨蛋,他的命在这些儿女情长面前就这么没分量?亚瑟盯着梅林看了片刻,“你以为我会就这么算了吗?走,我们去见她试试。”亚瑟不顾梅林抗议,不由分说地拉起对方就走。

正在工作中的格温望着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她面前的亚瑟和梅林不明就里。
“格温,有件事得拜托你,梅林他……”在亚瑟开口说出要求之前,梅林剧烈地咳了起来,墨绿的花叶从他口中涌现掉落。
“我的天!梅林这是怎么了?”格温惊讶地看着这一切。
“哈,一点小问题,别担心。”亚瑟干笑了一声,拉着梅林原路返回,格温看了看地上的花枝,望着两个人的背影叹了口气,祈祷着他们两个别是又遇到了什么难事。
  
  
“好了。”坐定之后,亚瑟又开始了最近经常做的动作——盯着名单思考。沉默片刻,他一脸凝重地问道,“难道是莫嘉娜?”
“当然不是!你想什么呢?”梅林扶额叹息,“要是喜欢莫嘉娜,我不早就追随她去了!还用得着跟你这个菜头在这里猜来猜去!”
“喂!你生病了我不跟你计较,再跟我这么说话,病好了要你好看!”亚瑟颇具威胁力地把拳头在梅林面前挥了挥。
“喔,我好害怕,那我还是别好起来比较好。”梅林挑了挑眉调侃着。

梅林以为亚瑟会接着吐槽自己,可是对方的脸色突然变了。亚瑟的手伸过来紧紧攥住了他的手腕,力道之大甚至让他感到了疼痛。“我不准!这个魔法解除不了你会死,我不准!”
梅林没想到自己这句玩笑话会让亚瑟反应这么剧烈,而手腕上的隐隐痛感让他的心沉了一下,他知道,虽然他是在开玩笑,但这是事实。
他不会告诉亚瑟,他不会让对方做这么艰难的选择,所以他也不会得救,他会死,就在不久之后的某一天。
“Well……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亚瑟。”

他们沉默着对视了一会儿,亚瑟慢慢松开了抓着梅林手腕的力道。
“你咳出的叶子……边缘已经有些变黄了。”亚瑟的声线颓然而疲惫,“既然你还是不肯告诉我,我觉得最有可能的两个人又都不是,那我真要一个个的来试了。所有跟你接触过的姑娘都得试一遍,我会告诉高文他的任务开始了,而你这几天就当放假了,梅林。”
“喂!你不能这样!”梅林表示强烈的抗议,“我放假了你怎么办?没有我,你连衣服都穿不好,饭都吃不上,早上都不能按时起床,还有……”
“那就快点好起来啊!!”亚瑟对梅林吼了一句打断了对方的话,但看着那双开始泛起水光的蓝眼睛,他又于心不忍了起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固执,不愿意跟我说。”亚瑟的语气放得轻柔缓和,就像是生怕吓到对方一样,“但是,你知道的梅林,我不止一次说过,我不能失去你。”
亚瑟看着梅林呆呆望着他的样子轻笑了一声,“还有,你什么时候才能记住,梅林,我才是发号施令的那一个。”亚瑟说完便起身去与高文见面,临走之前还伸手揉乱了梅林的黑发。
 
 
“对不起。”梅林望着亚瑟渐远的背影兀自叹息。
今天抑制症状的咒语已经到了极限,他再一次拼命地咳着,感觉自己都快要死于窒息,而栀子花那白色的花瓣已经变得愈加饱满动人。
是的,他在查阅魔法书的时候才知道,如盖乌斯所说,花枝会随着他的虚弱而日渐枯萎,但花朵却不会,不仅如此,花朵反而会随着死亡的临近而愈加繁盛。
所以,他会死在栀子花开得最美的时刻。

梅林自嘲地笑了笑,为了自己傻子一样的固执,还有那单方面的爱情。
他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起爱上了亚瑟,也许只是某一个瞬间,也许是积累于日常的点滴。
他原本没想过会这样。他来时,一开始,他只交付了他的友谊,后来是他的忠诚,再后来是他的心。
他明明没打算把心交付出去的。
他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出亚瑟阳光般的金发,苍空般的眼睛,还有那永远比世上任何东西都要温暖的笑容。
或许不怪我吧,是因为他太耀眼了。

他的亚瑟将会是最伟大的国王,是这片土地的永恒之王,他以后会组建家庭,有自己的王后,有自己的孩子,拥有幸福美满的生活。
而他,则会随着那一天的到来慢慢退出对方的生活,与当年初遇的情形相反,他会退出得悄无声息。
所以那一天来得或早或晚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看,亚瑟,死亡对我来说其实也不是那么可怕,活着才是。
活着是一种煎熬,那太阳如此温暖耀眼,却不会是我的。

梅林的睫毛颤动,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
“因为是这样的你,所以我死也不能说。”
  
——TBC——
    
 

评论(10)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