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单飞客

杂食党一只,罗密一只,铁罐和贱贱死忠粉prprpr

【亚梅/AM】同心花(2)

花吐症AU
【设定】时间在亚瑟登基之后
至于跟二瑟跟滚娘的恋情……那是什么?可以吃吗?
——————————
 
虽然亚瑟一直不想承认,但是自从听了盖乌斯的话,知道梅林有很多事情或许他并不知道,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虽然他明白,别说如今他当梅林是挚友,就算仅仅是主仆,他也没立场要求对方把生活中所有事,尤其是喜欢谁这种事和盘托出。
但一想到梅林有一个他不知道的暗恋对象,他就觉得心里很堵,莫名烦躁。
到底是谁呢?必须让梅林那家伙老实交代。不过,以他对梅林的了解,应该跑不出他们认识的人们这一范围,毕竟,至少他知道,早早离家的梅林应该是没在别的地方过多停留的。

不如列一个名单,如果梅林坚持不告诉他,他就派人监督梅林把名单上的人挨个儿见一遍,就派……高文,对,就派高文。这小子跟梅林比较熟,为了梅林的生命安危,一定会毫不懈怠地贯彻执行任务。
至于为什么不亲自监工,亚瑟表示,不知道轮到谁才能出结果的未知感让人不悦,作为一个行动派,跟打猎时不一样,这方面他可不是有很有耐心的人。而且,见证梅林跟相亲一样见一名单的姑娘不是什么赏心悦目的事。
思索片刻,亚瑟开始动手拟定名单。
 
 
梅林陷入了一个很长的梦境。
其实没什么冗长的情节,只是这个梦的氛围本身就让人感到时间的流逝异常缓慢,他漂浮在虚空中,周围空无一物,若是没有胸口的鼓涨感,他可能都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
然后,终于有了情节,他的胸口,一株植物在生根发芽。他感受到的不是撕裂身体的剧痛,反而,是一种弥漫胸腔的钝痛,不是特别剧烈,却痛入骨髓。
突然间,那植物疯狂生长,枝叶茎干向内缠绕住他的心肺,向外缠绕住他的全身,他想喊叫,却被枝叶封住了口鼻。

绝望的窒息感让梅林惊叫着醒了过来。
他坐起身,喘着粗气,冷汗从额角滑落,身体微颤,胸口有些堵,还残存着梦境里的钝痛。
然后,一只温暖的手搭上他的肩膀,按住他的力度适中,令人安心,熟悉而温柔。
他转头,亚瑟正用那双澄澈的蓝眼睛看着他,目光里是掩饰不住的关切,还有看到他醒来的些微放松。

梅林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在盖乌斯家自己的卧室里,窗外天气不错,房间里很安静。
见他平复了心情,亚瑟坐回了他床边,一手托腮看着他,一副若有所思的姿态。
梅林感到有些尴尬和窘迫,每次亚瑟安静地看着他的时候反而总让他感到无措。他吞了吞口水,决定开口打破沉默,“那个……”
“梅林,言简意赅的说,你现在中了一个叫花吐症的魔法诅咒,醒来后会咳出花朵或花枝,需要真爱之吻解除,否则会有生命危险。好了,现在,告诉我是谁,我绑也会把她绑过来。”亚瑟的话语一气呵成。

一从噩梦中醒来就听到亚瑟无比流畅地对他叙述了这次的魔法事件,这对梅林造成了相当大的冲击。
梅林可从来不相信自己有朝一日会从亚瑟那里听到关于魔法的任何事,然而事实确是如此。
不过他很快就从冲击中回过神来,但这依然不能改变他的语无伦次。
“嘿!你不能就这么问我这种事,你这个……这个……皇家菜头!”梅林涨红了脸,“再说,要确实是真爱为什么还需要绑过来?!”
“我的错,还得两情相悦。”亚瑟完全的选择性忽略了梅林叫他菜头的事实,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梅林的被冲击值加倍了,亚瑟忽略了他叫他菜头,还……还认错?
“那个……亚瑟……”
“是谁?”亚瑟表情严肃地询问。
“什么?”梅林怀疑自己是不是刚睡醒,所以才会跟不上亚瑟这个菜头的节奏,“什么谁?”
“梅林,你果然是很蠢。”亚瑟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当然是你的真爱了!真爱之吻才能结束你的魔法诅咒,救你的小命,明白吗?”
“没有!”梅林斩钉截铁,“没有这种人。”
“你确定?这可事关你的小命。”亚瑟口气里带着一丝丝好整以暇。
“当然!”梅林有不好的预感。
“很好,继续嘴硬。但我会去排查的,先从我们两个都比较熟悉的人下手,昨天我已经初步列了个名单,一个个的来。”亚瑟的蓝眼睛盯着梅林,用手指摩挲着下巴沉思片刻,突然坏笑着说,“反正盖乌斯说过,你只会在真爱之人面前咳出花朵,早晚能试出来。”

闻言,梅林把自己从刚刚开始就想要咳嗽的欲望生生压制住了,因为他似乎感受到了一阵花香……
难不成是……
糟了……
亚瑟以为梅林是无话可说了,所以满意地看着对方说不出反驳的话语,只能涨红脸瞪着他的样子,风风火火的离开去找高文做后续安排。

确定亚瑟听不见之后,梅林终于忍不住开始剧烈地咳嗽,像是要把心肺一并咳出一样,然后他惊悚而绝望地看到,纯白的栀子花散落了一地。
若是让亚瑟看见了,对他而言,那会是跟暴露了魔法一样的后果。
差一点,只差一点就满盘皆输。
梅林像一尾离水的鱼儿一般绝望地喘息着,手臂颤抖地支撑着自己的上半身,他努力眨眼以期阻止泪水划出眼眶,唇角牵起一丝苦涩而绝望的笑。
该来的总是逃不掉的。
原来真的是这样,能救我的那个人,从来都是你。
也只能是你,亚瑟。
  
  
 
   
  
  
注:栀子花,花语永恒的爱与约定,一生的守候。此花另有一名,因其结子同心,名为同心花,唐朝诗人韩翃曾有诗句“栀子同心好赠人”。
 
——TBC——
 

评论(9)

热度(75)